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短碎
    ,!

    张月娥同志没觉得自己的要求多不合理,他们来入伙都是带着口粮的,过来就打算把事办成了。

    可看到门神一样堵在门口的田嘉志,心里有点打鼓,不准备让进门吗:“朱老二同志,我是过来帮着田野同志收秋的,你是不是应该把门打开,请我进去。”

    还请你进去,我都想把你摔出去,田嘉志冷哼一声:“我家人手够用,不用你帮忙。”

    张月娥:“你怎么能这样,我是好心过来帮忙的。”

    田嘉志:“我家不缺你的好心,你要是真那么热情,王寡妇家才缺劳力呢。”

    说完咣当就把门给关上了。张月娥就没这么挫败过。竟然连门都进去。

    她还想先看看,屋里的环境呢。

    田野:“咋回事,找你的。”

    田嘉志脸色通红:“胡说,我成天跟小武在一块,跟这帮脑子有坑的从来没牵扯。”

    田野:“不是就不是,你急什么。再说了,你这是带有个人意见看人家知识青年。”

    田嘉志一脸的你必须相信我。

    田野:“知道了,那她干什么的。”

    田嘉志:“谁知道干什么的,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往后离他们远点,不是一路人。你是我媳妇,可别跟田花是的,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我比他们能干多了。”

    田嘉志就怕田野跟村里一帮傻妞是的,见天的眼睛围着男知青转,他这是全面防御,连女知青也防上了。带坏了怎么办。

    尤其是田野说道知青的口气,让田嘉志不乐意。往日没看到田野绕着知青转,竟然不知道这人对知青印象这么好。

    张月娥来田野家敲门,田野家院墙严实,可外面不是呀,那不是张月娥没能进门口说话吗。

    连朱家在牛家可是都看到了,牛大娘偷懒,刚过来前院这边,就看到张月娥了:“哎呦,丫头,贵脚踏贱地,过来帮忙的呀,田野家不用,我家用呀。来跟大娘去后院,你叔自己干活,我这正发愁呢。”

    张月娥脸色黑的跟泼墨一样:“大娘,田野自己一个人,我才过来帮忙的大叔这边有大娘在呢,我就不过去了。”

    牛大娘:“哎,你这丫头就不对了,田野怎么是一个人呀,老二不是人呀,你个丫头家,干活还挑人家呀。”

    田嘉志听着外面的对话,机会教育田野:“我就说这人过来肯定有所图吧。少搭理她,你心眼少,斗不过她。”

    田野:“你才缺心眼呢。”别以为她听不出来,心眼少就是缺心眼。

    田嘉志觉得田野哪都好,就是不分好歹。

    两人继续干活,听着外面张月娥三两句打发了牛大娘走人了。

    田野就纳闷了,跟这人也没接触呀,到自家来做什么,忍不住仔细端详田嘉志,头发半长不短的,该理发了。

    桃花眼肯定是招人的,脸上多少有点肉了,看着少了朱大娘口里的刻薄,只是棱角还在。

    鼻子也挺好的,客观的说,这就是个很标准的美少年,所以说这丫头冲着田嘉志过来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田野觉得田嘉志这个发型要是在弄弄就更好了,一时技痒,一时嘴欠加手欠:“回头我给你收拾收拾头发吧。”

    田嘉志根本就没有考过,田野会不会,头发好不好看的问题,只要田野愿意捣鼓他,怎么都成:“好呀。我这就给你找刀片去,小武家就有。”

    好吧田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田嘉志已经跑了。恨自己多嘴。

    不过她给小侄子弄过头发,还是挺简单的,尤其是这个年代的理发工具,手工推子嘎吱嘎吱几下子就完事。不太讲究美观问题的。

    田野用过削发器,那东西简单,好用。

    农村人不不会为了弄个头发跑城里理发店去,家家都有推子,或者削法器,有时候头发削的狗啃的一样,养两天就看不出来了,谁也没笑话过谁。

    田嘉志不光借来了削法器,还借来了队长家的手推子。顺便捎带了田小武。

    田小武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盯着田野:“你又要拿老二干什么,你会不会呀,你就敢下手,也就是老二惯着你。让我妈给推多好,非得折腾。”

    田野看看田小武,本来想对付对付就行了,现在不那么想了,他非得弄个好看的头发,让田小武这个嘴巴讨厌的玩意,求着她给理发。

    田野告诉田嘉志:“锅里有水,你先把头发洗洗。”

    田嘉志屁颠屁颠就去了,对于酗伴的担忧,一点都没有考虑到。

    等田嘉志洗好头发,做好,田野手拿着工具要干活的时候,田小武在边上唧唧歪歪的说什么不让动手,愣说田野要遭禁田嘉志。有这么用词的吗。

    田野:“你想怎么样?”

    田嘉志:“小武没事,我一个爷们,大不了光头呗,我放心让田野遭禁。”

    会说话不,愣是让田野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憋屈死了,白让我遭禁我都不遭禁。

    恨自己嘴快,给自己找麻烦。

    田小武更憋屈,就没见过老二这样上赶着让人遭禁的。显得他咋那么多余呢。

    老二不提气,他不能不管呀,田小武:“我让你咋弄你咋弄?”

    田野才不听他的呢,拿起田嘉志一缕头发,卡擦就给削了一半下去。

    田小武在边上嚷嚷的人心烦,田野手上削的就更狠。

    田小武着急死了,想要拉田野,或者把田野给挤边上去,可没有田野力气大,人家抬抬胳膊,就给他挡开了。根本就凑不到跟前去。

    老二的中分都让丫头给弄没了呢,可惜只能在边上跳脚:“你个丫头,你等着,敢把老二弄难看了,我就给你剃秃瓢,让你做没毛的黑猴精。”

    又听见黑猴精了,田野阴测测看了田小武一眼。

    田野让田嘉志去洗头发的时候,田小武松口气,虽然没看出来好看,好歹没光瓢不是,兄弟还能出门。

    绕着田野抱怨:“你看看你做的好事,老二一脑袋长短不一的头发,狗啃的一样怎么出门呀。”

    田嘉志抖抖脑袋上的水:“挺好的。”

    田野不吭声等着看效果。田嘉志洗过头发,田野上前巴拉两下,擦办干,效果出来了,短碎。

    田小武不墨迹了:“咳咳,还成吧,也就那样,不算是太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