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下手晚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帽子扣的,田花个蠢货竟然还跟着符合:“就是,就是。”

    田小武:“闭嘴,你能代表咱爸了,咱爸哪句话说把知青安排在田野家了。在看你跟人后面吆喝,你看我揍你不,滚屋呆着去。”

    田花在外人面前掉了面子,立刻就掉眼泪了:“妈你看他。”

    队长媳妇叹气,闺女傻她可不傻,还能看不出来闺女让人当枪使了呀:“该,瞎搀和啥事呀?屋呆着去。”

    张月娥脸色不好看,队长媳妇这么说田花,那就相当于驳了她们的面子。

    恨身边的两个猪队友。有求于人就不知道软和点,扣那么大的帽子干什么呀。

    当然了这事还得看田大队长的意见。

    张月娥看向田大队长:“队长,牛大娘家确实挺好的,能同牛大娘搭伴,我们也愿意的,只是牛大娘家连个院墙都没有,你看我们两个女同志,到底不太方便。”

    田小武说话带刺:“听你这话,我们上岗村还得由着你们挑拣着来呀。”

    田嘉志:“高墙大院里面同年轻老爷们一块进进出出的就方便了呀?”

    好吗,这才是神队友呢,配合的这个默契,田野都替张月娥臊得慌,让人这么嫌弃,还能坚持的住,这是个人物呀。

    必须不能招惹,不等田大队长开口,先把自己的意见表达一下吧:“我一个乡下姑娘,也不懂什么事,就是因为我家有院墙才不好让你们住进去,回头让村里人说,谁知道你们关上大门都做了什么呀?”

    张月娥深吸口气正义凛然的说道:“我们是新时代的女性,身正不怕影子歪,不畏惧这些闲言碎语。”

    田野:“张同志大城市来的人,有见识,自然是不怕这些的,不过我家老二怕呀,我们还得在村里过日子呢,好好地正经爷们让人传成这样,那还能见人吗?”

    郭晓梅:“不要脸。”

    田野心说最不要脸的就在你边上呢,就没见过这么脸皮厚,上赶着往上贴的,忍不住打量田嘉志,要不是看上人了,他们家真没有吸引这两女知青的地方了。桃花呀,烂桃花。

    田大队长看看田野,在看看田嘉志,就不知道丫头对老二这么用心,跟老母鸡护崽一样,生怕被人给抢了。这都超水平发挥了呢。

    这老二要是一心一意的跟丫头过日子还好,这要是将来有个什么事,这丫头怕是得要死要活的。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田大队长那要是在把两人弄到田野家去,那不是给人添堵吗。

    再说了,本来也没有让田野跟知青接触的意思。谁知道会不会被这些不着调的人攒对出来什么邪魔外道的思想呀。

    田大队长放下手上的烟袋锅子:“张同志呀让我说,丫头话糙理不糙,有院墙有有院墙的好处,没有院墙有没有院墙的好处,我也知道张同志光明磊落,定然不怕村里这些闲言碎语的,这样牛家没有年轻人,你们说话不方便,就去王寡妇家吧,有年轻人在,你们也能交流交流。”

    郭晓梅差点尖叫,那个大鼻涕,看着就恶心,别说交流了:“王寡妇家,还有大半小伙子呢,怎么住呀。”

    人家田野家还有大半小伙子的老爷们呢,你们怎么挤着抢着往里住呢。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可张月娥就不开口,由着郭晓梅随便说。

    田大队长:“怎么没法住了,你们跟着王寡妇一屋住呀,张同志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歪,丫头不也说了吗,王寡妇家没有院墙,随便大伙看着呢,只要咱们行事本分,不怕他们嚼舌头根子。”

    田野特别舒心的望着队长家小院的天空,咋就那么痛快呢。

    突然就觉得自从跟田嘉志定亲以后,她田野就跟转运了一样,话都不用她多说,就万事顺遂了呢,难道命运坎坷还能冲喜不成。

    话说天都要黑了,能回家了吗,忍不住看像田嘉志然后咧嘴就笑了。

    田嘉志看到田野心情好,拎着东西就出来了,跟这帮脑子有坑的多说一句话都浪费时间:“叔,婶,天色不早了,我先带着田野回去了。”

    田大队长:“行了回吧,明天去县城拉粮食,换一波人去,你们就在家歇着吧。”

    田嘉志明白,这是轮流让村里有需要上县城的人家,趁这机会才买点东西。

    往年都是给公社交公粮的时候,大伙轮流去城里的。

    田野:“婶子,我们走了。”说完跟着田嘉志身后小媳妇一样的走了。

    唯一让人觉得看不过眼的就是,田野手里打包小包的拿着东西,他们家老爷们手里空空的。呵呵,这个场面,习惯习惯也就不觉得有啥了。

    队长媳妇还能淡定的感叹:“你说这人就得有人在边上看着,教着,当初我给丫头那么多的好东西,丫头连句客气话都没有,这才几个月呀,都知道跟我打声招呼就走了。”

    田小武:“那是,我们老二多本事呀,在笨蛋的丫头都能给教出来。”

    张月娥跟郭晓梅两人在队长家院子里面有些尴尬,张月娥:“队长,去王寡妇家的事情,我们在想想。”

    田大队长脸上不高兴:“行,你们自己有去处我也不拦着。”

    张月娥跟郭晓梅告辞了。

    田小武:“呸,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以为咱们乡下人,就任他们挑练呢。”

    队长媳妇:“去去去,跟谁学的,大老爷们一副娘们做派,再看到你这样,老娘抽你。看看人家老二,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还有长相。成天跟人一块玩,怎么就不学学人家的好。”

    田小武这个憋屈啊,反驳吧,被夸的是他们老二,不反驳吧,自己憋屈的慌:“我也不差呀。”

    队长媳妇:“差远了,告诉你呀,现在出门打听打听,十个丈母娘,九个稀罕他。都后悔自家下手晚了,不要彩礼都愿意把闺女给老二呢。”

    田小武:“这么招人呀,我也不差呀,还没定亲,怎么没人愿意把闺女给我呢?”

    队长媳妇:“真是气死我了,就你这个屁屁溜溜的劲儿,十个丈母娘九个吓跑了,还给你呢,你就不能稳重点呀。知道害臊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