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挣钱给媳妇花
    ,精彩小说免费!

    中午吃多了,两人煮饺子的时候到没有煮多多少,一人一碗意思意思的事。

    田嘉志还弄了一个硬币放在饺子里面。挺像那么回事的,赶巧就被田嘉志给吃到了。

    田野:“大吉大利,你这是要升官发财的节奏。”

    田嘉志:“你是我媳妇,升官咱们就不指着了,我发财也是给你花的。”

    这甜言蜜语的本事,让田野大过年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还能好好地过年不。

    晚上田嘉志不知道从哪弄来一挂炮声放了。

    田野就觉得吧,这家别看是组合的,也挺好的。

    原本的时候,自家一年到头都没有点动静,现在好了,别人家有的他们家都有了,别人家没有的他们家也有了。

    不过让田嘉志说,这些变化,都顶不上,田野摔他越来越凶残了,变化大。

    心里琢磨好久,我也没招惹她呀。

    第二天一早田嘉志出门拜年,田大队长家里,朱会计家里,都走了一遭。

    跟他想的一样,田大队长家坐了一帮的人,都是家里有没成亲有大小伙子的人家。

    田小武都没地方呆了。直接跟着田嘉志跑回来了。

    田小武:“我就不知道,至于的吗,都要争的吵起来了。谁家八百年前的事情都给捯饬出来了。恨不得把别人家的孩子拽沟里去,这样自家孩子就能出头了。”

    田野挺理解的,上学都没出路了,土里刨食的乡下人,想要走出大山沟子,除了当兵还有别的出路吗。

    别说工农大学,连着这群知青都算着,别说上岗村,就是整个县城,一年能出去几个。反正上岗村这么多年一个没出去过。

    就出去一个,还是去县城的田小武他哥,人家田大队长托关系送出去的,单位虽然不错,可名义上是临时工。

    人家田大队长低调,这二年不知道给儿子活动啥样了。

    不过定亲的对象是城里姑娘,去年大旱的时候,田大队长给了亲家一百多斤的玉米粒定下的。跟田嘉志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过人家比较便宜。

    田嘉志安慰田小武:“过这阵子就好了。”

    田野:“你去隔壁了吗。”

    田嘉志沉默,明明亲爸妈家,却让他从心里抵触。

    田小武看看田嘉志的脸色,立刻说道:“隔壁,什么隔壁,大过年的你非得让老二找不痛快,触一年的霉头是不是。愿意去你去,老二是不去的。”

    田野直接给了这小子一脚,有你啥事呀?

    田小武捂着小腿:“老二,你看这恶婆娘,敢动手了,有点讲究没有。今儿可是新年头一天呢,我还不得天天挨打呀。你还不让我跟她呛声。”这叫触霉头了。

    田嘉志:“现代社会,没人讲究这个,没事。”

    田小武这个憋屈呀,不讲究,你咋叮嘱我不让跟丫头打架呢。咋说不能触霉头呢。这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田嘉志:“你跟着我过去吧,你说得对,咱们年轻,给长辈拜年应该的,不能让人说没了礼数。”

    田野傻了那么一下,我过去,你还让你妈消停不,这倒霉玩意憋大招,诚心的给家里找不痛快呢。没听说朱老大又招呗他呀。

    就听田嘉志还能笑着说道:“没准还能得个新媳妇红包呢,听说新媳妇都有。”

    田野心说,那就更不用指着进门了。你妈从来没做过这样的漂亮事。这小子肯定是诚心的。

    田嘉志这么说了,田野不能反驳,跟着田嘉志就出门了,估计时间长不了。

    田小武这孙子大咧咧的招呼:“我等着看热闹。”

    田野脸色那个黑呀,大过年头一天,他们这是想做啥呀,作妖呀。

    田嘉志跟田野开门,出门,到隔壁门口。好吧人家有院墙了,有大门了,要敲门才能进去的。

    田野:“今儿不是大年初一吗,你们家怎么插门呀?”

    田嘉志看了一眼田野没吭声,来开门的竟然朱大娘,田野愣了一下,虽说没上他们家来过,隔壁住着,听声音也能听一半,他么家开门的从来都是朱小三,或者小四丫。

    今儿的接待规格有点超标。

    朱大娘往门口一站,根本就没打算让两人进去。不等两人说话:“大过年的,别触了我家霉头,拜年就省了。咱们也不必来往走动。”

    田嘉志想说,过年你收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田野给拉住了,心口赌气,对着门口大大方方的:“大娘怎么说就怎么做,不过我们做小辈的不能少了礼数,老二说让我在门口给大叔大娘拜个新年,大叔大娘过年好,您进去吧,我们走了。”

    拉着田嘉志就回家了。你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不痛快,我就不信这事能没人知道,传出去,戳脊梁骨戳死你。

    田嘉志抿嘴笑了。隔壁朱家屋里的朱铁柱招呼:“谁呀,咋不开门”

    朱大娘:“孩子,跑了”

    田野:“你妈还学会欺上瞒下了。”

    田嘉志抿嘴:“以后别自找没趣。”

    田野踹人:“你故意带我吃闭门羹的。你还本事了,别以我我不知道你找事呢。”

    田嘉志就是这个意思。不认我媳妇,我去凑哪门子热闹。我不痛快谁也别想痛快。

    田小武在屋里:“没进去门呀,可惜我没能看到笑话。”

    是呀,隔着院墙呢,屋里人看不到笑话了。不过你幸灾乐祸的太明显了好不好。

    田野冷哼一声懒得搭理他,田小武跟田嘉志说道:“让丫头知道知道厉害,省的没事装好人,瞎操心。”

    合着她还瞎操心了。

    田嘉志心情还不错。他妈啥样都是预料之中。田野的表现才出乎意料呢,能屈能伸,大丈夫所为。

    看着软面团是的,实际上是个硬茬子,看着吧,吃亏的妥妥的隔壁他妈。

    儿媳妇拜年不让进门,不管什么原因,传出去那都是千夫所指。这叫软刀子,阴。

    话说这么形容自己媳妇有点不好。

    田小武坐炕上发愁:“哎,这日子可怎么过呀,这两天我在你家不走了,我家都要让人给围上了。”

    田嘉志:“大队长要是早点订出来人选就不会这样了。”

    田小武:“且,就不知道有什么好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