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过冬
    ,!

    那是肯定成呀,不过就是不太愿意,田嘉志觉得拒绝田小武有点不厚道,让自家媳妇跟别人摔跤,田小武都不成。

    田嘉志:“其实你别跟我比,跟村里人比,已经是很有力气的了,咱们哥两凿石头,可不是白凿的。”

    田小武皱眉,他是厚道,可不傻:“老二,你还跟哥们藏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摔出来的力气,咋的,还真的跟丫头说的那样,祖传的本事,不外传,你跟哥们见外呀。”

    操兄弟太好,没有**,婉转点表达都不成。

    田嘉志:“乱说,回头我跟你一起摔,成了吧。”

    田小武得意:“这就对了,不过你成吗,不会没学全,不如那丫头摔的好吧。”

    田嘉志隐晦的看看田小武,你作死呢呀,非得找田野揍你,人家早就憋着劲儿呢,别说他容不得媳妇跟别人摔跤,那也是真的在拯救哥们呢好不好。

    田小武:“什么意思,真没学会呢呀。”

    田嘉志:“就是没学会你也得忍着,你跟田野摔跤像话吗。”

    一句怎么不像话,田小武憋在嘴里没喊出来,忘了田野是女的。

    然后看向田嘉志:“老二,你把哥们想成什么了,再说了,那野丫头也就你把她当女人。”

    好吧,哥两再好也得掰,打打闹闹的,这事掰扯不清楚。

    田小武带着人到公社的时候,田大队长同朱会计又找了几辆大马车。这样的话,有两天就能把粮食都拉回上岗村了。

    大伙看到公社给他们的粮食,一群人脸上都是兴奋,今年能过去了,招呼着一起装车。

    这时候就看出来了,田嘉志这个半大小子力气竟然真的不小,在跟边上吭哧吭哧一代一百斤的粮食都扛着费劲的朱老大相比,大伙都知道田大队长跟朱会计为什么不给朱老大整分了。

    田大队长看到这个场景就觉得田嘉志够长脸。孩子有出息。

    都是亲侄子,朱会计能说什么呀,朱家老哥非得把两儿子一块弄出来让热掂量,怎么就不知道把不提气的儿子关在家里藏拙呢。

    好几马车的粮食装好之后,大伙跟在马车的后面回村,车上装着粮食,连大队长都是走路回去的。

    田嘉志手上的东西放在粮食车上了。

    爷几个边走边说,田大队长:“买了这么多。”

    田小武:“咱家的,都是咱家的。”唯恐别人不知道,特意嚷的很大声。

    刚才两人还打闹呢,这会就又开始为老二操心了。

    田大队长有时候都想,自家蠢儿子被田嘉志给下药了。这要是个闺女,就没有田野什么事了,心都在人家田嘉志身上呢。

    田嘉志跟在队长身边走呢,也不管田小武嚷嚷什么:“要过冬了,不知道啥时候下雪,多买点准备着。”

    然后又说:“往年田野家里都没有这些东西,不然也不用一次性的买这么一堆。”

    听见的都点头,可不是这么说吗,田嘉志买的东西,谁家没有呀,只要或多或少填补点就成,就田野家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缺,可不都得靠买吗,两孩子过日子真不容易。

    朱会计:“缺啥,少啥,就去叔那边看看,你婶子过日子仔细,家里都有富裕的预备着。”

    田嘉志:“知道,不找婶子,我们还能找谁去呀。”

    仇富心里什么的,立刻就降低不少,就是老二有点本事,那么大的孩子能存下什么啊。

    何况田野那是家徒四壁的主,为了定亲成亲还弄出去那么多的粮食,两人能撑着过下来,没饿死那都是不错了。

    余下的钱,也就够买点这些平时用的东西了。都不容易。

    一路上大伙跟田嘉志招呼的比来时候还多呢。

    丁卯扫了一眼,拿着小镜子的朱老大,这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你说得多蠢,才能把自己给弄到这份上。

    真是后悔死了,幸好村里人没把这事跟他们知青搀和到一块。

    想到这里,看看边上的何阳有些不自在。

    一行人拉着粮食回村,村里可算是热闹了,看到粮食大伙眼睛都是亮的,不用发愁今年的日子了。粮食才是老百姓的根本。

    大队长:“大伙别乱,等明天把粮食都拉回来,就给大伙分下去,公社说了,咱们大队在今年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还能把公粮交上,是咱们公社头一份的,来年大伙好好干,得对得起公社没有忘记咱们。”

    田野远远地听着田大队长在喊口号,大伙的热情都给呼吁起来了。

    这就是号召力还有渲染力。田大队长才是田野爬不过去的一座山呢。

    田嘉志田小武两人拎着东西过来,田野一手就给拎过去了:“我拿着吧,你们不用跟着去卸车吗?”

    田嘉志看着田野就笑,眉眼弯弯的,心说回头田野用了香皂洗脸肯定更好看。

    田小武:“那么多人呢,不用我们,先回家。”

    这么多东西太打眼了,再看看田嘉志,总觉得他们家老二最近脑子都不咋好用。笑的怎么那么邪性,还是看着黑猴精笑。田小武忍不住打个冷颤。

    田野听说田小武回家,就想把他们家的东西给分出来,田小武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先回我家。”

    田野用眼神询问田嘉志,这小子又吃疯狗药了,怎么就乱咬人呢。

    田嘉志:“咳咳,小武是怕咱们东西买的多,招眼。”

    说起来这都是自家人添乱,在田野面前田嘉志有点不自在。

    田野心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去田小武家就去田小武家吧,左右这些东西都是他们两个买的,跟她没关系。

    满村人都知道田野在家里没啥地位,不当家的。买什么花钱都是田嘉志说了算的。

    田大队长把活计交给朱会计以后,也跟着田小武他们一路回家了。

    看到两人大包小包的东西,脸色不好看,在城里的时候不显,到了村里,实在是打眼。

    哪有这么买东西的呀?都想踹倒霉孩两脚,看有两骚钱骚气的。

    田嘉志在朱家长大,自小就有看朱家两口子脸色的本事,见田大队长扫了两眼田野手里的大包小包脸色就变了,一琢磨就明白了。

    立刻开口:“叔,听说往年下雪以后,没准到过年都路都不通呢,我准备的东西是不是少呀,除了火柴,咸盐,碱面,蜡烛,还用准备什么别的不?”

    田大队长点点头,有算计,不算是瞎买:“不用那么担心,就是真的少了什么,跟村里人匀一点用也方便。”

    田嘉志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头一年过冬,田野没有啥算计,我这心里有点不踏实。”

    田大队长叹口气,就比他二儿子大几个月,他们家小武哪用操心这个呀,怪不容易的。

    不过往年田野一个人不也过了吗,这小子就是瞎担心:“没大事,下雪别跟人家是的满山转悠,老实的在家呆着就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