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三个臭皮匠
    ,精彩小说免费!

    话说最近王大牛都不流大鼻涕了。不然田野更恶心田嘉志这话。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呀,额。

    田嘉志回西屋,脸色还没好呢。

    田小武嗤笑:“得了老二,也就你把个败家娘们当个宝贝一样,大牛那是没见过这么磕碜的老娘们才多看两眼的。”

    说着抓着磕碜老娘们炒出来的瓜子,使劲的往嘴巴里面赛。

    王大牛心虚的看了一眼田小武,败家不败家他不知知道,可他看着一点都不磕碜。

    小武眼睛到底怎么看的呀?

    王大牛老实,对着田嘉志底气不足:“老二,我,我不是故意的。”

    田嘉志跟这人都没法生气。在看看田小武,眼瞎有眼瞎的好处呀:“行了行了,你好歹也是个老爷们,你说让两丫头给你挤兑的家里没法呆,有点出息不。”

    王大牛憋了半天:“我也不能打他们呀。我妈把口粮都收了,大冬天的还能轰他们出去。”

    田小武:“那你就自己躲出来,这啥时候是个头呀。”

    王大牛不吭声了。那两丫头看他的眼神都是嫌弃,挑剔,他是想起来就头皮发麻。

    田小武替他憋气:“你说这要是自家媳妇,忍忍也就罢了,凭啥忍他们两个臭婆娘,鸠占鹊巢这是。”

    田嘉志不咸不淡的点评:“最近学习不错呀。”

    田小武得意的扬眉。王大牛羡慕这个话题,小武说的他都不懂。

    看着田嘉志的书桌,更是一脸的羡慕。

    田嘉志看看王大牛,你说好不容易不用出去跑了,想跟田野在家里消停的好好的说说话,小武成天在自家也就罢了,田嘉志都可以做到忽略不计,当成自家人了。

    可王大牛天天的过来算怎么回事呀,难道这小子都忘了,他们娘两还肖想过田野呢,他就不别扭呀。

    田嘉志最近很郁闷的,本来不管白天怎么跑,好歹他能跟田野呆大半夜,两人一个纳鞋底子,一个学习,一边还能说说话。多好的时光呀。

    可自从两人不出去之后,田小武这小子都在自家扎根了,一早过来,大半夜才走,还抱着书本说跟自己一块学习,一块进步。

    田嘉志听到进步这词,就闹心。

    偏偏田小武这个没眼色的在自家还嫌弃人家田野捣乱多余,要不是为了省电,田小武就要把田野赶东屋带着去了。

    田嘉志咬牙切齿的忍了好久了。到底谁多余呀。哥们能这样吗?

    幸好从经济角度出发,田野都是在西屋跟他们一块点灯纳鞋底子的,从来没搭理过田小武。

    不然田嘉志都不知道,是不是跑东屋跟田野一块呆着去。到时候肯定要在田小武跟前落个见色忘友的名头。

    现在多了一个王大牛,还专门看不该看的,道歉管用吗,赶紧打发走才是正理:“你受他们气也就算了,咱们老爷们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你妈,凭啥伺候他们呀,别说两女的,就是隔壁牛家,四个男知青,哪个做饭的时候不跟牛大娘搭把手呀。”

    田小武看向田嘉志,两个女知青,怎么惹到老二了,这咋还挑拨上了。

    隔壁的男知青跟着牛大娘一块搭手做饭,那不是怕牛大娘做饭偷工减料,好东西都留着自己吃吗。

    哥两这点默契还是有的,田小武就在边上听着没吭声。

    田嘉志给王大牛下套,那是哪软往哪戳。只要说到寡妇妈,王大牛在窝囊都能扛起来。

    王大牛吭哧半天:“能咋办呀?”

    咋这窝囊呢,你硬气了,还有两女知青叫嚣的地方吗,田嘉志那个恨铁不成钢呀:“你在家里得给你妈撑腰呀,想吃让他们自己做去,想睡热炕,让他们自己拾柴和去。”

    田小武:“对呀,大队把口粮给你家了,可没把烧炕的柴禾一块给了,让她们自己弄去,还收拾不了两个丫头片子。不然就让他们老实点。别天天的嫌弃你这儿那个的,谁给他们的脸。”

    王大牛:“那不是女同志吗。”

    田嘉志:“一不是你妈,二不是你媳妇,是不是女同志跟你有个什么关系。”

    田小武默然,幸好老二有媳妇,不然就这态度,真要打光棍了。

    王大牛看着田嘉志都结巴了:“那,那,那”

    田嘉志:“那什么那,你妈不辛苦呀。你妈就合该伺候人呀。”

    王大牛攥拳头,就跟田嘉志吃白薯干的梗一样,王大牛的梗就是他妈,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王大牛心疼他妈着呢:“我硬气起来,回头就不让我妈给他们干活了。”

    田小武终于能插上话了:“你说你妈在村里也挺泼辣的呀,咋就在这两丫头跟前这么好性子呢。”这事不正常。

    王大牛郁闷好半天,两丫头见天的开口就是大道理,不然就喊口号,王寡妇一百张泼辣的嘴,那也不敢跟开口进步,闭口进步的知识青年斗呀。

    而且多做点活,对王寡妇来说不算啥,家里最近消停多了,就是儿子有点受气。

    不过好处也是有的,两个丫头住进来,自家儿子干净多了。

    王寡妇挺欣慰的,要是儿子能娶了一个那就更好了。一辈子当牛做马她都乐意。

    这不是有动力在,干啥都觉得不算啥吗。

    田嘉志看着王大牛欲言又止的,忍不住说道:“你妈不是想给你娶一个吧?”

    不是有所图,王寡妇那个无利不起早的能这么任劳任怨?

    田小武打量王大牛:“不是吧”

    那大牛这辈子还能翻身吗,再说了,人家能看上大牛?

    王寡妇得癔症了呀。

    王大牛都结巴了:“我,我才不娶城里媳妇呢,我早就受够了。”

    那就是王寡妇真有这个意思,她可真敢想。

    田小武喃喃开口:“你妈可真行。你可真是亲儿子。”除了亲妈,没人会把成天的甩大鼻涕的小子看这么高,还娶城里媳妇。

    王大牛:“你别乱说,我真不娶,这样的媳妇娶回家,我妈还不的成天受气。”

    那到是,大牛孝顺,就冲这个也不会娶的。

    田小武:“你可真本事,还看不上人家呢,你想娶个啥样的呀?”

    诡异的是王大牛竟然看了一眼田嘉志,这不是闲的吗,田嘉志的脸色唰就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