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臭大街上了
    看到田野家一大早就锁门已经是脸色不高兴了。勉强笑笑对着朱大娘说道:“女人能顶半边天,大娘你别管了,我们能帮得上吗。”

    朱大娘心里这个呕呀,平时在村里干活,光知道摆姿态,喊口号就罢了,今儿竟然恶心到自家来了,别提多膈应人了。

    朱老大就觉得两位女知青给足了他面子:“妈,张同志跟郭同志都是革命同志,干活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的,你就不用管了。”

    这要是换成别人家孩子,朱大娘肯定说一句放屁,可现在自家儿子说的,朱大娘恶心的咽肚子里面了,也不再外面帮忙了,眼不见心不烦。

    回头好好地说说儿子,咋就不长点心眼呢。

    屋里朱小三:“妈,我跟小四今天还有东西吃吗。”

    朱大娘看看外面闹心的咬牙切齿的:“老大这个败家玩意。去去,边上玩去。”

    老三看看亲妈,在看看外面讨好两个女知青的大哥,他的路还很远很远呀。

    被朱铁柱请来的老师傅,村里外号三大爷,看到朱铁柱家这个做派,抽着烟袋锅子歇手的功夫说道:“你家老大这号召力不错呀。”

    朱铁柱强撑着脸面应了一声:“孩子瞎闹。”

    三大爷:“跟你家老二比着,确实有点闹腾,你家别看人多,活计没出多少。”说完磕打磕打烟袋,继续手上的活计了。

    老头心里那是有气,本来两个人的活计,为了省两钱,就找了他老人家一个人,肯定是要比平时累的。

    找了这么多的帮手还没有一个有眼力见的,连把石头往墙根堆堆都看不出来,你说这叫什么事呀,回头拿了人家工钱,这么多人活计没出来,说谁的不是呀,那不是毁名声吗。

    本来村里就有人再说,他年岁大了,活计没有同是瓦匠工的田家小子利索了。三大爷脸色越发的难看。

    朱铁柱也是咬牙硬撑,脸色臊的呦,别提了。

    在看儿子在人家女知青跟前那副没骨头的样子,都后悔为啥要磊院墙了。一步错步步错,他咋就正道不过来了呢。

    朱老大可不觉得如何,还觉得挺有面子的呢:“张同志,你快放下,我们一帮的男人呢,哪用你呀,你在这里帮我们张张眼就成。”

    朱铁柱搬着的大石头,差点砸脚背子上。

    这都半天了,才弄出来这么点活。三大爷都后悔接这活计了,隔壁田家干活的时候,人家两口子恨不得把活都给干了。

    再看看这边,人比石头还多呢。这朱家可真是富裕了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朱大娘弄了一张大桌子,老爷们就七个。

    乡下女人不上桌子的,朱老大哪看得了两位城里女同志不上桌子呀:“妈,张同志同郭同志还没地方坐呢。”

    朱大娘忍无可忍:“女人不上桌子,我们一会后吃。”

    朱老大:“那怎么可以呢,这可是城里来的知青同志,男女平等,都一起吃,都一起吃。”

    就那么大一张桌子,一起吃,你站着呀。

    朱大娘气的牙跟疼,你妈还没吃呢,你咋看不见呢。

    张月娥跟郭晓梅也是个大方的,端起碗围着一帮的老爷们就开始吃饭:“没事,大娘,没那么多讲究,都是革命同志,一起吃就可以。”

    三大爷脸色那个臭呀,他是师傅,能一样吗?朱大娘脸色都能耷拉到地上,这城里的知青,不管男女脸皮都够厚的。

    朱老大吃饭的时候还开口询问呢:“张同志,听说你们要跟人搭伙,找到地方了吗,来我家吧。”

    朱铁柱实在忍不住在旁边踢了儿子一脚,就这个吃相,还是别召引的好。

    张月娥看着桌上的青菜心说,就这个菜色,她才不来呢,不过人家说话很有方式的:“要是能来那肯定是好呀,我跟大娘投缘的很呢,就怕麻烦大叔大娘,我看着家里人口多,怕是没地方住。”

    可不是没地方住吗,三间屋子,老两口带着小四丫住一屋,剩下的哥两住一屋,弄一个女知青过来你这是准备让你爸妈分开呀?可真是孝顺的好儿子。

    三大爷都不厚道的笑了。

    朱铁柱心说,老大要是真敢开口,他直接打死这东西省事。

    丁卯:“让我说张同志住进来不方便,我们哥几个住进来,倒是能跟你们兄弟挤挤。”

    要是住进来的人多,朱大娘还是愿意的,口粮跟过来,能多少捞点。

    朱老大虽然对知青们都很崇拜,可男人跟女人还是不同的,他们家可是在住不进来四个大老爷们了:“我家确实小了点。”

    朱铁柱终于松口气,还以为大儿子要为了知青,自己找地方住去呢。

    下午干活的时候,这些知青不过是稍稍的干了一会就告辞了,说的很实在:“叔,我们看着人多,用不开,我们就先回去了。”

    朱铁柱还能撑住说句客气话:“今天麻烦你们了。”

    朱老大再人跟前恨不得感激涕零的,就差送锦旗了。

    三大爷:“这村里我看着也就你会教孩子,老二有本事,老大会说话,看看这个客气的。”

    说完闷头干活就不在搭理朱铁柱了。

    朱铁柱有被人给臊了一次,看着打鸡血一样的儿子能说啥呀。

    朱大娘从后院摘菜回来,这些知青刚走,碰上个尾巴,吃完就走这都是谁的做派呀,还城里知青呢,呸了一口就回去了。

    牛大娘看着这群知青走了,才磕着瓜子过来看热闹,谁家有事,她都这个做派,三大爷都习惯了。这牛家的在村里算是最闲的了。

    牛大娘:“老大呀,听说你长本事了,啥时候当上朱家大家长了。”

    朱老大还以为说他家能有知青帮忙磊墙的事呢:“不是多大的事,就是跟他们平时处的不错。”

    牛大娘看看那边知青的背影,撇撇嘴:“咋地,不是中午吃喝不好,知青们看不上才走的吧。”

    这个猜测跟事实相差不太远。

    朱大娘从背后:“你个挑事多嘴的婆娘,怎么处处都有你的事,我家不富裕,吃口喝口还是有的。”

    三大爷在边上撇嘴,那倒是没错,那么多人一张桌子,就吃口喝口。还不如人家隔壁老二他们不管饭的吃的好呢。现在想来多收人家孩子钱了。

    牛大娘:“哎呦看你这个性子,我这不是看你家都套院墙了,过来热闹热闹吗,再说了你家老大都本事了,也替你高兴呀。”

    朱大娘没吭声,总算是没白瞎这堆管知青一顿饭。好歹他们老大在村里人口中有本事了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