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什么情况
    ,!

    田嘉志太关注田野了,发现田野今天耳朵后面好像没有涂到,有点发红。

    然后低头看手里的饼。在看田野跑出去仓促的脚步,脸颊突然就火一样的烫,三两口把饼塞到嘴巴里面,端着菜盆就进屋了。

    田小武看他们家老二看傻了,那可是糖饼呀,这么吃不烫吗:“老二,糖饼不烫吗?”

    田嘉志说话有点不利索:“烫,什么烫呀?”

    好吧,然后才感觉到,嘴巴很烫,糖饼里面的糖很烫。一张脸上的表情可痛苦了,咽不下去吐不出来的感觉呢。

    也不明白,自己着急把糖饼塞到嘴巴里面干什么呀,又不用毁尸灭迹,又没有人看到,自己急慌慌的做什么。郁闷死了,男人的沉稳哪去了。

    田小武难得对他们家老二闹情绪:“该。”兄弟内杠了呢。

    田野洗手进来:“看着做什么呀,先吃吧,回头我在把锅里的饼拣出来就好。”

    田小武扫了两人一眼,又特别看看田嘉志,怎么看自家老二都是对田野很有意思的那个。

    至于田野,那真是个傻的,还是个憨的,狗屁不懂的。除了吃就是吃,也不知道还知道别的不?

    想当初他们兄弟一块私下还说过人家田野的话多了,说人家黑猴精,说丫头傻吧呵呵的,磕碜的能吓哭孩子。

    谁知道他们家老二立场那么不坚定,竟然把黑猴精真当宝了呀。这年头变化这么快跟谁说理去呀。

    田嘉志可不知道对面发小风起云涌的心思,眼里除了田野没别人了:“咳咳,你也吃。”说完盛了一碗菜汤递给田野,又给田野捡了一个糖饼。

    田野感觉就是不自在,我家,我吃饭还用别人招呼吗。这饭还能吃不?

    不过也没好意思拒绝,默默地拿过田嘉志递过来的东西开吃,吃饭吧,嘴巴堵上了,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田野小瞧三人的饭量了,两大锅的糖饼,三人都给包圆了,田野理所当然的主力吃货。

    田小武揉着肚子:“你到底在白面里面掺了多少的棒面呀。怎么你家的白面还没吃完。”

    就知道这小子不光吃,还嘴欠。

    田嘉志:“有你吃的,你还挑剔,吃着好吃就成了呗,你管田野掺了多少的棒面。”

    田小武:“我那不是想着回头告诉我妈一声,回头家里的白面也这样吃。虽然黑了点,可味道不错呀。”

    田野心说,这本事除了我没人能做的来:“我也不说好,就是随手搀和点。”

    田小武:“你咋这么不长心呢?”

    田野磨牙:“人说吃人嘴短,你长心了呀?”长心的人刚吃玩人家的饭,肯定不会说这话。

    田小武被噎的,下地就走了。

    田嘉志:“这小子最近脾气咋这么大呢。说生气就生气。”

    田野心说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哼,中二了。”

    田嘉志挠着脑门,不懂呀:“中二是什么?”

    田野:“你前些日子,动不动就气冲脑门,做些没脑子的事情,那就是中二了。这不轮到小武了吗。”

    田嘉志黑着脸端着桌子出去了。好半天进屋,闷闷的对田野的话反驳:“不是我们哥两中二了,是你嘴巴厉害了。”

    田野心说可能是终于有人跟着她说说话了,所以话多了,也利索了。一不小心就跟田小武一样嘴刁了。

    吃过饭两人背着篓子,去后院挖自留地里面的白薯。

    这时候就显出来有院墙的好了,家里的事情外人看不见,不用听东一句,西一句的念叨。光听院墙外面别人说闲话了。

    朱家就是朱铁柱在各种调教糟心的儿子。

    西院就是牛大娘在各种理由少干活,最好牛大叔一人把活都给干了。

    田野感叹:“你这院墙套的好呀,一举数得。”

    田嘉志笑的有点憨厚,不过跟他那张脸不搭配。不是一个型号的。

    田嘉志:“当初没有那多的想法,就是想着咱们家舒心点。”

    一句咱们家,田野啥话都不说了,最近田嘉志动不动就在田野跟前说,我媳妇,咱们家,咱爸,咱,什么的,让田野有点头皮发麻。

    田野自留地种的东西杂,白薯不多,两人又能干,没有一会就收拾完了。

    背到前院晾几天,在入窖,吃着甜。

    田野到底没忍住:“这要是没有院墙,怕是这回肯定有人追着你问,咋不给你家干活呢。”

    田嘉志:“我家在这呢,他们家不是有大儿子呢吗。”

    说完就走了,田野心说这是生气了,早知道不开玩笑了。

    前院两人把红薯摊开,挖坏的挑出来。准备晒几天,蒸出来晾干。

    田嘉志一边倒腾前院这点红薯一边疑惑的说道:“我没觉得挖多少呀。怎么放到前院就这么多。你背了这么多的东西过来吗。”

    田野心说,那是,我背过来的时候,每次都从空间偷渡出来点,可不就比刚才在后院时候多吗:“你忘了,上午你弄回来的一框子也搀和里面了。”

    然后翻白眼说道:“放心吧,没人白给你送红薯过来,大家都媳着呢。”

    真是这么回事,这东西到没粮食的时候那都是救命的,谁都不会白给别人家。

    田嘉志还是想说,那也没有这么多。不过东西多是好事,以往在他们家,朱大娘就忌讳孩子说,东西少,不够吃什么的,说是越说越少。就得往多了说。

    田嘉志咽下嘴巴里面的话,低头干活。

    两人正忙活呢,院子外面有人敲门,田嘉志:“不是小武过来帮忙了吧。”

    说着就去开门。结果有惊喜,竟然是下乡知识青年进门了。

    田嘉志脸色有点黑:“你们做什么有什么事。”

    张月娥今天中午去田花家找过田花了,也说了自己的困难。

    田花同志还是很乐意帮助她的,可惜条件不准许,他们家房子虽然不错,不过屋子少,还有田小武在呢,根本没有给别人住的地方。

    张月娥同志什么人呀,在这破地方,能看入眼的,也就剩下田野家了,因为田野家有院墙,房子也好。这不是直接就过来了吗。

    田野心说,什么情况,难道田嘉志都已经入了女知青的眼了吗。这是桃花债上门,自己这时候算是女配还是女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