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扬名
    ,精彩小说免费!

    田花在边上看着,眼里都是委屈,吃饭的时候好东西都给他哥留着呢,结果人家根本就不喜欢吃,也不知道野丫头家有什么好的,见天的跑人家去不见人影。

    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田小武:“妈这丫头吃枪沙了。”

    队长媳妇给了儿子一巴掌:“那是你妹妹,你别老招惹她,等过一年半年的,就找婆家了,到时候想让她气你,都不在你跟前。”

    田小武:“找婆家,她才多大呀,就她那性子,谁家婆婆容得下她,要我说,为了她好,你还是好好教教她在给找婆家好。”

    哪有这么埋汰亲妹子的呀,队长媳妇气的使劲给了田小武一巴掌。

    田大队长:“小武说得对,就她这样不上不下,认不清自己本分的,嫁出去也受罪。”

    队长媳妇恼了:“合着就我不会教闺女,你们爷两本事,你们爷俩教成了吧。”问题升级了呢。

    谁愿意听人说自家闺女差呀。

    队长媳妇:“田花怎么了,田花比谁家丫头差了。啊,拉出来比比。”

    田小武抿嘴,亲妹子,真不错,可要说比谁家丫头差了,那真是能比出去一大溜:“妈,别因为是你闺女,就看不到她啥德行,跟人真有学问的比,她连半瓶子醋都算不上,跟人家懂事能干的比,她哪一样能拿得出手。不说别人,你就说人家田野,再不济人家还能干呢。”

    出门忍了半天的田花,听到田野的名字,彻底不干了:“我干嘛跟她比,她哪能跟我比,你看她好,上她家过去。”

    这话能听吗。

    队长媳妇也不愿意儿子这么看不上闺女,还拿野丫头跟自家闺女比,可闺女这话说的不对:“乱说啥呢,那是你哥。”

    田花:“我还是他妹呢,他就是不待见我。”

    田小武黑脸:“就这么四六不懂的玩意,你还嫌弃我说她。”

    哥两那就要打起来的架势。

    田大队长:“回屋呆着去,丫头家家的,谁教你说的混账话。”

    得,田花流着眼泪又跑了,爸妈都偏心。等开春他就进城找他哥去。再也不看田小武了。

    队长媳妇心疼闺女,气的骂儿子:“再不济,你妹子有爸妈也比野丫头强,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这么说花儿,看我抽你。”

    田小武:“哼,我那是为她好,为咱们家好。回头让人说咱们有爸妈教的孩子,不如人家没爸妈教的孩子,看谁脸上不好看。”

    田大队长媳妇气的真的要抽儿子了:“你这是骂你妹子呢,还是,骂你爸妈呢。”

    田小武闭嘴了。这阵子这小子挣钱来的痛快,看谁都觉得没有自己本事,老子天下第一,就差顶在脑门上到处晃悠了。

    队长媳妇气的心口疼:“你也不管管,看看把他给能的。”

    田大队长:“那不是你亲老儿子吗?我真打他,有本事你别拉着。”

    队长媳妇恼了:“都挤兑我是吧。”

    田大队长“行了,让他蹦跶两天吧,到时候有人收拾他”

    这话里有话呀,队长媳妇确实多想了,不过想的方向有点偏:“你给老儿子看上谁家闺女了,告诉你呀,儿媳妇得让我长眼的,可不能说给定了就给定了。”

    田大队长:“放心,儿媳妇肯定让你相看。”

    那就成,队长媳妇也没多想。

    小年这天一大早,大队就开始发白面。

    一年就这点细粮,大家伙都高兴着呢。平时没有谁家舍得拿粗粮换细粮解馋的。尤其是今年,见天的吃红薯棒渣粥了。

    过年了,有肉,有面,孩子老婆都能高兴高兴。

    有了上次的经验,朱家痛快的拿着白面就走了,没在闹笑话。

    田小武跟田嘉志说:“看吧,就不能惯他们毛病,知道厉害了,他们自然就不敢惦记了。”

    田野在边上深以为然,不能给人家念想,那句话咋说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要是软一次,下次人家敢把家都给你搬着。

    给田小武点赞。

    田嘉志不用别人告诉,比谁都知道怎么应付自家人。

    朱铁柱能算计,村里交猪的时候,家里就交了一头猪,还有一头说是太小了,还没长成呢。

    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准备留着自家吃的。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也乐的搭人情,谁家猪没了,那还得给大队一半呢。都不吃亏。

    田嘉志算计着,他妈肯定是等着过年那几天宰猪呢。那时候家里都富裕,花点钱不在乎,能多买两钱,这么多年他们家都是这么算计着过的。

    就不知道到时候他们家能做出来点露脸事不?他也不是没啥期望的。

    田野他们领面的时候,两口人将近五斤,这都顶上朱家的了。

    边上看热闹的:“叔称错吧,老二家两口人,算上去城里的一斤多面也没有这么多呀。”

    朱会计:“行了,你叔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会计,错不了,人家老二从城里回来在大队跟我算了半天的帐呢,没有他这账本今儿掰扯不出来,面还发不下去呢。你们谁能来的?”

    朱会计说得清楚,也是为了大家明白白的知道这面的去向。

    边上的人脸上一热:“这活我抢不来,老二成呀,脑子挺好用。”

    田嘉志笑笑没吭声。

    牛大娘看着几个知青:“一样是上学的,人家脑子好用。”

    这好事轮不到知青们,所以有本事也白搭,牛大娘知道也就是酸两句。

    知青要是帮衬了,那不是拿着白面去她家入伙吗。

    可这话听到朱大娘耳朵里面就不是那么回事,老二才上几天学,会什么呀,他们家老大那才是真的有学问呢。这事竟然轮到老二头上了。

    朱大娘在朱铁柱边上:“回头可得跟他叔说说,咋不知道远近呢。咱们家老大在村里比谁念的书都多。”

    这么多人呢,朱大娘就是小声说,也有人听到。

    看朱大娘那眼神都变了,这可真是亲妈:“都是亲儿子,嫂子你这是怎么区分远近的。”

    闹笑话一样,就把朱大娘给臊了一回。

    村里哪有秘密呀,还是这样的时候,没有一会就传的哪都是了。

    朱大娘那是真的不把老二当儿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