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公愤
    村里人心直口快,看不惯朱大娘的多了,田大队长本家的一个媳妇就开口了:“朱嫂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当初你家老三叫丫头一声嫂子,你就闹腾到大队去了,你说丫头敢叫你敢应吗?谁知道被你泼什么脏水呀,再说了,大家伙都知道,丫头从跟你家老二定亲到成亲,你可是从来没让丫头改过口的,你让人家叫你什么呀。”

    边上的媳妇跟着说道:“就是,听说成亲你都没过去,你给人家改口费了吗。”

    朱大娘被一群人挤兑的,扭头就回家了。

    牛大娘在后面乐的声音最大。边上的妇女更看不惯牛大娘这样,来回挑拨的:“牛大娘我可是刚才还听你说人家小两口呢,转脸你这又成了好人了,你到底是哪边的呀。”

    牛大娘可不觉得磕碜:“我哪边的都不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呀?他们做事,还不行我说说了呀。”

    好吧这位天生凑事的。没有一会外面的人群就散了,就牛大娘搅屎棍子一样的人,谁愿意跟她多呆呀,谁知道啥时候搅合自家的事情呀。可不得远着点吗。

    家门口,田野先把手里的草放下,把背着的框子先弄院子里面去,不然大门口根本就进不去。

    田嘉志听到动静出来,就看到田野一趟一趟的往院子里面倒腾呢,好吧,难怪人家田野不在家里做饭呢,人家出去一趟顶的上自己出去好几趟的。

    作为男人,而且志向顶门立户的男人,这个认识是个打击。

    田嘉志:“够吃好几天了。”

    田野:“晾干了,回头打成饲料,冬天也能喂猪。”

    田嘉志:“还不够加工费呢。到时候再说吧。”

    田野也不多说,这事吧,她真不如田嘉志有经验,好歹人家养过猪呀,她就听说过而已。

    吃饭的时候,田嘉志感叹:“让我出去弄猪草,我不如你弄得多,让我在家里做饭,我也不如你有福气,处处都不如你呢。”

    田野新说这话哪来的呀。

    田嘉志:“你做饭,我都看不到粮食少,轮到我做饭,立刻就把粮食袋子弄下去一个坑。”

    田野觉得这饭没法吃了,心跳。这小子能不这么精明吗,你一个老爷们,天天观察这个有毛病呀?

    她哪知道,田嘉志天天的看着家里的粮食袋子,就怕把田野饿到了。整天的琢磨着,让粮食袋子鼓起来呢,能不敏感吗。

    幸好田小武来了,把这个话题给叉过去了。

    能去挣工分田小武挺兴奋的恨不得不吃饭就跑过来找田嘉志商量了。

    人家把明天干活的衣服都带着呢,说了明天哥两一块去挣工分,今天好好好地合计合计。

    田嘉志固然欣喜田小武在这陪着他,心里还有点可惜,田野今天洗脸之后,他不能多看两眼了,心里有点刺痒痒的。

    田野就纳闷了,两人天天的拴在一起,比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媳妇还栓的还紧呢,还有什么话,非得大晚上说呀。

    不怪自己多想,把两人往基友的道路上畅想。

    拿着田小武顺手带过来的鞋底子去了东屋。门一插就进了空间,空间里面多少活等着她干呀。

    不过今天进来就割草,他们家的猪需要青草料,可惜这东西跟村里的草都不太一样,不然做他们家的墙帽子,要比外面的草好的多。

    为了家里的牲口考虑,田野不得不在把菜园子扩大一点,这样的话冬天没有粮食也能给猪,鸡偷渡点吃的。

    这样的话,还要挖矿洞,把院墙往外面扩一点。地方大了,空间里面的活计会更多。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每天进来劳作?

    想想就发愁呀。好日子从来都不是凭空想来的,都是靠双手劳作,创造来的。

    做人得知足,村里好多人常年劳作也没有自己如今的日子,她就干这点活,真不算是什么。想通了,田野手上干活都利索多了。

    田小武这小子在这也有好处,那就是她能多在空间里面呆会,多干点活。

    不过再多也就不成了,身体吃不消。

    第二天田野一早起来就把饭做好了,为了田嘉志中午能够轻省点,还特意多做了些,现在的天气凉爽,饭菜多放一会也不会坏掉。

    田嘉志起来的也不晚,没想到田野都准备好了:“不用这么早起,你不是还要去上工呢吗,该多睡会的。”

    田野:“不用,我把猪鸡都喂了,水也放好了,中午回来,你就把饭菜热一热就能吃了。”

    田嘉志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去队里干活,才挣八分,跟你比差远了,哪就用你起来折腾了,以后还是我来吧。”

    人家田野挣十分,独轮车还能算两分呢,也没跟他是的呀。

    想到这个,田嘉志突然就觉得自己能去大队挣工分真的没啥了。

    想想昨天跟田小武两人的激动,田嘉志更不好意思的。怎么就不如一个女人淡定呢。

    田小武打着哈欠出来,跟田野跟田嘉志相比,这就是地道的衙内做派呀,不过人家有这个条件,家里队长媳妇就是这么惯着儿子的,他们两个嫉妒不来。

    田小武张开嘴巴就没好话:“老二,你跟丫头那么客气做什么呀,谁家老娘们不是家里家外的张罗呀。”

    田嘉志翻白眼,别人家老娘们能跟自家媳妇比吗。

    田野觉得吧,不定啥时候自己忍不住给田小武的碗里放点耗子药呢,要不然就是哑巴药。

    看到桌子上的饭菜,田小武总算是说句人话:“还不错,越来越有女人的样子了,给人当媳妇就得知道心疼自家男人。”

    田野揉揉脑门,她过了年才十六,正直青春年少,就成了老娘们了,脚丫子刺痒,想踹死这小子。

    田嘉志给田小武加菜,这个季节就是窝瓜,黄瓜,没别的了。意思相当的明显,那就是吃吧,闭嘴。

    可惜田小武一点都没有感觉伙伴的森森恶意,反而挑着眉毛,对着田野示威,一脸的看吧,我们哥们感情比跟你可好多了。

    田野就没见过这样的棒槌,蹦跶的还挺欢。眉头纠结的比看着田小武他妈都发愁。

    田嘉志扫了一眼田野,在看田小武,感觉自己不说话更好,怎么就又受夹板气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