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好媳妇的标配
    ,精彩小说免费!

    田小武一边吃着炸丸子,一边数落田野败家,就没见过谁家妇女敢这么祸害油的。

    田嘉志也觉得败家,他们家他妈吃油就用筷子头点那么点,用油炸的东西,还真是没吃过。

    不过自家媳妇做出来的,还是自己吃,败家也得支持:“男人干什么的,那就是挣来钱,让女人花的。”

    田小武嘴巴不停的往里塞丸子:“你有点原则不”

    田嘉志:“咋没有原则了,女人不是伺候男人的吗,田野哪样做的不好,哪样东西你吃着不好呀。”

    田小武差点被丸子给噎到:“这也成。”

    田嘉志:“怎么不成,我家媳妇,只要把我伺候好了就成,田野弄得我都喜欢,费点油怎么了,那也是为了我。”

    田小武郁闷,说的跟专门给他弄得吃的是的。

    田嘉志这还不算完,难得开始用过来人的口气教育田小武:“告诉你说媳妇的时候,可得长点眼,别是个不会做饭的,有好东西都不知道咋做着吃,到时候你挣来多少钱,也白搭。好媳妇就得会做饭。”

    田小武:“且,谁家女人不会做饭?”

    田嘉志拿着丸子就在田小武跟前比划着:“谁家女人能做出来?”

    田小武再次被噎了一下,那倒是,除了田野没有女人敢,没有女人舍得这么折腾。他认输。

    田嘉志过去讨好的给田野嘴里赛了个丸子:“别气,以后我给你出头,保准让这小子老实。”

    田野扭头继续手上的活计,还用鸡蛋,五花肉炸了酥肉。

    吃的田小武根本就忘了还有爸妈了。

    要不是田大队长媳妇亲自过来逮人,田小武根本就不回去。

    送走这个瘟神田野表示:“我不怕他吃,就是能让他闭着嘴巴吃就更好了。”

    这个有难度,闭嘴也塞不进去东西呀,田嘉志可怜巴巴的:“我也就这么一个伴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为了田小武都卖惨了,可惜田野不吃这套:“我连一个伴都没有呢。”

    田嘉志:“你不还有我吗”

    真的只是顺嘴,不过田野不这么认为又表白,没完了是吧。

    调戏,甜言蜜语,这些她都不上套的,晚上田嘉志被摔得很惨,很惨。

    队长媳妇来的时候,给田野他们送了小半盆的年勃勃,田野不会做这个,家里也没有种黏米。这东西给她们家填了不少年味。

    田野感叹,队长媳妇越来越大方了。

    原本的时候,给她棒面都没有这么多呢。这样的好东西竟然舍得送半盆,得说是田嘉志跟队长家关系处的好。

    当然了跟田小武在自家吃的东西比起来,这点东西也不算是多,田大队长媳妇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年前二十八,隔壁朱家一大早就闹腾腾的,尤其是猪叫声那个凄惨。

    田嘉志跟田野一早被搅合起来,各自出屋看了一眼,就开始做早饭。

    要说村里杀猪要找人的,那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干的活计。

    田嘉志跟田野现成的人手,朱家愣是没吭声。

    田野:“你要不要过去帮把手。”

    要说朱家做的事情,让田嘉志在田野面前,从来没有过面子。连脸红都脸红不起来了:“不用,让人当成要饭的呀。”

    这个明显带有个人情绪的回答。

    田野:“不去就不去,我一个人也把猪杀了。”

    好吧,这个还是不要在提了。田野自己杀猪可是省了一条肉呢,不然找人杀猪,你不得给人家肉,哪有白帮忙的。

    弊端就是猪杀死了,猪毛刮的不干净,幸亏他们自家吃肉的时候,田野干活细致,手法利索,都在处理了一次。

    朱家杀猪,牛大娘一大早就过去看热闹:“朱家的,杀猪了,咋不喊二小子他们过来帮衬呢。”

    朱大娘脸色刷拉就下来了。

    牛大娘:“你就不是喊人过来,还能不叫人吃饭呀,丫头杀猪的时候可给你送了那么一大条肉呢。”

    田野在院子里就听见了,抿嘴偷笑,要不要给牛大娘送点礼呀,不管为了什么,说的话总是让她心里舒坦了的。

    朱大娘:“那是当儿子孝顺我这个妈的,谁家小辈过年不是如此,你见过谁家长辈给小辈送礼来着,我咋没看到你给牛大家送过东西呢,少没事到我家来搅合,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做好了再说吧。”

    牛大娘被人戳了脊梁骨,闭嘴了。呸了一口就走了。

    牛大跟你家朱老二能比吗。这婆娘只进不出的毛病算是没谁了,她都甘拜下风。

    田野跟田嘉志对望一眼,心里明白,朱大娘那是既不会叫他们过去吃杀猪饭,又不会给他们家送肉,人情往来,人家只收不送的。

    田嘉志脸色难看,东西是小事,估计心情难受,田野安慰田嘉志:“咱么家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肉。”

    田嘉志看着朱家那边,心情一点都不舒坦:“猪是年初抓的,我喂了多半年呢。”

    忘了这人在家的时候,烧火,喂猪的活都是他呢。

    田野:“那不是还送大队一半呢吗,稀罕咱们自己过去割一条来就成了。”

    两人都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事要是做了,铁定能磕碜死朱大娘。自家杀猪,儿子吃肉还得买。

    田野:“将心比心,你送东西过去,心里也不高兴呀,凭什么让人惦记你。”

    田嘉志:“我不高兴的是便宜朱老大。还有他们贪便宜的态度。”

    田野:“朱老大肯定也不高兴便宜你,你看,平了。”

    田嘉志:“你哪边的?大过年的咱们不提他,我膈应。”也不是谁提起来的。

    田野:“我会做罐头,想吃不。”

    田嘉志:“你可别说是农林百科上的,我看过了,没有告诉怎么做罐头的。”

    田野:“我跟我爸学的。”

    对呀,这人还有个随时能出来救场的亲爸呢,人家亲爸见识广,学问多,还有武技传家,会什么都不稀奇。田嘉志翻白眼,他万能的老丈人呀。

    田野带着田嘉志去后院地窖拿了红果,酸梨回屋。过年吗,除了翻着花的吃,还能做什么。

    跟隔壁生气,那真是犯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