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有桃花
    ,精彩小说免费!

    这可真是再难听没有了。田嘉志在前面都笑了,田小武这嘴巴关键时候还是很管用的。

    张月娥在厚的脸皮,也不敢往前凑了,她不缺吃的,家里给她粮票了,她不缺地里这点白薯,没想着让人接济,怎么就被这两人说成要饭的了。

    太可气了。对女生这种态度,诅咒两人这辈子打光棍。

    可惜没找到田花,他们过来上岗村的时候是春天,赶上大旱,屋子住着除了闷热还算是凑合,连阴天的时候,把屋子修补修补也还能忍。

    屋里偶尔掉下点雨滴,用盆子接着,还能苦中作乐。

    可自从入秋之后,一天比一天凉,屋子四处透风。阴冷阴冷的,张月娥想到冬天要再这样的地方过冬,都不寒而栗。

    索性他虽然看不上田花,可从来没有交恶过。本来打算跟田花说说,跟她去队长家过冬,还没等开口呢,田花就好几天没来知青点了。

    天越来越冷,张月娥那不就着急了吗。

    她可不是村里那帮花痴,奔着田小武的男色来的,她还想着回城呢,从来没想过在乡下过日子。

    孙大妞看到田嘉志回头的时候,心里一高兴,想着能搭上话了,可立刻就被两个女知青给抢了主场。郁闷死了。

    在村里就田嘉志跟田小武两个人不把女知青看在眼里,说话也给村里人争脸。尤其是田嘉志说的话,孙大妞就觉得真有气势。

    看着两人都走远了,还半天没回神呢。

    田嘉志跟田小武两人的框子也算是满了,人太多,他们两也不抢了,直接回家。

    田嘉志笑话田小武不会哄姑娘:“小武呀,你嘴巴这么厉害,回头哪家姑娘敢跟你结亲呀。”

    田小武:“懂什么,哥们嘴巴厉害,才能护着媳妇呢,村里老娘们吵架厉害着呢,等我有了媳妇,这种事都不用女人出头,男人就给办了。”

    田嘉志:“你可真出息,这都想着帮女人出头,跟一帮老娘们吵嘴了呀。”

    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田小武:“还没媳妇呢,就开始有怕媳妇的潜力了。小武姿态很高吗。”

    田小武:“乱说,这才不是怕媳妇呢,这叫体贴,懂不懂,懂不懂?”

    田嘉志笑着就跑了,看着田嘉志背着框子还能跑起来的背影,田小武就有点嫉妒了,田嘉志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背着个框子还能跑起来。

    当初他们哥两差距可没有这么大,喘着粗气追着田嘉志后面:“老二呀,你这力气越来越大了呀。”

    田嘉志想起来田野的建议,替田小武头皮发麻:“咋的,你也想力气变大点。”

    田小武:“怎么,哥们比你又不差,是不是有什么绝招。”

    田嘉志:“你不是看到了吗,每天摔两下就好了。”

    田小武黑脸,那是摔两下吗,那是摔趴下,:“真是为了练力气,不是因为田野那丫头故意收拾你。”

    田嘉志:“哼,我们两好着呢,干嘛收拾我,我可不是你,现在就给怕媳妇找借口,哥们顶天立地男子汉。”

    说完把胳膊上的肌肉亮出来给田小武看。

    田小武看着确实嫉妒,老二胳膊竟然这么粗了,还都是硬硬的肌肉。

    撇撇嘴,大老爷们被女人摔来摔去的说是练功还成,被女人拎来拎去的时候少了呀,还说什么顶天立地。且蒙谁呢?

    挥挥手:“得得得了,咱们哥们跟前你硬撑什么呀,谁还不知道谁呀?”

    说完就回家了,这算是跟田嘉志分道扬镳了。

    田嘉志这个郁闷呀,怎么就走了,什么叫‘谁不知知道谁呀’他知道自己什么呀?

    背着框子回家,田野在后院已经把地里的白薯秧子割完了,都晾在猪圈墙上。老母猪仰起脖子就能自己拽下去一捆,随便它吃。

    田嘉志心说就外面围着田小武一堆的闺女,都没有田野一个人能干,看看把家收拾的利利索索的,上哪找这样能干的媳妇去呀?

    关键是还比外面一帮的闺女好看。还就自己能看。想想就得意。

    田野:“回来了”

    田嘉志:“恩,看看,白得一大筐的白薯,到底自己在队里挣工分合算,往年可没地方找这么大的白薯去。”

    田野心说,你们两个藏心眼,故意给自己留下的好东西,可不是能找回来这么多吗?

    也不说破这两小子这点糟心事:“我去烙糖饼,你要不要喊小武过来吃呀。”

    虽然两人不欢而散,吃东西还是应该叫一声的,田嘉志:“小武那小子,小性的很,说话的的时候好好地,说恼就恼了,算了我有媳妇的人,不跟他一毛孩子一般见识。我这就喊他去。”

    田野看看田嘉志,随他怎么说吧,他舒心就好。

    至于自己,尽量往开了想吧,干嘛让自己糟心呀。是不是谁媳妇,那还得自己说了算。

    发面糖饼,挺普通的东西,可放在现在,那是能给孩子当零食的好东西。

    田野手里不缺白面就是拿出来不太方便。幸好她自己倒腾出来的白面,里面麦麸子弄得不干净,看着不是那么白,跟掺了玉米面一样,不过吃着特别香。

    田小武来的时候,田野都已经把糖饼烙出来一半了。

    西锅里面炖着大白菜,连汤在菜都有了。

    田小武,拿着一个糖饼就往嘴里放,也不怕烫到。

    田野顺手递给田嘉志一个,没得先便宜了别人,自家人还一个没吃呢。

    田小武吃完一个才开口:“别说这丫头手艺不错。”田野心说我权当是夸奖了。

    田嘉志:“确实好吃。”说着就把吃了一口的糖饼,递到田野嘴边,田野忙着灶台上的活计呢,没空吃饼。

    看到嘴边的东西田野特别纠结,没跟人这么吃过东西,在看田嘉志那边:“吃呀,挺好吃的。我帮你拿着。”

    这要是拒绝的话,是不是不太给面子,不过吃别人咬过的东西,还是有点下不去口:“先吃吧,我一会自己吃好了。”

    田嘉志执着的给田野,伸着胳膊往田野嘴巴里面送,这么好吃的东西,田野忙活了那么大半天了,怎么能不先尝尝呢:“没事,我帮你拿着,咬一口,甜得很。”

    废话,糖饼能不甜吗。

    田野绷着脸,在田嘉志殷殷期盼下,咬了一口。这感觉糟糕透了。

    赶紧的把锅里的饼,来回翻腾两下,抬脚去外面洗手了。

    田小武扫了一眼两人,撇撇嘴,冷哼一声,拿着桌子进屋吃饭了,等小爷有了媳妇,比老二还知道心疼呢。

    一个丑了吧唧的野丫头,也值得这样稀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