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气势惊人
    ,精彩小说免费!

    田野力气大,不在乎这点,看到有人都把猪给绑车上了,进去大队院子里面,随便逮了一头猪,捆吧捆吧就绑在车子上了。

    人家田野家车子上还铺着一层草甸子呢,肥猪在车子上能少受点罪。想的还挺周到。

    光田野逮猪的气势,就把看眼的好几个大老爷们给看呆了,那可是二百斤的大肥猪呀,还是活的,好汉子还得三四个人才能制住呢。

    人家田野一人全办了。而且一点都没有费事,说拎鸡崽子一样太邪乎了,可看着也没咋费事。

    田嘉志自认在村里也算是小老爷们了,可愣是从头到尾没有插手的地方,在媳妇屁股后面跟了半天,啥都没帮上,好尴尬的好不好。

    田小武跟田大队长过来,小武咋舌,也不愿意费劲了:“在逮一头,我车子还没装呢。”

    田嘉志想说,他们哥两就能逮,田野已经动手把边上一头最瘦的给逮住捆吧上了。

    田野估摸着田小武这小子路上也得受罪,这猪虽然不肥,也得一百**,能送到公社的猪,没有太难看的。

    田小武已经对田野的恐怖力气习惯了,扭头尽量不让自己太伤眼:“老二,一早就起来了呀。”

    一帮的大老爷们让田野给臊了。看田野逮猪,他们脸没地方放。

    田嘉志没好气,我都不舍的这么指使我媳妇呢。

    加上昨天晚上的尴尬,还没跟田野说上几句话呢,田小武倒好,吆喝来吆喝去的。他能不郁闷吗。

    边上有人想要招呼田野帮着逮猪,田嘉志已经拉着田野走了:“对不住呀,车子太沉,我制不住了。”

    一个大老爷们扶扶车子还能扶不住吗?还不就是看不得媳妇干活吗。

    老一点的不说什么,年轻人都开始起哄了:“老二知道心疼媳妇了。”

    田嘉志死不要脸:“不知道心疼媳妇,那还是汉子吗。”

    好吗,村里就没有人敢这么不要脸的招呼过。

    跟开锅了一样,这个一句,那个一句的臊田嘉志,人家愣是脸色都不变,反正我媳妇不给你们逮猪。

    朱大娘家倒是想要白面呢,可朱老大说太受罪,他走不了,受不了这个罪。

    朱铁柱总不能带着三儿子来吧,所以这面,他们家挣不来。

    朱大娘舍不得,跟朱铁柱商量:“不然我跟你去。”

    朱铁柱扫了一眼媳妇:“没有精钢钻就别揽瓷器活。”

    余下就看着他们家朱老大发愁了,以往倒是真的没看出来,自家儿子不如别人家儿子提气呢。

    这个别人家最提气的就是隔壁,田家招姑爷,他朱铁柱的二儿子,光这份认识就够扎心的。

    原本的时候,你说那孩子在家里也没觉得多能干呀,怎么就突然在村里拔尖了呢。

    朱铁柱倒是想后悔呢,家里老婆儿子扯后腿不说,人家老二也不愿意搭理他们呀。

    牛家的跟隔壁的知青组团还跑一趟挣一斤白面呢。

    算了咋想,他弄不来这一斤多的白面了。

    大队长带队出发的时候,太阳才要升起来。

    队伍里面没看到朱铁柱,田野觉得挺好,不然半路上为难的还是田嘉志。

    毕竟是亲爸,远了,近了都是毛病,都让人说两嘴。人嘴两张皮,想往哪偏往哪偏。

    田大队长在大队不咋干体力活,看着身板挺好,其实就那样。

    田大队长家的车子那是田小武在推的,田野家的车子田嘉志在推,田野背着框子,在前面拽着车子走,大部分的力气,田野都给担了,田嘉志不太累的。

    没走半个小时,田野看着田小武就吃力了。

    直接接过自家的车子,让田嘉志给田小武帮忙去了,她背着框子,推着车子,就在两人后面。

    田大队长就闲下来了。直起腰来,能喘口气。

    看着仨人的组合,在看看后面费劲跟着的大伙,在特意的看了两眼田野,不得不承认,他们一帮的大老爷们,让个丫头给比的没法看了。

    看人家脚底下就知道走的挺轻松的,没费劲。

    两人一个车子,拽的,推的都是一副累惨了的样,就人家田野一个人,背着框子,推着车子,稳稳地走在路上,跟脚下大平地是的,可真是没法形容这份感触了。

    田嘉志替田小武推车,田小武去前面拉车,看到田野那样,也是气的牙痒痒,偏偏自己力气不如人,这相当于让田野一路用实力啪啪打脸呢。

    田小武摸着脑袋上的汗,无比认真的对田嘉志说道:“老二呀,你每天练功夫是对的,早晚有一天咱们爷们得把丫头给用实力打服,不然这口气太难咽下去了。”

    田嘉志抿嘴,他过年十八不到,田野过年十七刚足,两人一头一尾差了小一年呢,他力气长了,人家田野力气也长了。

    按岁数说,人家还能比他多长一年呢,虚岁算那就是两年。

    田嘉志早就认命了,超越田野这个天生的大力士,那是不可能了,这么死乞白赖的练,那就是想着不要输的太难看。

    媳妇这么大的力气,他要是弱鸡是的没法看。虽然比不上媳妇天生的大力气,总的比别人强一点不是。

    不然爷们当的忒磕碜。

    后面人都招呼歇歇,就田小武咬牙硬撑着,全是田野给逼迫出来的,他们两个大老爷们不如一个背着东西的丫头。脸疼。

    往日他在田野跟前自以为是的那些话,脑子里面一遍一遍的提醒他,干了什么蠢事。

    所以不能输,不能停,只要田野还走着,他就能坚持。

    田野被田小武飘刀子的眼,看的不耐烦,累了就歇着,你用眼神跟我较劲做什么呀,今儿她可是没招呗这小子呢。

    田小武在次看过来的时候,田野:“咋地,累了,不然把你们车子摞到我这边的车上来。”

    噗嗤田小武就破功了,一步都走不动了,他在坚持最后一口气,这丫头后面还背着呼吸器呢,能比吗。

    田嘉志摸摸汗,扭头不看田小武。活该丢人呀。

    他还成,跟田野天天的摔跤干活有关系,最近吃的好也有关系,总觉得有用不完的力气。

    田大队长看到自家儿子都瘫了,招呼一声大家都坐路边上歇着。

    走出来两小时了,大伙都一身的汗,大冬天,最容易受凉了。

    不用冷风吹,棉袄里面的汗,就能把自己给冻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