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霸气出场
    ,精彩小说免费!

    最后决定家里有独轮车的出工,把肥猪捆了送公社去。就是牲口受罪了,怕是到公社的时候猪都冻僵了。

    田大队长力度大,排除万难也要年前把猪送出去。

    大过年的田嘉志不在意这点工分,不愿意让田野去的,不过田野力气大,田大队长特意让田小武找来了,路上不好走,让田野跟着可能会帮上忙。

    田嘉志没啥说的了,这都算是钦点了。在心疼媳妇,也知道不能不给大队长面子。

    一个独轮车两人,一个推着的,一个拽着的,大队长说了,过年的时候,今天出工的人家多给一斤白面。

    就这么个口号,不少人抢着去呢。

    田野都咋舌,大雪封了好久了,有些地方没人走过,没人铲过雪,末膝盖深呢,走一圈回来,鞋子裤子都湿半截。

    在推二百多斤的大肥猪,怕是上本身的棉袄都得被汗阴湿了。

    一斤多的白面,竟然都抢着去。可见细粮对村里人来说多稀罕。

    知道路上怕不容易,没准一天都赶不回来,田野大晚上的琢磨着弄啥干粮合适。

    田嘉志跟田小武这两小子,挣钱上瘾了。反正也是去城里一次,两人要带点私货。

    要不是带不动太多的东西,怕是自家后院棚子里面的绿色都给拔光了。

    田野把补丁落补丁的裤子给剪了一条,两条裤腿重叠一起,里面塞了鸡毛,还有两包草籽粉,密密麻麻的缝上之后,准备带在独轮车上。家里的鸡毛不好随便扔,田野开始不会处理都给埋了,后面会弄了,就收了存起来了。

    这东西外面破,还不打眼,实用。

    田嘉志在那算计着,进城能买回来什么,自家这点小葱,小菜能卖多少钱,都没注意田野做了什么。

    偶尔抬头的时候才发现,田野好像又白净了,脸也圆润了,缝垫子的手上都是白嫩嫩的小包包呢,凝眉细看,立刻眉头就皱起来了,垫子都是补丁,配不上媳妇的手。

    在凝眉一看这么一双好看的手,做出来这么糟心的活计,也不般配呀。

    还没有自己补衣服时候针脚细腻呢,不是,重点是田野真好看。

    田嘉志觉得不是他媳妇的活计不好,是没有配得上他媳妇这双手的布料。

    盯着盯着,田嘉志就想,田野身上穿的衣服,可比田野的皮肤糙多了,有点委屈田野。

    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出手验证了一把。田野的脸是不是比布料还嫩滑。

    被偷袭了,被人摸脸了。

    田野的反应就是,拿着手里针,对着贼爪子就扎了过去。

    田嘉志吸口冷气,回神了。媳妇缝衣服虽然不咋地,扎人,戳肉,一戳一个准,还又快又狠。

    田野阴森森的开口:“想干什么?”

    田嘉志特别的委屈,这声音,这语气一点都不搭配这张脸。

    田野:“问你话呢。”一言不合就要摔两下的节奏。

    田嘉志:“我就觉得你穿这布料太糙了。”

    跟摸脸有关系吗,有联系吗,瞪眼过去。

    田嘉志低头,明明是自家媳妇,想看就看,想摸就摸的,被田野瞪视的愣是心虚了:“还不如你手嫩呢。”

    那你也应该是摸手试一试,摸脸做什么,呸呸呸,被带歪了,哪都不能摸。

    看来还得摔,脑子不好使了。不过话说回来,不是她自恋,这几年捂着藏着的下来,这身肉皮子那是真不错。

    比各种化妆品,保养品堆出来的还好呢。

    田嘉志还是有点眼光的吗,咳咳,难得有人欣赏,又跑神了。

    田嘉志揉着手背子:“你咋真扎呀,咱们两那是成了亲的,我就是摸一下怎么了。”

    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不过田野听清楚了,本来还觉得自己下手重了,听了这话之后就不觉得了,这是刚才自己扎的轻了,没让他意识到严重性。

    田野:“别说扎,回头我就让你知道摸一下怎么着。”

    然后一大晚上的温馨气氛就没了,田嘉志被人拎着出去摔跤的,特别让大老爷们没面子。

    话说田野哪都好,性子好,人好,模样好,不怕苦,不怕累,干活从来不攀扯他,该是老爷们干的活,田野拿起来就干。

    可就一样,不能提模样,不能看她太专注,更不能没有缘由的肢体接触。

    这块逆鳞,那是碰一次翻一次脸。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的。

    这样下去别说生孩子,两口子怎么亲热,怎么滚被窝呀。田嘉志愁死了。

    见天的被一群已婚男士围着说屋里那点事,田嘉志虽然没有经验,那也是老司机的认识了。

    大家都当他是有媳妇的人,说话从来没有顾忌。

    开始时候田嘉志还脸红,后来就淡定了。装也得装出老司机的样来,不然还不得让人笑话死,成亲这么久了,连媳妇小手都没有摸过几次。

    这不是摸一下脸,就被摔的都爬不起来了。

    要不是明天要出门,估计田野还得在摔会呢。

    田嘉志死皮赖脸的不承认错误:“本来就是,我就是觉得你身上的肉比布料软和,我也没错呀”

    田野冷哼一声回屋睡觉了,懒得搭理他,当然了还是内心被这份赞美给愉悦了,回屋照了好半天的镜子呢。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把昨天晚上捂在炕头的棒面给蒸成了枣糕带着路上当干粮,人多,吃这个不打眼。

    还带了几块咸豆干。可惜没法带暖壶,不然就有热水喝了。

    吃饱出门,外面才蒙蒙亮,田嘉志推着车子,田野背着框子去大队了。

    要是仔细看,两人脚上的棉鞋罩着一层油布呢。这都是田野半夜折腾出来,防寒保暖的措施。

    框子里面都是昨天准备出来的小嫩葱,小油菜,还割了十几把韭菜,因为捂着的原因,有点黄,在田野看来,跟韭黄差不多。

    田小武田嘉志两人天生就是做买卖的材料,比田野还精明呢,弄得一小把一小把的。

    这是要走精致路线,也是大冬天的能吃得起这种东西的,除了他们这些自己懂,会捣鼓的,那就是有点家底的。

    怕这些青菜路上冻了,田野把昨天的鸡毛垫子给垫在框子下面了,周围还围了破棉被。

    要不是田野力气大,这框子光这些保暖的玩意就背着够分量了。

    到大队的时候,田野他们来的都算是晚的了,有心眼的,都把小一点的肥猪,给捆车上了。

    路远,车子太重了,越到后面的路越吃力。心里都有小算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