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两人在一起暖和
    ,精彩小说免费!

    回去的路上轻巧,田小武的车子推一袋,剩下的都田野推着的。

    其他人的鞋子都冰凉冰凉,恨不得立刻到家暖和暖和。

    路上吃干粮都边走边啃的。虽然路不好走,好在车子上没有东西,过晌就到家了。

    因为这一趟路,田小武彻底熄灭了,过年的时候往城里在倒腾些东西的想法,忒艰难。

    他鞋子干了,他爸鞋子是湿的,回家用雪搓脚丫子活血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田小武都后悔,咋就没想到他爸鞋是湿的呢。

    他的鞋子虽然也湿了,可因为中间烤干过,脚冻的没有那么厉害。

    这一斤多白面真不容易得。

    好歹田大队长得到了高度表扬,不畏艰难给公社交猪,保证了公社一部分的供给。

    上岗大队,今年铁定能得到小红旗的。

    田野跟田嘉志回家,一个人去后院看鸡猪,一个人生火做饭,家里自从入冬,就没有断过烟火,头一次这么冷锅冷灶的一天一夜,进门都是冷清的。

    灶膛点燃好半天屋里都没啥热呼气,幸好昨天晚上把两人的鞋子烤干了,回家还能在换上暖和暖和脚丫子。

    田野做了鸡蛋汤,热了馒头,两人趁着热乎吃口饭,才感觉活过来了。

    田野把灶膛里面的火扒出来些,弄个破盆子放屋里熏着,多占点热火气,让田嘉志拿了一半的馒头给田大队长家送去。

    而且那边暖和,让田嘉志等家里暖和了再过来。

    田嘉志一路上都在不好意思了,看都没敢多看田野两眼:“你呢。”

    田野心说我能进空间暖和去。瞎操心什么呀。

    扫了一眼田嘉志:“不然你就回来,咱们摔跤好了,那个也出汗。不冷。”

    田嘉志,拿着馒头就跑了,今儿一早怕田小武尿裤子,他没想那么多,就跑田野屋里去了,等吃饭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干什么了。

    才觉得不好意思,看田野的时候,都不敢盯着看呢。偷瞧着,田野好像没怎么在意,田嘉志心说没准田野忘了。

    有点开心,有点纠结,开心不用面对这个问题了,纠结怎么就忘了呢,他一辈子怕是都忘不了的。

    这会不纠结了,田野没忘,这还等着收拾他呢。

    走了大半天的雪地,挺累的,而且他也没觉得自己有错,本来就是我媳妇,亲一下怎么了,不犯法的。

    跑,那不过是战略,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田小武刚搓完脚丫子,在被窝里面喝热汤呢,看到田嘉志过来:“老二,姜汤快喝一碗。”

    队长媳妇:“快喝一碗,回头给丫头也端一碗回去。”

    田嘉志把白面馒头递给村长媳妇:“婶子我再家喝过了,田野也喝过了,我进屋找小武去。”

    队长媳妇接过袋子一看,跟着进了小武的屋子:“咋来的这东西呀。”

    田小武看到他妈手上的东西,脸色乐淘淘的:“还不够丫头吃呢,还送过来做什么呀,回头发了面,我妈自己就能蒸”

    田嘉志:“那不是还没发吗,晚上热了大家一块尝尝。”

    这是人情,田野不让他送过来,他也懂。

    田小武拉田嘉志上炕:“你家炕凉吧,咋不把田野一块带过来暖和暖和呢。”

    队长媳妇面色稍显僵硬:“可不咋地。”然后没有下句了。

    本来田嘉志还怕田野摔跤呢。听到田小武这话之后,脱了一半的鞋子,又穿上了。

    田野一人家里冷清清的怎么呆呀,就是回去摔跤那也是两个人,那也是自己家。

    田嘉志:“烧一会就热呼了,屋里还有火盆呢,我回家了。”

    说完跟队长媳妇说句话就走了。

    田小武一脸的不高兴:“老二就是过来暖和的,咋就走了呢,肯定是你刚才脸色不好看,老二才走的。”

    队长媳妇略微心虚:“瞎说啥呢,我是你妈,我对老二啥时候摆过脸色,可不带冤枉你妈的,肯定是人家里有事呢。”

    田小武冷哼,他妈对田野那态度,田嘉志对田野护着的态度,想想就知道咋回事,不用解释,一个亲妈,一个好哥们,他心里明镜是的,就要下地。

    被队长媳妇给按住了:“不想要脚丫子了。给我猫着。”

    田小武不服气,队长媳妇把炕上的鸡毛掸子给拿起来了,田小武这才老实。

    看着家里的馒头,队长媳妇心思也挺纠结的,你说孩子都是好孩子,能干,能吃苦,还有脑子,又懂事,偏偏她就是命硬,沾惹不得。

    万幸自家不远不近的跟着接触这么多年下来,没啥大事。不然她真接受不了。

    田野在家把灶膛架上柴火,就去空间了。那里面不冷。谁知道田嘉志没呆一会就回来了呀。

    田嘉志看到家里,里里外外的找了一圈,竟然没有看到田野,有点着急。

    心里就纳闷了,田野跟村里谁家也不亲近能去哪呀?

    至于说担心,还真不,就田野那身力气,除非遇上的不是人,不然有危险的都是别人。

    想想田嘉志就揣着袖子跑大队去了,除了那,田嘉志都想不出来田野能去哪?

    朱会计正在大队干活呢,都是账本上那点活计,看到田嘉志:“咋不在家里暖和呀?”

    田嘉志:“没有,我不冷。叔田野没过来呀。”

    朱会计一想就明白了,两孩子都出门了,家里冷锅冷灶的,一时半会的哪暖和去呀?

    难怪二小子这边来找人:“坐下呆着吧,丫头一个人都能过那么多年,你就放心吧,下次在出门,把钥匙给你婶子,烧烧炕,喂喂牲口,你婶子还成。”

    田嘉志没看到田野有点着急,也知道朱会计这边得说两句话呢,再说了,他也不知道还能去哪找田野。

    突然发现对田野了解的不多,除了大队,除了家里,田野还能去哪呢。

    朱会计看着田嘉志魂不守舍的样子气乐了:“行了,没出息,既然来了,就给叔干会活吧,家里冷,丫头指不定找暖和地方呆着去了呢。”

    大队这边管仓库的三大爷住着,入冬之后,朱会计干活都搬到火炕上了暖和。田嘉志也算是找了个暖和的地方。不用抄着袖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