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胆肥了
    ,精彩小说免费!

    田野站起来,规规矩矩的:“吃饱了”

    这次真的吃饱了,还都是喜欢吃的。田野要中肯的说一句,公社食堂的伙食不错,师傅的手艺也不错。

    大师傅看着站起来的三孩子,仔细看看,虽然都是大肥裤子棉袄,可身上真没有藏东西的地方,那些馒头真的吃了,不是藏起来了。

    咽口吐沫,这能算得上他们公社最能吃的人了。

    田大队长不太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这就去招待所了。”

    大师傅:“客气了,这算是什么麻烦呀,你们可是顶着雪,冒着危险给公社交猪的。”

    田大队长带着人出门,人家田野被刚才的大师傅给招呼住了,塞了一个鼓鼓的布兜子。

    田野一脑门子的蒙圈,啥意思呀。

    田嘉志低头扫了一眼,里面都是馒头:“师傅,谢谢您。”

    田小武两人还给大师傅鞠躬了,这年头细粮真的金贵。然后才拉着田野走。

    田野看看布兜子里面的馒头,哭笑不得,不是他太能吃,把师傅给吓到了吧,还是她吃相难看,让人以为自己出来逃荒的呀。

    话说她已经尽量吃的好看点了。

    田小武这小子落井下石,出了公社的门口,就开始奚落田野:“没想到带你出来还有这个本事,不用张嘴就让人当成要饭的了。”

    田野气的心口疼,刚才谁鞠躬跟人道谢的呀:“你接的馒头。”

    田小武这个死不要脸,张嘴就能把话给反过来:“我那是懂礼貌,不能拒绝人家师傅的一番心意。”

    那你就能随便埋汰我是吧?

    田野有恼羞成怒的局势,田大队长过来给了儿子一下子:“咋就你说话这么难听呢,我看着田野吃东西,都多吃半碗饭。人家大师傅,那是稀罕田野福气,吃相好看呢。”

    田野在边上相当认可这话的,使劲的跟着点头。

    好吧,大家都知道安慰田野呢,偏偏这人当真了,这是多傻呀。

    田嘉志:“吃口细粮就知足吧,咋那么多事呢,不偷不抢的,不磕碜。”

    说着转身又回公社去了。

    田小武:“老二,你可别再跟人要了呀。”

    田嘉志瞪了他一眼就跑了,没白拿人家东西,框子里面的一把冻了叶子小葱,还有几块豆干都给方才的大师傅了。

    田嘉志会说话:“乡下东西,您尝尝鲜,我媳妇虽然能吃,可天生的力气大。”

    不等人拒绝就跑了。谁也别想说她媳妇是要饭的,他这个男人还在呢,要饭也轮不到媳妇去。

    田小武不知道无意中戳了小伙伴的心了,可田大队长看出来了,自家儿子说田野要饭的,田嘉志的脸色可不好看。

    也不知道这兄弟情分禁不禁得住考验,儿子这张嘴呀,忒讨嫌,早晚吃亏。

    田野:“干嘛去了”

    田嘉志当着大伙的面:“剩下点青菜给大师傅撂下了。”

    意思就是我们没有白吃,白拿。

    田小武挑眉,剩下什么东西他能不知道吗,还一布兜的馒头人情肯定是不够的,这话不能当着外人问,落咱们家老二的面子。

    悄悄地到老二跟前:“够吗,我这里带着钱呢。”

    看吧,这就是真兄弟,为难着窄的事情人家想你头边去,不问原由,实力支持。

    田嘉志啥气都没了,幽怨的对着田小武:“你少说田野两句。”这就是帮忙了。

    田小武还不服气呢:“你咋就护着她呢?”

    废话那是我媳妇,田嘉志都觉得这话还让他嚷出去,田小武可真是棒槌,这还用说吗?

    田小武说话的时候,没有控制音量,一直注意儿子的大队长,听到这话都替儿子发愁。

    看看朱家二小子,这是真兄弟情分,不然谁受的了呀,看看那个憋屈的样子,替他心口疼。

    又给儿子一巴掌:“不知道护着媳妇,那是男人嘛。”

    田小武想说,那也得看跟谁比呀,他跟老二什么关系呀,怎么能护着媳妇呢,兄弟情分呢?看着他爸脸色不好看,田小武勉强把这话咽下去了。

    冷飕飕的瞪田野:“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田野看看田小武,自己蠢那是人设,田小武蠢,那是真蠢。

    我用得着跟你一般见识吗,一直都是你找事的好不好。

    一行人有人记恨田野的一兜馒头,都是大老爷们到是没人跟田野伸手要吃的。

    回到招待所,田野自己一屋,到是能睡踏实,田大队长把田嘉志留在身边,提都没有提,让田嘉志跟田野一屋歇着的事情。

    边上有凑笑话的只当是田嘉志脸皮薄,不好意思去田野那屋呢。

    田小武早早的把鞋子脱了,都发愁明天穿该当多受罪呀。

    他们这屋人都坐满了,想要烤鞋子,那是甭指着了。早知道就该多准备一双鞋子的。

    田嘉志鞋子是干的,拿起田小武的鞋子就出去了。

    田大队长扫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田野那屋,田嘉志跟人要了一个火盆,借口,媳妇怕冷。

    也是不容易,人家城里烧煤的,幸好存着几块木炭呢。

    田嘉志给田野屋里送个火盆去。田野还觉得挺感动的呢,就看到田嘉志拎着田小武的臭鞋进来了。

    大老婆,小老婆的梗在田野脑子里面来回的翻转。

    看着田嘉志摆动田小武的鞋子,这都不嫌臭,要不是有摸脸事件在前,田野都怀疑他们是真爱了。

    一时半会的肯定烤不干,他不回去也不合适,田嘉志歉然的看着田野:“明天还穿湿的,小武脚就不用要了。”

    田野冷飕飕的扫了田嘉志一眼,接过田小武的鞋子,啥都没说。成全他。

    田嘉志看着田野,笑的特别讨好,想要伸手拉田野一下,又不太好意思。昨天两人还因为摸脸的事情,那什么有点不愉快呢。

    想到这是在外面,今天不用摔跤,田野应该不会拎起来他去摔跤吧?

    而且一句话不问,就这么支持他,真的有一种心意想通的激动,除了自己媳妇,也没人这样对他了,虽说是给田小武烤鞋,那不是自己的面子吗。

    田嘉志都要把门关上了,又把门开开,进来了,速度很快,田野还没抬起头来呢,脸蛋就被人亲了一下。

    然后嗖的一声,都没看到人影,田嘉志已经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