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人靠衣服
    因为头一天去挣公分,田小武全身心的兴奋,胶鞋,军绿裤子,他哥的白衬衣,都给招呼身上了,这年头条件不好的人家,相亲都没有这个装扮。

    田野侧目好几眼,在看看边上的田嘉志,也是军绿裤子,他们两成亲时候,田小武给淘换来的。

    同样是胶靴,这两小子倒腾猪槽子挣钱最猛的时候,一块买的。

    败笔在上衣,上衣是从朱家穿来的,从成亲就一直穿着的补丁褂子。

    幸好这小子个头高,身条不错,能撑起来点精气神,看着不比田小武差。不过田嘉志个头窜的快,褂子短了一节。

    田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好歹也是自己人,凭什么比不上田小武这个棒槌呀。

    去屋里把新买的秋衣给翻出来了:“换了。”

    田嘉志可舍不得穿新衣服:“干嘛呀,我去干活的。”

    田野就看了一眼院子里面的田小武,他不也是去干活的吗?

    田嘉志秒懂,这人情商高呀:“那个,新衣服干活穿我可舍不得,就穿这个,小武还没成家呢,得打扮打扮,没准干活的时候就让丈母娘给看上了,我不用。”

    未尽之意,我有媳妇了,我捯饬给谁看呀。

    田野嘴角都勾起来了,不攀比,踏实难得呀,还是把秋衣赛给田嘉志了:“换了吧,今儿回来的早,我洗衣服。”

    田嘉志想说,那也可以找件旧衣服穿,想到自己原本也没有什么旧衣服,再加上这几个月身条抽的快,个头还长了,就更没有合身的衣服了。

    再说了田野愿意看的话,他也是很乐意穿出来给田野看的。

    有点脸红,然后就进屋换衣服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算是田嘉志的第一件新衣服,原来都是穿朱老大剩下的,唯一一件穿着的军绿色的裤子,还是淘换来的。

    田嘉志摸摸软乎乎的秋衣,心里滋味有点复杂,欣喜,心酸,心动都有。

    想到要穿出去给田野看看,怪不自在的。

    田小武可不知道田嘉志这现在多纠结,在院子里面都等着急了,怎么越来越墨迹了:“老二,走了”

    好吧,田嘉志推门出来了,装作不经意的把褂子递给田野:“我去上工了。”

    田野扫了一眼田嘉志,挺普通的秋衣,让这小子穿出来挺精神的,绝对拉田小武好几里地。

    田小武出门扫了一眼老二,脸上的笑容看着都闪眼:“哎呦真精神,要不说咱们是哥们呢,老二呀,往后你就这么打扮打扮,让丫头知道知道咱们爷们多俊俏。”

    朱老二懊恼,脸红什么呀,刚才应该问问田野,这样穿好不好看的,也不知道田野看到没有。

    抿抿嘴,脸上表情严肃:“男人靠本事,俊俏有什么用,又不当小白脸。”

    田小武笑的有点贼,看看田嘉志,在瞄了一眼屋里的田野,心说,哥们现在可不就被村里人说成了小白脸了吗。

    不然朱会计怎么就不等明年,立刻就让他们两个出来挣工分了。

    不过这话就不用让朱老二知道了,糟心。

    老二啥样他心里明白,他妈说得对,老二有朱家那样的一个家,还是忍着点好,日子过得好就成,甭管别人怎么说。

    哥两说着话就出门了,田嘉志到底没忍住,关门的时候,扫了一眼田野。

    对着门口招呼了一句:“我走了呀。”

    田野心说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还是抬头:“嗯,中午记得回来吃饭,我给你放在锅里了。”

    田嘉志的心情瞬间就飞起来了,唇角上勾,脚步轻飘飘的跟着田小武走了。

    田小武嘀嘀咕咕的:“丫头片子,你那么惯着干嘛,咱们爷们上哪还用跟她交代,老二呀,不是说你,这个你得跟我哥学学,我嫂子从来不敢多问一句。”

    田嘉志:“我要是不说一声,中午回家能有热腾腾的饭吗?”

    那倒是,刚才吃饭的时候,田野还说让老二自己热饭呢,因为出门多一句话,直接就给锅里热着了。

    田小武挠挠后脑勺,那不是就应该这样的吗?

    因为碰到同样去上工的牛大娘,这话就给挡回去了。

    牛大娘出门看到这么亮眼的两人,绕着田小武跟田嘉志转圈的吧嗒嘴:“哎呦呦呵呵,这可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呢。看看这精神的。”

    田小武志得意满,眉毛都要飞起来了,本就讨喜的脸上,都是年轻人的张扬。

    田嘉志神色内敛,面容俊秀,对牛大娘没有好印象。

    绷着一张脸的时候,牛大娘都不好意思往跟前凑。就觉得这人跟城里人是的,都不像是老朱家养出来的孩子。

    田小武:“大娘也去上工呀,今儿队里干什么活呀。”

    田嘉志唇角缓缓地勾起一些些,尽管很克制还是能看出来心情很好。

    田小武这个嘚瑟的玩意,昨天就知道今天要做什么活了,还故意这么跟牛大娘说话,那不就是为了嘚瑟吗。

    果然牛大娘立刻说道上工的问题了:“小武呀,今儿跟着大队一块下地挣工分了,可真是本事,咱们村呀。朱家老大都多大了才跟着挣工分呀,你看看你们小哥俩,全村头一份。”

    田小武还是能撑住点的:“也是我们两个身材结实。”

    牛大娘:“那是,那是,不过这身衣服干活可遭禁了。”

    田小武心说不遭禁,他英武的身姿,今儿要好多人看呢,就得这么穿。

    田嘉志那是真的觉得挺遭禁衣服的,长得快,确实没有衣服穿了不得已呀。

    扫了一眼田小武,心里掂量了一下,不比哥们差吗。

    田大队长分配活,村里的壮劳力都去修水库了,剩下的都是妇女还有点干活不挑大梁的二把青子。

    田大队长先说两句,让大家好好干,才开始分活,眼下就是在上冻之前,把地给规整出来。

    地理的茬子归拢出来,活不累,还能给家里弄点柴火。

    田嘉志跟田小武在一群的妇女跟前算是突兀的,穿的挑眼,干活也利索。

    两人头一天上工,跟打了鸡血一样,干劲十足。

    跟同样在地里干活的知青们比起来都不差,一群的妇女更愿意拿朱家老大跟田嘉志对比。好吧人比人得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