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再次震惊的力气
    ,!

    田小武:“昨天那个女知青还往我家跑呢,要跟田花一块住,让我给轰出去了。听说,那丫头要过来跟田野一块住呢。”

    田嘉志害臊的看了田野一眼,装模作样的说道:“跟田野一块住,咋地我们才成亲的小两口,因为他们还得分开呀。”

    田小武心说,快得了吧,还当哥们不知道呢,你们本来就没在一块。哼,给老二面子,这事还是装不知道吧。

    看着田嘉志的样子特别想踹人,田小武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不愿意搭理老二的时候:“行了,我就是跟你们说一声,这两天没事咱们哥两出去转转吧。”

    田嘉志:“转什么转,趁着不下雪,还不得把家里柴禾弄回来呀。”

    田小武恨铁不成钢,家里有个大力士不用,留着长毛呀。

    田嘉志:“小武,晚上套车把柴禾来回吧。早弄到家里放着舒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下雪了呢。”

    田小武:“也行,听说过两天要去县里拉粮食呢,到时候你得陪着我,去县里,咱们哥两好好地玩玩,来回还有车坐。”

    田嘉志一脸的欣喜:“好事呀。”

    接着就要开口,让田小武半路给拦住:“别,就咱们哥两,你别招呼别人。”

    田野,心说我在家里做点什么不好呀,就那么一条破街,要啥没啥,我还不愿意去呢。弄得跟争风吃醋是的。

    田嘉志歉意的看看田野:“下次有机会再带你出去玩。”

    当我媳,田野:“要套车,还不趁早,大队等着用车的人家多着呢。”

    好吧,两小子蹭蹭的就跑了。田野把手里的活计都放下,先把过冬的柴火弄家来,这是正事。

    趁着锅里有水,煮了十几个鸡蛋,带着当干粮。

    田小衙内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两人赶着大骡子马车回来的,田野带上干粮,水葫芦,拿着几根大绳子就跟着两人走了。

    田嘉志:“不用你去,小武我们两个就成。”

    田小武翻白眼,就不知道老二咋想的:“老二呀,力气这东西,留着也没用,用完了还来呢。”

    田嘉志被田小武挤兑的脸色通红,这小子太讨厌了。

    田野跳上车:“走吧,家里没活了。”

    田嘉志:“那你就跟着我们出去玩玩,柴禾我们哥两早就砍好了,背下山,运回家就成了,不费事。”

    田小武笑嘻嘻的:“有你帮衬着不费事,要是我们哥两估计得忙活两天,听老二说家里媳妇败家,两铺炕天天烧,柴禾少了不行。不然我们哥两也不用这么辛苦。”

    田野还没开口呢,田嘉志:“别听他瞎说,山上柴禾有的是,干嘛不弄暖和点呀。这能是败家吗?”

    田小武:“老二,你能在出息点不?”

    田嘉志看看田小武,意思我挺有出息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人开始喜欢斗嘴了。

    大车只能在山脚下,田嘉志跟田小武砍的柴和,都是找距离马车辙近的地方,这样背着省劲。

    田野既然出来了,就不会看着,田小武他们背好几趟才能装一大车,有田野这个大力士在,三人跑两趟,大骡子都要拉不动了。

    田小武:“老二呀,以后你们要是没钱了,带着丫头给人家拉车就成了,还不用喂草料。”

    干活还被骂牲口。田野要回头打人,田野那身力气,真的招呼田小武,得好几天爬不起来,田嘉志拉着田小武就上车跑了:“赶紧走吧,趁着今天有车,来回多跑几趟。”

    装车省事了,两人回家卸车还累的半死。田小武真的是羡慕田嘉志了,家里有个大力士,以后老二可轻巧了:“老二呀,我看着你这媳妇真的挺好的。”

    那不是废话吗,田嘉志赶着空车回来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

    有田野在,两人只要来回赶车,卸车就忙活够呛,根本就用不到他们两个山上背柴禾,田野一趟一趟的早就把路边堆了一大堆的柴禾了。

    田小武满脑袋大汗:“老二呀,咱们两,弄了这么多的柴禾吗。有这么多吗。”

    两人弄得柴火,满山堆,没成想归拢一一起这么可观。

    田嘉志看看路边的柴禾,这都要拉不过来了:“都摆在这了,还废话。”

    田小武:“我看着这丫头,三两下就能砍一背柴禾,下次咱们哥两在也不费这事了,还是让丫头来吧”

    田嘉志:“要点脸不?”

    中午田野拿的鸡蛋当干粮,不过看到一车一车的柴火回去,队长媳妇给他们蒸了混合面的勃勃。看来是高兴了。

    上午给队长家拉了三车柴禾。下午田野家跑了三趟,晚上回去天都擦黑了。

    村里人看着眼红,这还没开始过冬呢,人家就把柴禾准备好了,多有打算呀,还那么多。

    有人说两句好听的,两孩子有出息,知道过日子。

    说句不好听的,大队的骡子,往死了用呢,天都擦黑了还拉车呢。

    田小武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特别不好看,他们倒是想着这么用骡子呢,他们也得有这把力气呀。

    说白了,他们能弄了回来这么多的柴禾,那就是因为田野力气大,换成田嘉志他们两个,顶多从山上背下来两车,一家一车就忙活一天了。

    他们两个壮酗子还这样呢,换成劳力少的人家,一天也就砍回来一车,看着他们一车一车的往回拉柴禾,怎么不嫉妒呀。

    田嘉志跟田野没说什么,这种事情,这些人也就敢在他们跟前说,到大队长跟前,没人敢说,更没人敢专门针对田小武说,田小武那是完全沾了他们的光了。

    最后一车柴禾是田野家的,田野特意把后院的玉米掰开看看,虽然还差了点有点嫩,也定浆了。

    干一天活挺累的,看到玉米竟然真的能长熟,田嘉志高兴地嘴巴都合不上了,过年开春,或者过年的时候,拿出去,都是钱呀。

    田野:“掰点玉米送地窖里面去,把青玉米秧装一车回去喂骡子。”

    田嘉志挑眉,这事做的周全,看回头还有人说嘴不。

    田嘉志赶着骡子还回大队的时候,村里人都看着呢,那么多的青饲料呢,这事做的至少让人说不出来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