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双簧
    ,精彩小说免费!

    田野回过神,咬牙切齿的,想把田小武的鞋子扔火盆里面算了。这刚摸了脸,又偷亲,这小子想要有质的飞跃不成。欠收拾呀。

    田嘉志脸红心跳的在外面站着,好半天还是脸色红红的,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田野生气没有,不过感觉真好。

    屋里田野安慰自己,隔着一层草籽粉呢,没事,没亲到。不过气的大半夜没睡着觉。

    当然了也是被鞋子给熏的。

    田嘉志回屋,手里没有鞋子,田大队长扫了一眼,啥都没吭声。

    田嘉志靠着田小武的地方缩着歇着。

    田小武:“老二,脸怎么这么红呀,还有点烫,病了。”

    田嘉志按着胸口尽量淡定:“睡觉,没事。”

    田小武:“真的没事呀。”

    田嘉志:“没事。”就是心跳特别快,怎么都安抚不下来。心慌意乱的。

    田小武总觉得田嘉志不对劲,不是怕给大伙添麻烦不敢开口吧:“难受你就说话,身体是大事。”

    田嘉志表示明白,不过他难受的地方没法说呀。闭着眼睛使劲的让自己静心。

    田野这边又气又急,还郁闷,穿了半个冬天的臭棉鞋,味道能好吗。

    索性把田嘉志还有自己湿了的棉鞋都拿到火盆边上烤着了。反正总是有味浓点,淡点没区别。

    把毛巾搭在脸上闭着眼睛歇着,一直到一盆炭火要熄灭了,才又把剩下的炭扔火盆里面,看着鞋子都要半干了,才跑空间睡觉去。

    幸好有空间,不然一夜过去,还不得把自己给熏死,到时候怕是还要多出来一个,一氧化碳同臭脚丫子混合型中毒的结论。

    暗恨田嘉志,这是唯恐自己睡舒坦了,把他给忘记了,弄了这么独特的陪伴方式萦绕着她。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才有动静,田野就出去了,好处就是习惯了这种味道,自己闻不出来了。

    洗漱回来一进屋,那才是真的明白自己昨天一晚上到底都闻了什么呢。

    开窗子都好半天了,味道都没有散开呢。好在棉鞋差不多干了。

    田嘉志也没想到自己能睡的这么好,还以为自己睡不着。

    夜里拉着田野的小手,甜蜜蜜的一整夜,醒来的时候,拽着的田小武的臭脚丫子,立刻就变脸了,一脸的嫌弃。

    回头拉田野小手的时候,落了心理阴影怎么办。

    人多地方小,都想挤在床上歇会。大概太挤了夜里两人本能的变换了一个最省地方的姿势。

    两人边上就是田大队长,不然他们连躺着的地方都没有,那边的人都是坐着靠着歇了一宿呢。

    田嘉志再次感叹身份这东西的重要性。

    田小武:“老二,我鞋呢,快点着急尿尿。”

    田嘉志揉揉眼睛:“等着”就跑出去了。

    田小武不介意先穿他爸的,可大伙鞋子都湿冷湿冷的,他怕穿上就尿出来了。没敢动。

    田嘉志睡觉没脱鞋,把田小武的脚丫子抱在怀里睡的,不然冻也能冻醒了。

    田大队长半夜看到两孩子的姿势,心里特别的安慰,这样的两孩子跑哪去他都放心。

    等到田嘉志拿着干爽的鞋子给儿子送过来的时候,田大队长都羡慕儿子,难怪自家儿子,护崽子一样,天天的把这小子挂在嘴上,家里好吃的都给偷出去一份呢。这情分可真难得。

    牛大叔:“还是年轻人好福气呀,丫头给你们两烤鞋,怕是一夜没睡好。”

    田嘉志怪心疼田野的,要不是,那什么不好意思,田野肯定也不会留他在屋里,他应该自己在田野屋里烤的。

    田小武嘚瑟:“我们家老二是谁呀,那是顶门立户的爷们,让她干啥她就得干啥。”

    然后还低头对着田嘉志:“对吧老二。”

    田嘉志扫了他一眼,你就嘴欠吧,还想跟着他一块锻炼一身好体力,那不是上赶着找虐吗。

    田大队长:“好了,昨天晚上麻烦公社那是没法子,今一早,我花了一块钱跟人说好了熬了一锅粥,大伙都垫吧一口到公社,推点细粮,咱们就回村了。”

    听说推细粮回村,不吃东西大伙都高兴。场面立刻就热闹了:“队长叔,是过年时候的面下来了不。”

    田大队长点点头。都不用他操持,一大帮的人就收拾好了。

    招待所不远处的一户人家,给他们熬的一大锅粥,没有那多的碗,大伙轮流吃,一人一碗热乎热乎肚子的事。

    田嘉志喝了半碗要递给田野,田野:“吃吧,回去你推车子。”

    田小武:“老二,你这点东西给田野那也不顶用。”

    有人想起来田野大师傅给田野的布兜子:“丫头你那白面馒头要是泡在粥里,可好吃了。”

    拿出来,能不分给别人吃吗。田嘉志黑脸,田小武立刻变脸:“就是说是个败家娘们吗,谁家吃东西那么没样呀,夜里不睡觉,光吃馒头了吧,一兜子你都吃了,你猪呀。”

    不是冲着开口的人,而是冲着田野去的。

    田嘉志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法子,不然带回家也是麻烦事。就是田野委屈点。

    可这么骂自己媳妇,不乐意了:“小武你说啥呢,田野夜里烤鞋,不能睡觉,肚子饿了不吃东西能撑住吗。”

    田小武:“我买双新鞋也用不了一布兜子馒头。”哥两都要打起来了。

    来人不吭声了,看着田野眼里都是震惊,都吃了呀,那可是真败家,老二这样都不生气,还替丫头说话呢,这也真够好性子的。

    换成别人家,这样的败家馋娘们那还不得抽一顿呀。

    田大队长扫了一眼嚷嚷的两孩子。

    在看看边上喝粥,欲言又止,想说不敢说的田野。看着就知道两孩子捣鬼呢。

    叹口气,傻有傻的好处,傻人傻福,难道说真的是田大兴在天有灵护着丫头呢,不然咋就感觉田家突然时来运转了一样呢。

    还是朱家二小子有福气呀。自从这两人搀和上,小日子过得他都看出来变化了。

    这样的饭肯定不管饱的,好在出门的时候,大伙都带着干粮呢,回去的时候路上能垫吧一口。

    大队长带着一群喝口稀粥的汉子去公社,做点手续就能把过年分给各家的细粮带回去了。

    也不多,一使劲也不过两袋多白面不到三百斤。

    他们上岗大队偏僻些,也二百多口人,一人也就一斤多的白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