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真敢干
    ,精彩小说免费!

    ?d^{??=`??o??l???z??dn-lf[??d?x??-j? ?fy???w%?%@π?差点把烫鸡毛的开水倒在田野手上,田野:“干嘛呢,馋了呀。”

    田嘉志吓得一身冷汗,拉着田野的手:“没事吧”

    田野也后怕,真烫坏了找谁赔呀:“幸好躲得快,不然就是褪皮了。”

    田嘉志愧疚死了,再也不敢跑神了,啥都不想,专注的看着田野褪毛,开膛破肚。

    一只鸡在田野手里十几分钟就搞定了,没法子,在空间里面做的多了,熟练工。

    一直到把鸡炖锅,田嘉志才松口气:“下次我就会了,不用你动手。”

    田野就不知道这人执意不要自己动手为什么呀,难道是吓到了:“你不去招呼田小武过来一起吃吗。”

    田野那是从保险角度考虑的。他们家除了田小武没别人来,后院田小武更是跟自己家一样,说跑过去就跑过去,回头看到鸡少了一只,还不定怎么嚷嚷呢。

    毕竟小鸡长大还是要两个月时间的,保险起见,拉着人入伙那是在正确没有的选择。不能吃独食。

    田嘉志对田小武那是真朋友,听田野这话立刻就出门招呼田小武了,根本就没打算瞒着田小武。当然了他也需要静静。冷静冷静,媳妇在吃食上比较激进。

    田野趁着田嘉志出门,把空间里面早就杀好的鸡剁了,遗憾的是一只鸡只能有两条腿,两只翅膀两只鸡爪子,这些东西是不用指着浑水摸鱼的塞进来了。

    不过鸡肋那样的地方,搀和点进来不显眼,顶多自己把鸡骨头给早点收拾出来就成。

    一只鸡让田野东赛点,西赛点,到田嘉志拉着田小武回来的时候,那都大半锅了。

    而且西屋灶台上,田野练了一小坛子的鸡油出来。鸡胸脯也单独弄下来了,看着还不少。

    田嘉志左右看看都有点傻眼了:“有这么多鸡油吗,刚才我出去的时候,锅里也没有这么多东西呀。”

    然后看向鸡胸肉:“这东西死了比活着出肉,母鸡好像也没有那么大吧。”

    田野没好气,你就不能做个安静的美少年,只管吃,少开口说话吗:“谁家大老爷们进门掀锅盖呀,毛病。”说着就把鸡胸肉给拿走了。

    田嘉志被说得不自在,可一只鸡应该真没有那么多。

    他看着田野从鸡肚子里面扒出来的鸡油,哪有一坛子呀。

    田野:“我舍得喂鸡吃粮食,够肥,够有分量,就出了这么多油。”

    好吧,你咋说就咋算,田嘉志还是坚定地认为自家媳妇有福气,传说中的带福气,带粮食的女人。

    田小武从后院过来,对着田野一副的咬牙切齿样:“让我说你什么好呀,你咋就这大胆呢,你咋就这敢干呢,谁家小鸡刚孵出来就敢炖鸡肉吃呀,你当小鸡都是气吹起来的呀,回头队里真要检查,你咋办。”

    来不及等小鸡长大呀。头疼死了。

    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不知道的真以为田野是他儿媳妇呢。

    田野掀开锅盖:“香不。”

    田小武使劲的吸鼻子:“香。”

    然后快速过去抢过锅盖,吧唧就把锅给盖上了:“你找死呢,味都跑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家炖鸡呀。”

    好吧这是个人人都懂如何偷吃的年代。

    田野就蹲在锅台边上傻乐,鸡都炖锅了,说啥都白瞎。

    田小武大概也明白这个道理,拉着田嘉志两人把大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再把堂屋门关上,恨不得耗子窟窿都给堵上,唯恐让人闻着味找过来。

    到时候跑不了一个偷吃任务鸡的名头。没准以后老二家就再也不能养牲口了。

    当初田野那不就是因为弄丢一只老母鸡,才这么多年大队都不给任务鸡的吗。

    田小武嘴巴就没停下的磨叽:“你说这小鸡啥时候才能长大呀?”

    得这是个心里装不下事的,鸡还没吃到嘴呢,就开始担心后续问题了。

    想吃就得不怕烫呀。

    田嘉志:“没事,实在不行我就跟大队报个慌。”

    田小武:“别瞎出骚主意,还是等等吧,万一没事呢。你说谁家女人这么大胆呀,她咋就不知道害怕呢?太敢干了。”

    田嘉志:“跟你说了,是我馋了。”

    田小武:“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能为了一口吃的,弄出来这破事。”

    田嘉志闭嘴了,两人从小玩到大,对彼此的了解比爸妈都清楚。那就不是能忽悠过去的。

    田小武:“算了,反正也就这样了,吃好点也不算是遭禁。”

    使劲的吸吸鼻子:“这丫头做饭还是不错的,比我妈做饭都香。”

    田嘉志裂开嘴,露出来八颗整齐的白牙,笑的二傻子一样。

    田小武再次撇嘴,他们家老二越来越不矜持了。笑的跟二傻子一样。

    田野也刚好抬头看向田嘉志,这人跟前几个月比起来,差了好多,笑的时候身上跟洒满了阳光一样,让人挪不开眼。

    就说男人得阳光,得豁达吧。阴沉,腹黑,鬼畜什么的看看还行,真要在身边相处,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三人顿母鸡的时候,这么小心,田野他们还听到西院牛大娘说:“我咋好像闻到炖鸡的味道了呢。”

    牛大叔:“你个馋婆娘,见天的惦记炖鸡,跟你说,别惦记了,大伙都盯着咱家的老母鸡呢,要是吨吃了,过年就别想在大队领任务鸡了。”

    牛大娘撇撇嘴:“我就是闻到了。谁说要杀鸡了。”

    牛大叔瞪眼。他还能不了解自己婆娘。

    牛大娘消停了,明明就闻到了吗,咋又没了呢。

    田小武他们这边心惊胆战的,田小武:“是不是哪没有堵严实呀,咋跑味了。”

    田野:“行了,牛大娘就狗鼻子,甭搭理她。”

    田嘉志心说太淡定了,看看人家这个气势,愣是把田小武给比下去了。

    为了不被田野给比下去,田嘉志特意挺挺胸脯,将来他就得跟田野是的,不对,应该比田野更淡定:“慌什么,不是啥大事。”

    田小武眼睛都要瞪圆了,这还不是大事,老二抽风了呀,还是被田野给带抽风了呀。

    明明他也背地里使劲的看书了,咋就一直追不上他们家老二的节奏了呢。

    看着人家两口子都那么淡定,田小武都怀疑自己错了,太大惊小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