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合伙挤兑人
    ,精彩小说免费!

    牛大叔:“你就不能消停点,丫头那孩子不容易,跟咱们这么多年的邻居,从来不过来讨嫌,你还想咋地,咋就这么不懂事呢。”

    牛大娘:“我那不是没想那么多吗,我要是真有坏心眼,诚心挤兑丫头,还能去大队说这话呀,我还能不知道大队长跟丫头关系不一般吗?”

    就说是个蠢婆娘,看看说一半就走板了。哪跟哪呀。

    田野知道这事还是听田小武说的呢,也没想多严重,不过田嘉志跟田小武的表情凝重,这就是给他们提醒呢,田野养牲口没错,可就不能有个万一的,不然脏水肯定泼过来。

    田嘉志:“不然咱们家别养牲口了。”

    对吃田野特别的敏感,不养牲口吃什么,咋贴补生活:“为什么呀?”

    田小武心说蠢货,能为什么呀,别人家养牲口死就死了,你家养牲口要是死了,赶上个寸的,闹个鸡瘟猪瘟,没准这个帽子就给你扣脑袋上了,到时候还能掰扯清楚吗。

    而且村里春天的时候鸡鸭发病率最高,谁家不遭禁几个小鸡仔呀。

    田小武:“你这名声就够臭了,你还想让人叫你瘟神呀。”

    田野才算是明白这两人担心什么呢,别的不敢说,她养牲口那就没有被人赖上一说,那可是有空间作弊器的,就是真的病了,还能换出来健康的呢,谁敢赖她。

    可这话不能跟这两人这么明说,田野拿起来一本农林百科:“科学养鸡,科学喂猪,我怕啥呀,尽管放心吧,没事。这把火真要烧起来也烧不到我头上。”

    说的这个自信,田小武翻白眼:“你当你是谁呀,回头还不是老二给你收拾烂摊子,又不是让你吃不上饭,干嘛给自己没事找事。”

    田嘉志看着田野不愿意就随她了,家里有点牲口挺好的,没事两人在后院喂喂鸡,喂喂猪,说说话也挺好的:“喜欢就养着吧,到时候再说好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那是到时候再说的事情吗,他们家老二现在算是彻底被黑猴精给迷惑了。

    碰上黑猴精咋就不动脑子了呢。

    田嘉志:“咳咳,好好养,没事。咱家有院墙,吃的是井水,只要咱们家鸡猪没事,他们想要泼脏水也泼不到咱们头上。”

    田小武:“你们愿意折腾就折腾吧。”气跑了。

    田野:“这人越发的暴躁了,脾气越来越差。怎么小媳妇是的,还动不动就跑了。”

    田嘉志:“最近婶子给他张罗媳妇呢,可能不随心,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忘记跟田嘉志说,要过来学习返回来的田小武,就听到两人这翻对话,那算是彻底明白,他们家老二在女人面前多没有底线了,连他这个发小都敢诋毁呀,以后还能在当兄弟吗。

    扭头彻底走了。友谊的小船翻了。

    咣当一声,大门都被摔响了。田野看着田嘉志幸灾乐祸:“听见了。”

    田嘉志懊悔,说话没看门口:“嗯,听见了。”

    田野忍着笑,估计田嘉志要内伤了:“你不去哄哄。”

    田嘉志:“咳咳,小武我们什么关系,放心吧没事,不用说都明白着呢。”

    田野缓缓点头:“哦。”

    田嘉志不太淡定的坐在那边,怎么看都心不在焉。

    田野心说,你就装吧,田小武那要是个心里装的下事的,那不就是田小衙内了,再不追过去,估计田小武就要跑进来,问清楚了。

    果然没有一会田嘉志就坐不住了:“嗯,要过年了,我去外面转转,打听打听,有没有去城里的,好置办点年货。”

    一边说着,一边火烧屁股的就跑了,田野摇摇头,羡慕呀,他都没有这么一个能说,能闹,能误会,能转眼就好的闺蜜呢。

    收拾屋,把两条别人送来的好肉单独放着,自己去空间里面了,把几头小猪好好地喂着催肥,长大了,杀掉,家里就不缺肉吃了。

    田嘉志出去大半夜,不知道跟田小武怎么说的,反正第二天,田小武来家里的时候,依然趾高气昂的。

    田野怎么看,田小武都像正房夫人,自己是个不受宠的小妾。

    在这小子面前自己都没斗起来过,而且发现好几次了,田嘉志当着田小武的面,特别的能摆老爷们的款。

    帮衬自己干活什么的都是背着田小武的,这还是个怕正房媳妇的呀,自己这个受气小媳妇当的可真是憋屈,这还是招赘呢。

    第二天牛大娘家的猪在村里特别的受欢迎,因为牛大娘喂猪舍得粮食,肉膘又厚又肥。

    田嘉志还特意用公分换了两斤肉回来呢。

    别人看着都咋舌:“老二呀,你家都杀了猪了,咋还买肉呢。”

    田嘉志:“我家那是老母猪,喂着崽呢,身上没多少肉,都是骨头。那不是产后风死的吗。”

    好吧,这猪肯定是真的产后风死的,不然又没肉,又不解馋,谁杀它呀。再家上田野一顿吃头猪的饭量。大伙还都是理解的。

    两孩子也不容易,养了好几个月的老母猪,还产后风了,连点工分都没捞到。

    朱会计扫了一眼田嘉志,啥都没说。这小子还知道造舆论了。

    还有人就说了,那也是肉呀,这可真不会过日子,还出来买肉吃了。

    在朱大娘跟前说的很讽刺:“哎呦,你家老二日子过得可不错。”

    是呀,不是有钱,谁买得起肉吃呀。说句不好听的‘骚气了’。

    田嘉志没想那么多,就想着牛大娘家的猪真不错,给田野多买一点,留着过年吃也是好的。

    往年这时候都到大队去搓棒粒的,男男女女一大堆,怎么也得有十几天的活,干完了也就差不过年跟下了,一口人发二斤多的白面就等着过年了。

    不过今年不是旱吗,交了公粮之后,村里也没剩下啥了。

    幸好今年后补的红薯收成了,那么大的仓库里面装的都是红薯,外面还得用秸秆干草围着,怕冻了。

    配上救济粮,今年冬天差不多家家都是红薯玉米粥过来的。

    要不是还有这几头猪,今年过年连点喜庆的意思都没有。

    过了年二十三,田大队长跟朱会计操持着,把大队养的猪收上来,送到公社去。

    一个大队二十来户养着猪呢,大雪还把路给封了,二十多头肥猪,怎么送到公社去也是个问题。

    骡车肯定是不成了,让猪自己走,怕是到公社,猪蹄子都冻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