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正经人
    田嘉志:“你一个女同志都敢深更半夜的出来,咋地不敢深更半夜的回去,还想赖在我家怎么地,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呀。”

    张月娥真有这个打算的,看来不成:“不然你让田野同志送我回去成不。”

    她偷摸出来可以,这么一嚷嚷,让她自己回去真的害怕,田野当初那样打扮还有人打主意呢,别说城里知青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了,深更半夜的发生点啥事都不新鲜。

    要不说人啥时候都得自重,把自己安危放在第一位呢。

    田嘉志都不知道这人怎么那么大的脸,最近身边都是自以为是的,怎么那么让人隔音的慌呀。

    她出去有事,他家田野出去能放心呀:“我家田野也是女的,你比我家田野娇贵在哪呀?送你回去,我家田野一个人回来就不危险了,我说城里的知青同志,你咋这么自私呢,你这是品性有问题呀。我家不欢迎你,赶紧走,记得出事也别想按我家身上,你就没安好心。”

    张月娥到了村里就没有被这么对待过,这人眼瞎呀怎么地,就田野那样的,别说黑天一个人走,她就是光着身子一个人走能有什么危险?

    她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还不如一个黑不溜秋的土妞了,她还真就叫上这个劲儿了:“不然大志同志你送我吧。”

    这张月娥看不上田嘉志,一心想回城呢,这样婉转的招呼田嘉志,那是憋着气呢,没安好心。

    田野就纳闷了,还以为这人过来说搭伙的事情呢,原来是勾搭人的,深更半夜的让男人送来送去的,说没这个意思都没人信。

    扫了一眼外面的田嘉志,瘦田无人耕,耕好有人争,连知青都入眼了,这魅力可真是够大的。

    田嘉志的反应就是身上苏的一下,一身的鸡皮疙瘩,第一时间对着屋里的田野急吼吼的解释:“我跟她都没说过话,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后对着外面喊:“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好人。”

    好吧村里民风保守,女人外面叫门,让人送,基本上就跟王寡妇之流挂钩了。

    张月娥差点气死,她把自己绕进去了,院子里面两人绝对是诚心的。

    就听隔壁牛大娘喊上了:“哎呦,老二,大志,桃花运呀,丫头你可得看好了。我说知青姑娘呀,人家都有媳妇了,你这也忒不地道呀。”

    牛大叔:“哪都有你的事,屋呆着去。”

    碰的一声,屋门关上了,把牛大娘起哄的声音也给关上了。

    张月娥脸色铁青,在门外的冷风中颤抖,吃了田嘉志的心情都有。毁了,毁了,怕是好名声毁了。

    朱老大撕开朱大娘的拉扯,出来对着田野家招呼:“封建,无知,送女同志回去,那是男人的风度,你以为你是谁呀,人家张同志那是怕走夜路,就是瞎了都看不上你。”

    田嘉志冷哼,心说蠢货:“我有媳妇,正经人,封建着呢,我家不招大姑娘小媳妇。”说完就进屋了,还有啪的一个关门声。

    就听见朱老大在门口:“张同志,我送你回去。不要搭理这些乡下人,愚昧无知,封建的很。”

    张月娥不想用的,就像朱老大说的,乡下人愚昧无知,封建,今天让朱老大送回去,明天谣言就满天飞,大半夜的她跟朱老大走了。

    可不让朱老大送回去,谁知道碰上什么危险呀,权衡利弊,只能认了:“多谢朱大壮同志了,咱们革命儿女,新时代的进步青年,不讲究这些。还是那句话身正不怕影子斜,相信乡亲们也不会误会什么的。”

    朱老大屁颠屁颠的送人家女知青回去了。

    朱大娘在家里气的心口疼,他儿子的名声没了,这媳妇可怎么张罗呀。

    田野看着屋里的田嘉志:“正经人”有点讽刺,别以为她不知道刚才谁借机拉自己的手了。

    田嘉志脸皮厚:“可不是正经人吗,以为我是谁呀,以为她是谁呀?还让我送,哼,我可是有媳妇的人。”

    田野冷嗖嗖的瞟了田嘉志一眼,就拉着正经人出去对练了一会。

    田嘉志龇牙咧嘴的进屋的,就不知道哪惹田野不高兴了?怎么就说摔就摔呀,还摔这么狠,难道真的因为女神经的事情吃醋了,他解释的不够清楚吗?

    田嘉志:“我真不认识那个女神经。”

    田野:“行了,人家也看不上你,别多想。”

    田嘉志特别郁闷,可叹田野那么嫩的脸蛋,那么白净的手,竟然那么大的力气,摔的那么狠,好吧这样的手摔自己还是很**的。

    田嘉志想他真的让田野给摔出来习惯了,这时候还能想到这是媳妇的手呢,呵呵。

    不管张月娥昨天晚上说的多么的风光靓丽,口号喊的多响亮,可碰上了牛大娘,一早就风言风语满天飞了。

    而且问题升级了,那都不是知青张月娥不检点,而是整个知青点都乌烟瘴气的,不然大半夜的一个女人出来跑什么呀,还让男人送回去,哎呦呦,都没脸说呀。

    知青那边顶多就是懊恼一下,他们本来在村里就不怎么受待见,顶多就是更不待见而已,没人想在村里解决人生大事的问题,所以村里传啥对他们影响不大,顶多就是心里不痛快。

    可朱大娘那边就不成了,自从他们家老大在队里提整分的事情没成之后,朱大娘就在给朱老大张罗媳妇呢,这名声赶在这个节骨眼传出去,还能成呀?

    白瞎了她这么长时间在媒人面前伏低做小了,都要把牛大娘恨死了,这个多嘴不积德的婆娘。

    想跟人闹,也知道越闹自家老大名声越差,这就是个必须得咽下去的哑巴亏。

    除了恨多嘴的牛大娘,朱大娘对给儿子带沟里的张月娥也没有好感。

    最让人郁闷的是,朱大娘觉得这事都是他们家老二的错。明明女知青就是去找田家的,怎么就弄了他大儿子一身埋汰呢。

    本来村里就往回拉救济粮,正是热闹的时候,牛大娘在这么有心的渲染,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让人听了都以为朱老大真的把女知青追到手了一样。

    尤其是爱开玩笑的,看到朱老大还要问一句:“老大呀,女知青咋看上你的。”

    朱老大这人吧,在这事上表现不成熟,先脸红了。在别人看来那就是这件事情坐实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