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一块肉引发的战斗
    就这么放着田野在家自己折腾,田嘉志也不放心,到下工的时候,田嘉志蹭到朱会计媳妇跟前。

    趁着周边没人注意,尽量让自己显得很不经意的开口:“婶,田野这两天喝糖水呢,还有什么要注意的没有。”

    这这话问的也算是有技巧。

    朱会计媳妇开始都没有回过味来,看了田嘉志好几眼,见这耳朵根红了,才想起来怎么回事:“喝糖水呀,没事,别着凉,别太累了就成。不是头一次吧?”

    想想田野那身板,不是没可能。

    田嘉志哪知道呀,脸色更红了。

    朱会计媳妇看着田嘉志这个样,忍不住就取笑了一句:“咋地,不好意思了。”

    田嘉志顺着杆往上爬:“咳咳,本来就不太好开口,要不是婶,我也不敢问别人呀。”

    朱会计媳妇看看朱大娘那边,这两孩真不容易,打趣到:“行了,你还不好意思?你叔都这把年纪了,都没跟你是的问过这事。”

    被调侃了,田嘉志臊的呦。

    朱会计媳妇:“好了好了,记得给你媳妇多喝点姜汤,把姜剁碎了跟红糖一起放在锅里蒸成膏最好。哎,丫头不容易,干的都是老爷们的体力活,这两年冷了热了的,怕是没少受病,这事呀,你可得上心,落下病根有你们后悔的。”

    中午回家,田野把饭都做好了,就这么点不舒服真的不耽误干活,还在空间里面归拢了半天呢。

    可田嘉志看到脸色都黑了,愣是让田野炕上猫着去,恨不得把大被给捂上,

    田野:“你吃错药了,就是深秋了,那也能捂出来痱的。”

    田嘉志被噎的心口疼,这个话题他有点不好意思跟田野开口,可田野身边没有长辈,田野又有点特殊,村里的妇女怕是不太愿意过来教田野这个的。

    田嘉志连吃饭的时候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拿下桌,特别忧愁的看了田野一眼,就去堂屋了,田嘉志就在外面咚咚咚的剁姜末。

    出门的时候灶膛放了足够的柴火,把红糖姜末蒸好了才走,还特意叮嘱田野:“没事就炕上猫着吧,不用下地,有事等我回来在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