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蠢蠢的
    ,!

    跟着大队长来县城拉粮食的,都是年轻人,一来装车不是很累,年轻人能干,二来就是年轻人想到城里走走。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去公社需要点时候,田小武他们一帮人就在供销社走走。

    田嘉志这段时间在大队干活,出门时候不多,家里要填的东西也多。

    田小武这个啃老族,有队长媳妇塞过来乱七八糟的票,都是田小武他哥给家里换的,平时也用不上,都给田小武塞过来了。

    两人手里有钱有票,在一帮人里面算是豪的。

    放在平时,田小武肯定一番大爷想买啥买啥的拽样,可身边跟着别人,他不给自己考虑,得为老二想想。

    朱老大这个脑子有坑的跟着呢,谁知道会不会被刺激到,回头找田嘉志的麻烦呀,上次栗子仁炖肉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呢。

    少有看到田小武进城犹犹豫豫的时候,往日可是风风火火的呢,田嘉志:“咋了,忘带钱了,我这里有。”

    田小武拉着老二走开一些:“你家朱老大跟着呢,咱们买东西好吗,不然下次在跑一趟。”

    田嘉志扫了一眼朱老大:“不用,我成亲了,过自己的日子,还要看人脸色不成。”

    田小武:“他要是回家闹腾怎么办,你妈就怕被他攒对了。”

    田嘉志:“不差这一次,爱闹就闹好了。有本事自己挣去,没本事就看着搀着呗。”

    田小武看着田嘉志不放在心上,跟着松快不少,猥琐琐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就等着这天呢,是不是?”

    田嘉志没有田小武看到的那么高兴:“以前想过,现在就想过自己的日子。”

    那边有人招呼:“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还不快点。”

    田小武:“来了,来了。老二,咱们在买点肉,丫头炖的可真香。”

    田嘉志:“嘴馋吧你,幸好不是姑娘,不然婶子还不得发愁死,谁家能看上馋婆娘呀。”

    田小武:“说啥呢?说啥呢?还是兄弟不?”

    两人打打闹闹的就跑起来了。那气氛就不是别人能插进去的。

    朱老大用鼻子冷哼。边上的知青丁卯也不是个省心的:“你这亲兄弟跟人家都没法比呀,不知道的以为你家老二队长家的儿子呢,你家老二不简单呀。”

    朱老大:“六亲不认的东西,有什么不简单的?”

    丁卯被噎住了,这个蠢货,他们倒是想着跟田小武交好呢,你见田小武鸟过谁呀。那可是队长家的儿子呢。

    边上的知青何阳看看两人,什么都没说,这两都不是好东西,一个看不得别人好,一个想要去蹭人家的好。

    要入冬,虽说上岗村距离县城不算是很远,可要是万一下雪,十天八天的进不了城的时候也是有的,生活用品都得多准备些。

    田小武按着队长媳妇的交代买了盐,火柴,碱面,还有点棉布。

    田嘉志买的东西就杂了,这些生活用品除法,还给田野买了块香皂。

    想到田野白嫩的脸,田嘉志觉得用肥皂太委屈田野了。

    田小武指着田嘉志手里的香皂:“哎哎哎,老二你拿错了。”

    田嘉志把香皂收的紧紧的:“怎么错了?”

    田小武:“这个才是洗衣服的。”

    田嘉志抿嘴,哥们你多事了,我这是给我媳妇洗脸用的,好半天就没有憋出来这句话,周边人多,他就是脸皮厚,也不好意思嚷出来。

    田嘉志:“没错。”

    田小武:“错了。”

    售货员早就认识这两人了,印象深刻:“这给媳妇洗脸洗手最好了,没错。”

    田小武怒瞪田嘉志:“你给田野买的?”

    田嘉志脸色通红,谁说跟这个蠢货做亲兄弟的,这种事情非得嚷出来吗。

    田小武指着田嘉志:“老二,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到底变成啥样了,田小武也说不出来。竟然给野丫头这么舍得花钱,就野丫头那张脸配吗,啊,配吗。

    田嘉志谁都不看,对着售货员:“就要这个。”这是坚定到底。

    朱老大在边上比花他钱看着都难受。他出门的时候也跟家里要钱了,算上自己平时攒的也就三块钱,田嘉志跟田小武那一堆东西,怎么也得十几块钱的。

    而且里面有的东西那就不是光有钱就能买的,朱老大鼻子都气歪了。

    可惜人家连鸟都没有鸟他。

    丁卯心里也不得劲,他一个城里来的,还不如两土豹子出门有面子呢,看着朱老大鼻子都喷火了,捅捅朱老大的胳膊,指着一面镜子:“你家大娘不是媳那个吗?”

    这东西绝对的奢侈品,朱老大:“我妈不喜欢这个。”买了这个,他还能有什么钱了。

    何阳皱眉对着丁卯:“别多事。”

    丁卯不耐烦:“关你什么事。”

    何阳:“你代表着知青呢,搀和人家村里事能落什么好处,到时候被村里人排遣,还不是大家跟着一起占包。”

    丁卯冷哼一声,总算是不说什么了,要是因为自己多话真的闹出来事情,牵扯到知青这边,何阳回去跟知青们说了,自己在知青里面也要受到排挤的。

    他不过是一时心情不忿而已,犯不上。

    这朱老大实在是蠢的很。

    朱老大来县城,最想要的就是弄身军绿色的衣服。不过他兜里这点钱,弄一身那是别指着了,而且供销社里也不买这东西。

    朱老大转悠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供销社里面货物不多,朱老大最后给自己买了双鞋,一双胶皮底子鞋,军绿色的,两块多,手里也就没剩下多少了,他攥着不敢花了。

    在看到田嘉志竟然还在买东西呢,有用的没用的都一大堆了,心里别提多欧了,他是老大,让老二抢了风头不说,凭什么呀。

    在看到刚才丁卯说的小镜子的时候,朱老大才福至心灵:“老二,妈媳这个,你把钱给了。”

    说的这个仗义。

    售货员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不觉得如何,整个上岗村进来的人都愣了。朱老大竟然脸皮厚到如此地步。

    大伙都看着田嘉志,有些人嫉妒田小武他们两个花钱,就想看乐子。

    有些人厚道点,都替老二为难,当儿子的给亲妈买东西应该的,可他这情况,还有眼下的情景,买了也忒膈应呀。

    田小武嘴巴都气鼓了:“朱老大,你咋这么恶心呢,别逼着小爷揍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