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隐患
    ,精彩小说免费!

    中午的时候少有人家的院子,不飘出来肉味的。

    田野趁着机会,又宰了一只鸡,连着猪肉一起炖了满满的一大锅。不然光炖老母猪肉没有油水。

    田嘉志看着眼睛直抽抽:“猪肉还没吃完呢,咋还杀鸡呀。”

    田野:“这不是这会炖肉不担心别人知道吗,反正天气冷,搁得住,以后吃饭的时候热上一小盆就成。”

    确实挺方便的,那不是没有这么吃的吗,田嘉志摸摸自己的小肚子,最近都胖了。

    从来没想过,他有一天能这么上炖肉,下炖肉的吃。想想半年前,日子过得咋这么不真实呢。别一觉醒了,又饿着肚子呢吧。

    隔壁牛大娘的鼻子依然那么好使:“哎,我咋就闻着顿老母鸡味呢。”你说这鼻子,愁死了。

    牛大叔没法没法的,过年时候说啥也弄只母鸡给婆娘解解馋,这都要馋出来魔怔了。

    田野赶紧把锅盖上了。

    田嘉志看看迅速的关门,田野说得对,趁着家家户户都炖肉,多准备点没有错。

    鉴于老母猪肉不太好吃,田野把大部分的肥肉都给炼油了,乡下人吃素油的少,一年到头吃不到几次肉,全靠这点荤腥撑着呢。

    而且田野早就打算宰猪,老母猪吃得好,虽然还在喂猪崽子,也并不太瘦。

    炼了满满的一大石头缸荤油,田野怕坏了,还在油里撒了盐。

    又是油坛子,又是酸菜缸,又是咸鸡蛋坛子的,堂屋里都没有地方放了。

    田嘉志就看到田野端着那么大一石头缸放地窖里面去了。别人家这样的活都是找男人来做的,他们家好,根本就用不到他。

    抬起自己胳膊看看,跟人家田野比起来还是差的远呢。还得继续练。

    田野宰了老母猪勾起了村里人的馋瘾,算是在上岗村开了头了。

    接着好几户都在村里报病猪。上岗村过年的气氛,提前就开始了。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心里都明白咋回事,左右也快过年了,大雪封路,让村里热闹热闹没啥大事。

    不过也不能过分了,回头去公社交猪的时候,不能太不好看。

    幸好舍得杀猪吃肉的也没有几户,一年到头养出来的牲口,都愿意换点工分,给家里添点进项。不然可就糟糕了。

    孙家有新媳妇,过年要请客,宰了一头猪,给田野他们送来一小条,这算是礼尚往来。

    牛大娘家宰了一头猪,给田野送来一小条。

    本来挺高兴的事情,不过牛大娘实在不招人待见,送肉的时候说了:“丫头,占便宜了吧,你给我家老母猪肉,我给你家的可是好肉。”

    田野心说,你当我愿意跟你换呀,我现在缺肉吃吗?

    好在牛大娘家的猪,真的很肥,肉肯定香,田野为了口吃的,忍了。

    最可气的是,牛大娘去大队报病猪的时候,说的特别可恨。

    朱会计例行询问,猪是咋没的。

    人家朱大娘说:“田野家的猪咋没的,我们家的猪就咋没的,可能是闹猪瘟。”牛大娘因为嘴馋,年年报病猪,也是被大队的人给问怕了。

    这话放在别人家说了没事,放在田野身上,那不是给田野雪上加霜吗,她家养猪都猪瘟,那还了得呀。

    朱会计鼻子都气歪了:“人家老母猪产后风,你家疝了的猪也能产后风?”

    牛大娘还咋呼呢:“不是猪瘟吗?不是要把猪都扔了吗。”闹了半天人家想把猪都留下。

    田大队长:“要是猪瘟,可得把猪都扛大队了,咱们得看着把猪烧了。不能把一村的牲口都祸害了。”

    牛大娘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大过年的,哪来的猪瘟呀,我这不是嘴碎吗,回头就让我们当家的把给大队的肉送过来。”

    朱会计:“牛家的,不是我说你,就你家年年报病猪,我看着你就不会养猪,不然过年就算了。”

    那哪成呀,他们家挣的公分就够两口子吃了,又不用攒钱盖房子,娶媳妇,养活孩子啥的,不差养猪这点工分。

    她好吃,没有年猪,哪能忍得住呀。

    牛大娘:“别,别,别,不是我说,哪年交猪的时候,不是我家的猪最肥呀,人还挡不住有病有灾的呢,何况是牲口了。我没本事,挣不来工分,也就能养点牲口,帮衬我们家的一把了,您就看在我们家两口子不容易的份上,让我养两头猪,添补,添补家用吧。”

    朱会计就没见过变脸这么快的,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打自己脸面的事情。真豁得出脸皮。

    朱会计跟田大队长都知道,要是不让牛大娘养猪,怕是一年到头他们大队都不用指着消停,这人就为了一口吃的,就这么能闹腾。

    朱会计:“你家不容易,别人家也都不容易,咱们做人要厚道,可别因为贪图自己一时痛快,把被人家给坑了。”

    牛大娘就没弄明白,她坑了谁了,不过这会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顺着朱会计的口气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这人除了嘴不太靠谱,心那是顶顶好的。”

    跟这么一个四六不通的婆娘你就不能计较,还知道自己嘴不好呢,那就不知道嘴巴杀人不见血吗。

    幸好牛大叔看到婆娘这么半天没回家,找过来了。

    朱会计就那么点拨一句:“老牛哥,你家猪是田野家猪带病过去的。”

    牛大叔脸色都变了:“别听老娘们乱说,没有的事,丫头家的老母猪是产后风,我家猪夜里冻到了,跟丫头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家婆娘嘴不主贵,为了口吃的,乱说的。”

    田大队长:“幸好你是个明白人,不然让你家婆娘这么一闹腾,人家丫头没个长辈撑腰,在咱们村里还能呆吗。”

    牛大叔也恨,你说就自家婆娘那点心眼,还敢在队长、会计跟前使呢,人家转转眼珠子都能算计她前头去。

    就是真的瘟猪死的,能把猪给个人家吗?多大的事呀?怎么就这么好吃呢。

    可自家的婆娘,还得护着:“队长,会计,你们多担待些,婆娘就是好吃,没坏心眼的。”

    说了半天才带着人回去,牛大娘听了半天才知道,自己这事错在哪了。

    光知道瘟猪队里肯定不要了,忘记了瘟猪祸害面积多大了。还把人家隔壁丫头给搅合上了。

    也难怪自家男人脸色那么难看,凑过去小心翼翼的讨好:“我晚上给你弄猪腰子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