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敢干
    ,精彩小说免费!

    田小武看着都眼晕,一家两口人用那么一口大缸,腌菜喂猪吗?

    田嘉志还嫌弃小呢,他家田野什么饭量,什么胃口呀,一缸酸菜都不够吃。必须买最大号的。

    看着买回家的大缸,田野表示,腌制食品,少吃点健康,真不用照着她的饭量准备。

    算了买东西还能考虑到她,就该知足。

    所以啥都没说,撸着袖子帮着卸车,那么大一缸,一个人就给扛进去了。赶车的三大爷感叹:“老二呀,小武说的也没错,你媳妇这力气真不用让我这骡子跑一趟。”

    说完人就赶车走了。

    田野看着大缸眼晕,都买回来了说啥呀,腌菜呗。

    幸好空间里面有菜地,不然就这么一口大缸,也剩不下多少留着吃的新鲜菜了。

    一口大缸就占满了堂屋一个角,田野心说,到冬天酸菜味出来,家里可就酸爽了。

    哎,日子过好了,她越来越接地气了,距离小资越来越远了。

    晚上田嘉志不太淡定的进来,脚步有点飘,眼神有点散:“小鸡出壳了。”

    田野跟着挺高兴的,可田嘉志这表情不太对呀,又不是女人生孩子,用得着又惊又怕又喜又优的吗,不知道的以为老母鸡孵出来的他的种呢。

    迫不得已田野问了一句最靠谱的:“怪胎呀?出鸭子了。”

    田嘉志智商不在线:“是小鸡”为何声音有点彷徨呢?

    田野:“那你咋这么一个表情?”

    田嘉志语气有点惊悚:“咱们家老母鸡才抱窝半个月就孵出来小鸡了?”

    哦,忘记了,小鸡正常壳是二十一天,她的小鸡在空间里面被母鸡抱过几天才换出来的。

    田野特别淡定的开口:“那又怎么样,老母鸡提前抱窝谁知道?”

    是没人知道,可鸡蛋那不是天天的捡吗?

    田嘉志不知道怎么跟田野解释,难道是自己太没见识了,大惊小怪了:“可,可”

    田野:“可什么可,咱们捡鸡蛋的时候,没准老母鸡已经孵过了呢。”

    田嘉志看看田野,好多的无奈都憋回去了,村里连孩子都知道,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老母鸡的鸡蛋还能出小鸡吗?可他们家的出来了。

    算了,他听出来了,田野就是要把小鸡给合法话,而且小鸡都出来了,他看着破壳的,肯定是自家的,半个多月就半个多月好了。

    难道他们家的老母鸡很神奇?田嘉志想,要观察观察。

    田野看着田嘉志点头认同了,才迈着颇为着急的步子去后院,家里多了一群改善生活的小东西,她也是很开心的,可看毛茸茸的小黄鸡,她是不太有兴趣的。

    田嘉志一脸欣喜的跟着田野去后院,撇开小鸡出来的时间不提,这真的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

    然后,跟在田野身后,晚了几步过来后院的田嘉志,就被后院的场面给镇住了。

    田野一手拎着一只母鸡,一手拿着菜刀,鸡虽然还在蹬腿,可脖子已经被割开了,场面不是有点凶残,是很凶残。

    都没有听到老母鸡叫唤呢,看的出来田野这杀鸡手法很地道。

    田嘉志有点结巴,小鸡出来了,没听说过要杀鸡妈妈呀,这个有联系吗。没准一个神奇的母鸡呢?下次哪找半个月抱窝孵蛋的母鸡去。

    田嘉志找了一个必须杀母鸡的理由:“这,这,这欺负小鸡了。”

    田野扫了一眼才出壳的小鸡:“不是,回头给村里少报几只小鸡,偷偷的养起来,过年的时候,咱们家老母鸡就能原上大队的数了。”

    嗯,确实能原上,不过要在多养些日子。田嘉志脑子都不够用了。

    田野看着田嘉志呆呆的:“不想吃吗?”

    田嘉志点点头,确实想吃,可真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呀,小鸡才出壳,你就过来霍霍家里的母鸡。小鸡谁带呀。

    还以为田野这么快来后院因为什么,误会大了。

    好吧跟自己想象中的出入有点大。

    在看田野手里的菜刀,为了能让自己稍微淡定点,田嘉志过去给接过来了:“你天天的盼着小鸡出壳,就是为了这个。”

    田野点头,那是,不然家里又不缺鸡蛋,我天天的盼着他干嘛。

    终于能把空间里面的鸡拿出来吃了,扫了一眼田嘉志,她为了谁呀?

    那不是想着共同奋斗的同志,不想把他给落下,吃独食吗。

    反正已经这样了,田嘉志点火,烧水然后看着田野拔毛褪鸡,都是机械性的还没回魂呢。

    少年情怀,对自家媳妇那也是有期盼,有点模糊印象的,田野白嫩嫩的模样,温柔喂鸡哄孩子的场景,不是没有想过。

    如今变成田野白嫩嫩的模样拿刀杀鸡褪毛,一时半会的有点适应不来。

    当初田小武他们两个听到村里汉子说,谁家婆娘,连杀鸡褪毛都不敢,还说女人矫情呢。

    如今看到田野这么生猛,田嘉志突然就想到自家媳妇是不矫情的女人,呵呵。

    田野忙中偷闲扫了田嘉志一眼,这小脸咋白成这样:“你不是晕血吧,咋跟丢了魂是的。”

    田嘉志镇定下来,他还能不如个女人:“不是,这活给我吧,往后杀鸡这样的活我来就成。”

    说着就要动手,让田野歇着。

    田野原来啥样那都是因为没人可靠,自己不动手,不生猛点,难道饿着吗?

    不过以后她是有男人的女人了,可以矫情,可以娇贵,自家媳妇就得自己往娇贵了养。

    田嘉志这思想转换的那是相当的快的。

    要说杀鸡拔毛这活别说女人不愿意干,是个人都不愿意做,可这不是没法子,条件在这摆着吗。

    田野看看田嘉志,很是支持田嘉志的想法,有好男人的潜质。

    在看看手中的鸡,这东西太难得了,为了吃一顿好的,还是让自己继续吧:“你好好看着学学,以后这活就给你了。”

    田嘉志第一反应就是,自家的才破壳的小黄鸡,怕是很难养到下蛋的。

    然后就是自己不会杀鸡,可田野应该也不会呀,都是头一次,都是生手吧?

    然后在看田野的手法,太利索了,用村里妇女的话说,跟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是的,不用教就会。这个没有道理呀,不科学。

    田嘉志特别不愿意承认,自家媳妇天生就是杀鸡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