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开大会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大娘听到一群老娘们这么说她宝贝儿子,脸都绿了。

    再让这群妇女说下去,他儿子那不就毁了吗。都不开骂了,直接扑过去就开打。

    跟一群的妇女撕扯起来了,当母亲的护着儿子,一挑一群母爱的伟大,这时候在朱大娘身上那是凸显的淋漓尽致。

    就这份维护,铁定的亲儿子。

    朱大娘不光打,还骂,对着一群妇女都不带落下风的:“一群嘴上不积德的破落玩意,你儿子才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中呢,谁在敢背后说我儿子,我撕烂她的嘴。”

    说闲话的是一帮小媳妇,面皮薄,背后讲究人,本来就有点心虚,光躲,没敢还手,也没有朱大娘这个过半百的老女人泼辣,愣是让朱大娘占了上风。

    有小媳妇厉害点的:“你儿子要是本事,怎么就大队都不给满分呢,我们也没说错呀,因为兄弟媳妇家吃口肉,他一个大伯子,跳着高高的骂,不是馋是什么,我们说错了怎么地。”

    朱大娘母狼一样的扑过去,恨不得把人小媳妇的衣服都给撕扯坏了:“我叫你说,我叫你说。”

    打的人家小媳妇直害怕,还是人家里长辈过来,给拉开的,自家人因为嘴碎跟人打架肯定不对,可被人打成这样,朱大娘也真是太过分了。

    换成都是年过半百的妇女,大队外面骂的可难听了。

    朱大娘不是因为儿子被人说才动手的吗,一群的老娘们专门数落朱老大一身的毛病,别说干啥啥不中,吃啥啥没够,连不正经,见天的盯着女知青,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话都满天飞了。

    外面闹腾的厉害,有人招呼朱铁柱,你家婆娘跟人家在外面吵嘴呢。

    朱铁柱一张老脸更臊得慌了:“败家老娘们”就出去了。

    屋里人都看着田嘉志,毕竟那是他妈。

    朱会计:“老二看看去吧”

    田嘉志没动,不过田小武拉着田嘉志就出去了,他可不能让哥们在大意上站不住脚,不就是看看吗,权当是看偏心老娘们的热闹了。

    看着老二脸色不好,田小武:“你爸也是命不好,摊上这么一个惹是生非的老娘们,怎么就没有消停时候呀。”

    田嘉志扫了一眼田小武,你一脸看热闹的样,如此说我妈,你确定你是在安慰我吗。

    田小武挠挠脑袋:“就看看热闹,又没让你劝架,不出来总是不好的。”

    田嘉志拍拍田小武要是没有这么一个哥们,他都不知道日子过成啥样,两人的交情说什么都多余。

    等出来,看到朱大娘一挑一群的英勇站姿,再配上朱大娘的污言碎语,谁都知道,当妈的护着崽子呢。

    田嘉志脸色冷的能结霜。

    田大队长媳妇,因为他家小武挣整分,红光满面的脸上都是骄傲。

    同同样激动满面的朱大娘可是鲜明对比。

    朱大娘越是护着朱老大,对于田嘉志来说那就越讽刺。

    偏偏还有人过来说:“老二,你妈对你哥可真是够护着的。”

    在田嘉志听来就是,你是你妈亲儿子吗?

    田小武觉得老二听到这话肯定心里不舒服,瞪了来人一眼:“老二,没出息的爷们才让人护着呢。”

    好吧真的挺安慰的,当然了朱家老大顺便让田小武给按上了一个没出息的名声。

    还有些人想要说田嘉志,你妈在跟人打架呢,你怎么不上前呀。

    愣是被田嘉志的脸色给逼退了。想到这孩子也不容易,朱大娘光知道大儿子没出息被人说嘴了,怎么就没想到二儿子有出息,还挣了整分呢。

    哎,谁让自己不长眼,把有本事的儿子招出去了呢,赖谁呀。就是可怜老二这个孩子了。

    大队开会,就这么闹闹腾腾的散了。

    朱大娘被朱铁柱给拉走了,败家婆娘,不懂事,本来想着赶紧的给老大张罗个媳妇呢,这下子好了,这么闹腾,名声直接就散出去了。

    朱铁柱一路上的脸色比田嘉志还难看呢。

    田大队长跟朱会计出来说道两句:“没事家里多干活,一张破嘴少到处嘚嘚,哪都有你们的事,都给孩子积点口德。”

    好吧这算是把全村的妇女都给说了一顿。

    还有人不干呢:“说两句怎么了,我们又没有说错,她上去就打人,还有理了。”

    朱会计:“还能怎么着呀,你们嘴巴,手上也没饶人呀。行了都散了吧,一个大队住着,可别不依不饶的了。”

    大队长跟会计都这么说,再不愿意大家也不会闹腾了。

    田嘉志跟田小武分开,自己回家。

    田野才在空间里面出来,摘了不少的的新鲜黄瓜屯着呢,想着回头拿出来淹点酸黄瓜,腌菜这东西出入大,相隔时间长,拿出来多少都不显眼。

    空间的院子里面田野种了一茬的萝卜白菜大路货,回头等自家院子里面的白菜下窖的时候,田野准备顺手偷渡一部分出来,这样一冬的青菜就解决了。

    余下的没法多弄,也弄不来,农村条件就这样,没有别的新鲜菜了。

    外面那么热闹田野都不知道。

    田嘉志回来脸色不好,田野:“大队开会,没有好消息呀。”

    田嘉志:“都是好消息,没有坏消息。”

    田野:“那你怎么脸色还不好呀。”

    田嘉志:“我脸色好着呢。”好吧光听这几个字,就知道这人心情真的不好。

    田野抓了一把新炒出来的瓜子,拿去西屋给田嘉志:“谁惹到了你了。”

    田嘉志拿着瓜子脸色真的缓开了:“没人惹我,跟你说,来年开春在出工,我就挣整分,跟你一样多。”

    田野跟着眉开眼笑的:“这是个好消息。”

    田嘉志:“你别觉得我不如你能干,可我也是爷们了。”

    田野顺着说道:“那是,我能干,也是白瞎给别人干了,也没多挣工分。”

    田嘉志:“就是这个道理。”

    田野心说因为这点事,肯定不至于变脸:“那能说说谁招惹你了不。”

    田嘉志抿嘴:“我爸听说小武我两过年挣满分,就想把朱老大的工分提提,结果被大队长跟朱会计给驳回去了。”

    田野一脸怀疑的看着田嘉志:“那你应该高兴呀,不用抡锤子费劲,都能让朱老大不痛快了。”

    这个真的说道田嘉志心里去了,朱老大不得意,他就舒心了。

    被田野这么肯定的看着,怪没意思的,说的自己多小心眼一样。虽然真的是事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