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被调戏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嘉志有点落寞:“出来的时候,看到我妈在跟人打架呢。”

    田野看到田嘉志提起朱家,大多数时候,都是中二,抽风,愤愤不平,较劲的样子,如此落寞自伤的时候真没有几次。

    口气都跟着软了几分:“打输了?”不然不至于让田嘉志这样呀?

    田嘉志心说输赢管我什么事,又不是为我打架。

    看着田野口气软,脸色都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觉得受用,还有人是在意他的想法情绪的。

    跟着又失落几分,必须得说,刚才失落那是真的,这会一半装给田野看的:“她听不得别人说朱老大半分不好。”

    原来是打架的原因刺激到田嘉志了,田野:“哦”

    除了这个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人了,有心摸摸田嘉志的脑袋,这个好像不太合适。不过眼前这人真跟丧家之犬有的比了。

    田野:“你喜欢吃甜的,我给你做糖饼吧。”话题转的太突然了。

    田嘉志:“家里还有面吗?”

    田野心说我在安慰你,这时候你只要回答喜欢不喜欢就可以了。怎么关注点永远不在正地方上呢。懊恼死了。

    两个都跑偏的人在一起,话题到底能跑多远,是个大问题。

    田嘉志自动带入田野省吃俭用才的模式:“以后我挣大钱,给你买吃不完的大米白面,不用你在这么省着过日子。”

    田野心说,我真没咋省着,那是因为家里真不缺:“只要吃的好,吃的高兴,吃什么不重要。”

    好吧,她就是这么一说,她还是很乐意吃细粮的。说着口水就要出来了。

    田野还说了后院孵蛋的母鸡,以及日渐鼓肚子的母猪,家里日子蒸蒸日上,谁有空因为不相干的人生气呀。朱大娘为啥跟人打架还是问题吗?

    田嘉志心情好了,田野舒口气:“看吧,心情好了吧。”

    田嘉志看着田野眼里都是他,忍不住心里刺刺痒痒的:“你把脸洗干净了,让我多看看,我心情更好。”根本就不用这么跑马的话题哄人的。

    田野好半天之后,才明白过来,她让人给调戏了。拎着田嘉志一顿好收拾。

    田嘉志光躲着不还手,让田野给欺负的特别凄惨,嘴巴上还嚷嚷着:“你是我媳妇,我看看怎么了?我说的没错。”

    看来是打的不够。田野气嘟嘟的回屋睡觉了,这小子胆肥了。看来晚上的摔跤要继续,还要加时。就得摔得他没时间胡思乱想才行呢。

    田嘉志揉着胳膊,肚子,还有脸巴子,疼的直吸冷气,这可不是小女儿家的娇娇羞羞拳,那是一顿重锤老拳呀,下下都打得实实凿凿的疼死了。

    跟书上写的那些乐趣,情趣天壤之别。田嘉志百分百确定,他享受不了这个,他们两口子之间不需要这样的交流。这书上写的也有骗人的呢。

    关键是他媳妇有一身与众不同的力气。

    对于吃的,田野从来都是认真严谨的态度,不光是嘴上说说,别看生气了,还是弄出来点面,揉上面起子,就是小苏打,放在热炕上蒙上厚被子发上了。

    村里人发面没有酵母,一般都是用面肥,可也没有几户人家吃的起细粮,还是隔三差五的吃,所以都用面起子发面的。就等着明天吃糖饼了。

    一大早田小武就过来找田嘉志了,两人背了两个大篓子出去,田野本来要跟着的,不过被田小武给拦下了:“我们哥两出去,哪有你的份。”

    好吧,田野直接关门了,这小子怎么那么嘴欠呢,比牛大娘还嘴欠呢。

    想谁谁到,就听见牛大娘在门口外面,急慌慌的拍着大腿:“哎呦,真的呀,这么大的事我竟然不知道,早知道昨天我说什么也该去大队的。”

    田野忍不住摇摇头,这位为了娱乐传播事业也真是尽心尽力了。

    大队开会最后悔的不是朱铁柱,朱老大,竟然是牛大娘。因为没看到热闹。

    田小武跟田嘉志才出门,也听到牛大娘这中气十足的额叹惋惜之音了。

    田小武:“昨天要是牛大娘在,肯定比这热闹。”

    田嘉志没吭声,好歹闹出来热闹的是他妈呀。

    田小武:“一大早我妈都把田花关在家里了,就怕他再跟朱老大他们混,告诉你个消息,这次朱老大可臭大了。”

    田嘉志那是打定主意不认朱老大的:“他好坏跟我有什么关系。”

    田小武看看田嘉志,哥们还能不知道哥们的心思呀:“看你假的。”

    两人去地里干活,俩小子鬼着呢,哪有白薯心里都有数,直奔地头就去了,一会就弄了半框子,一脸的土,田小武乐的光看到白牙了。

    以前他哥回家刷牙,他说假模假样的,看到田嘉志刷牙,立刻就跟风开始刷牙了,如今最大的爱好就是露齿傻笑,因为牙白。要说他们家老二有见识呢。

    田小武:“老二,那些书你真都看懂了呀?”

    田嘉志:“看懂了。”

    田小武不太自在:“那明天我去你家看书吧。”

    田嘉志:“咋了?”

    田小武挠脑袋,为了跟上哥们的进度,同哥们并肩战斗,他都奋斗了两晚上了,啥都没看懂。

    田嘉志看看田小武的样子,完全是从经济角度出发考虑:“来吧,有伴,还省电费。”

    田小武:“就是,就是。”两人一边干活,一边说笑,自嗨自乐,一会身边就围了几个孩子。

    田小武跟田嘉志大方,找到小一些的白薯,都给他们,孩子们高兴,跟着热闹,里面竟然还有朱小三呢。

    倒霉孩子凑过来:“二哥”

    田嘉志弄了两块大的赛朱老三框里。

    朱老三呲牙就乐:“二哥,大哥昨天被爸打了,今天又被爸轰出来地里捡漏了”

    田嘉志不想听家里的事情。朱小三:“妈去给大哥托媒人,说亲了。”

    田小武:“你哥要说亲了,他见天的盯着知青点呢,能乐意。”

    朱小三一脸的严肃深沉:“那是他们的事,二哥我想着,大哥要是说亲,我就跟大哥分家。”

    噗嗤,田小武差点被自己绊倒:“你才几岁呀就分家。”

    朱老三:“怎么不能分,我爸妈总不能连着老大两口子一块养呀,村里好几户人家,不都是成亲一个分出去一个的吗,不然我们兄妹不是吃累大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