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回礼
    ,精彩小说免费!

    放在别人家这是件有些小资的事情,放在田野他们家,这事吧,就不太一般,因为别人家顶多做一小盆,田野他们家要做一小缸。大工程呢。

    这是考虑到媳妇的饭量做的决定,而且田嘉志特别自觉,自从知道田野的饭量之后,他们家跟吃饭有关的东西都是大的,存贮东西都是大的,小里小气的玩意根本就不考虑。

    一直等到晚上红果酸梨的水果罐头都在缸里封口了,也没等到朱家的肉。

    呵呵,幸好没有放在心上。

    田野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把有限的材料,无限的利用,如今都已经会炒咸瓜子了。

    两人在屋里嗑瓜子,看书,气氛还是挺好的。

    隔壁朱家,朱铁柱:“不喊老二他们过来吃饭,你给老二他们拿过去点肉。”

    朱大娘连话都不搭。

    朱铁柱:“那是儿子,不能越走越远了。”

    朱大娘:“总共就一头猪,给队里一半,剩下的猪肉,白天都卖给村里乡亲大半,咱们家剩下那点肉过年都不够吃,他们家又不是没杀猪,干嘛要送?”

    朱老大跟在边上,手里拿着大棒骨啃着:“就是呀,人家日子过得好着呢,可不用咱们惦记,再说了,爸妈都在这边呢,他见天的吃好东西,惦记咱们了吗?”

    朱老大这阵子被人拿来跟田嘉志比,心里早就窝火了,说这话的时候,没收声,还故意大嗓门招呼,唯恐田嘉志他们这边听不见,这就是诚心斗气呢。

    朱小三更是添乱:“二哥还给咱们家送猪肉了呢。”这话说的声也不小。用心险恶。

    朱老大:“边去,老母猪肉,也就你没吃过猪肉的当好东西。”

    朱小三:“说的你没有吃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吃的最多,妈还给你留起来吃了一次呢。”朱大娘气的说不出来话,这小子咋这么贼呢:“就你嘴馋,这点事也惦记。”

    朱小三不服气:“明明吃东西的是大哥,怎么是我馋。”

    朱大娘被儿子拨了面子,挂不住劲,直接抄起扫帚嘎达抽儿子。

    朱小三哭的可怜。

    田嘉志不用想就知道,明天一早,他们家老大偷吃东西的事情肯定传的哪都是,动心眼,他妈跟他大哥绑着都不是他们家小三的个。光吃肉不长记性呀。

    朱铁柱叹气:“甭说乱七八糟的的,给老二家拿过去点,别让人说出啥来。”

    田嘉志觉得这肉吃着也没有意思,亲妈不想给,亲爹这么做也不是惦记儿子没吃到好东西,而是怕人家说嘴。

    田嘉志那失落的样子,田野都看不过眼了,他们家早就这样,应该习惯才对嘛:“看你那样,又不是没吃过。想吃,我现在就给你烙肉饼去,馋死他们一个个的。”

    就没见过这么偏心眼子的。说的他们家多缺肉一样。

    今非昔比,他们家可不是前几个月的状况了。

    田嘉志:“还肉饼呢,留着后天包饺子吃吧。下次你拌馅的时候,我好好的看着,味道可真好吃。”

    这是在做家庭好男人的前期准备吗?

    田野:“咳咳,行呀,等以后有面了,我给你包素馅饺子吃,比肉的还香呢。”

    想想不对,估计现在就是做出来什么素馅的,村里都不会觉得比肉好吃。

    现在的生活条件,完全都绕着肉在追求。一点都不惧怕三高,没那一说。村里人听都没有听说过。

    两人说说话,尽量不去听东院的热闹,免得彼此尴尬。

    田野心说不怕他们闹腾的厉害,让村里人都看看朱大娘只进不出的嘴脸,以后田嘉志对朱家啥样,也不会有人说啥,毕竟朱大娘做事在前面呢。

    夜里静,有点动静,大家都能听见,可不光自己一家在看朱家的热闹呢。

    大半夜的田野家门被敲响了。田嘉志看看田野脸上臊得慌,这是东院商量出来结果了。

    田野俏皮的说道:“你爸完胜。”

    田嘉志没忍住跟着咧嘴笑了,那点不自在也没有了。

    田野早就把脸洗干净了是不会出屋见人的,田嘉志去开门。

    不管朱家谁过来,肯定不会进他们家院子的,朱大娘忌讳这个。

    门口,朱老二看到他们家小三拎着可怜的一条肉递给他:“二哥,爸妈让我给你的。”

    田嘉志想说不用了,朱小三把东西塞给他二哥就跑了。

    他哥给家里送东西的时候他看到了,可不是他送来的这么多,朱小三人不大,懂的事不少,知道自己送这点东西脸上不好看的。

    田嘉志拎着东西进屋,田野在堂屋呢,两人看到手上的东西真的挺无语的,总共一斤多,还好几块,这是多不容易挑出来这么几块肉呀,呵呵。

    今天就是挑战田嘉志脾气的一天。脸色都能冻上了。

    田野:“那个,咱们给人家的老母猪肉,也好不到哪去。”

    他们家就有老母猪,没有别的,而且田野送人东西的时候,挑的都是好地方,别看五斤那也是整整齐齐的一大块,这东西还不如不给他们呢。

    田嘉志冷哼:“这样的话,别人问起来的时候,她也算是给过了是吗?你别管,我找东西,把这肉挂到大门口去。我让人都看看。”

    这是又狂化了吗。那还不成村里的大笑话呀,赶紧的把人拦住:“行了,好歹你喂了大半年的猪肉呢,尝到味道就不错了。”

    别说田野那饭量,就是他都知道,这些东西除了炼油没法吃的。

    田野:“一看你就是没有吃过好东西的,家里我还留着好东西呢,明天我给你做好吃的。”

    田嘉志:“咱们家这点东西,你都要给做出来花了,还能做好东西。”

    田野:“那是,看吧,明天你家肯定弄猪头下水,咱们家也弄,回头我保准咱们比他们吃的好。”这点自信田野真有。

    田嘉志:“那是,人家吃啥样,咱们也不知道呀。”这话说的那个讽刺呀。

    田野:“你送人家东西的时候,也没咋高兴,咋的人家不愿意送你,你就这态度呢。做人得来回想。”说是这么说,不过田野那是打定主意不跟朱家来往的,这样的人奇葩。

    田嘉志耿耿于怀:“甭管愿不愿意,我送了。”

    田野拎着手里的东西,意思人家也送了不是吗。

    二十九,家里有杀猪的人家都开始烙猪头,这是过年供祖宗的。

    田大队长家虽然没有杀猪,不过人家大儿子从城里带回来了更好的东西,都是人家单位发的,田小武过来显摆半天,说是他妈要先供了祖宗才给他们伺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