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传言中的小媳妇
    见田野还是不说话,孙家小嫂子:“其实女人吧,多干点也没啥,左右你有的是力气。“

    然后继续开导田野:”再说了,朱家二小子到你家才几天呀,就给你操持着把院墙套上了,看着也是有个本事的,有本事的男人都摆谱,你可别听朱大娘的瞎闹腾。你也知道你这名声,要不是有粮食亲事都成不了,要是人家朱家二小子反悔了,再碰上一个不怕邪的可就不容易了。”

    意思就是为了有人要,受气也忍着吧。

    虽然交浅言深,不过这么压事的说法,还是很公道的,换成挑事的妇女还不定怎么挑拨呢。

    就比如牛大娘。

    不过听着憋屈呀。田野只能闷不吭声干活。反正她就是个不太会说话的。

    田野手脚利索,还有力气,一篓子的猪草三两下就搞定了。

    看着孙家小嫂子一把一把的割草,实在是憋气的慌,三两抱就把猪草给孙家媳妇把框子塞满了,好吧活计干的太快了。

    孙家小嫂子羡慕的看着田野:“可真是能干。”

    田野不多话,又弄了不少的猪草,从篓子里面掏出来绳子,捆了两大捆。背着框子,两手还拎着两捆,跟移动的草山一样。

    孙家小嫂子看的眼皮都跳了,喃喃的说了一句:“也难怪牛大娘那样说,要是跟你一比,我们这些女人可没本事让男人各个都当大爷。”

    心说幸好这丫头长得不咋样,不然真没女人活路了。

    田野听了一耳朵,也不多话,外面人说什么跟她关系不大,关上门家里什么日子,她们自己心里明白就成。

    两人就割个猪草的时间,牛大娘在村里就把田野在家受气,朱家二小子在家说一不二的事情给传的到处都是了。

    这年头没有文化产业,妇女爷们吃过饭之后都是扎堆外面扯大白的,可不就是方便了牛大娘消息传播吗。

    朱大娘在各种打击之后,终于听到了点挺腰板的闲话,不过也就是面上光,心里啥感触,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当家有什么用,儿子都跟她不亲,一分钱补贴不家里。没实惠。

    也就是听着还能顺耳点。总比你家儿子在人家受气好听不是。

    可惜就有人不想让她痛快,牛大娘:“朱家的,你这儿子养的可真好,把媳妇管的顺溜溜的。也是你有眼光,把儿子招进了田家那样的人家,除了担心被克死,可真是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不过朱家的,你也得说说你们家老二,做人可不能那么霸道,丫头干一天活回来也不容易,咋就还让人家出门割草呀,这不是把人当成牲口使吗。”

    朱大娘脸色都憋紫了,早晚撕了这个馋嘴婆娘的嘴巴。

    冷着脸:“好坏都是田家的事情,跟我们朱家什么关系”

    当妈的说这话,让村里的妇女都侧目,原本就是听说朱家的对儿子不咋样,今天那是亲眼见证了。

    牛大娘:“哎呦,你这是亲妈呀,都说我这后妈做的不好,我看着跟你比呀,我还成。一个村住着,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家老二看着可是个有本事的,你现在不认儿子,将来人家发达了,你在认,可没意思呀。”

    朱大娘:“认不认儿子碍着你什么事呀,一个婆娘天天在外面扯舌头,你家爷们怎么就不管管呢呢。”

    牛大娘气狠了,直接扯朱大娘的脸皮,连层遮羞布都没了:“你都把儿子扔出去了你家爷们都不管你,我就说两句,我家爷们为啥要管我。听说你还装病,想要人家老二给你家套院墙呢,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朱大娘:“你胡说,看我撕烂你的嘴巴。”

    牛大娘:“我胡说,你急什么呀,你就是做贼心虚了,村里人谁不知道你当婊子立牌坊,招出去的儿子还盘算人家家产呀。光想占人便宜。我呸,当你是什么好鸟,还在老娘跟前装人物。”

    朱大娘气的浑身乱颤:“他家就数十万紫金,我也不稀罕。我家有儿子,有人给我养老,你少埋汰人。”

    牛大娘:“大家都听见了,大家都听见了,这女人说了,不贪图人家田家家产,咱们都看着呢,这女人又给自己竖牌坊了。说一套做一套,没见过这么恶心人的。”

    田野老远的就听到了这边的热闹。

    孙家小嫂子听着都乐了:“哎呦,刚才还觉得碰上牛大娘这样的人,替你闹心呢,现在好了,你应该去感谢感谢牛大娘才对。”

    田野啥话都没说,脚步都没停,直接就回家了。

    孙家小嫂子心说,这人还不错,就是忒不爱说话。

    孙家大娘看热闹看的好好地,看到儿媳妇跟着田野一块回来的,立刻就过来了:“你咋跟这丫头回来的,不跟你说了么,这丫头邪性的很,以后离他远点,没看到连亲婆婆都忌讳成这样,连便宜都不敢占吗。”

    孙家小嫂子看了一眼朱大娘,挺同情这人的,被人家挤兑的没法去儿媳妇家占便宜不说,还没落下一个好名声,被人家说成忌讳儿媳妇才不敢占便宜的。

    这年头的儿媳妇都听婆婆的:“就是半路上碰上的。”

    孙家小嫂子是有主意的,才敢这样敷衍婆婆。换成老实的早就认错了。

    孙家大娘:“你就是主意大,什么时候吃亏了你就长记性了。”

    问题是碰上田野她都是占便宜的,所以真没怎么长记性。

    知道婆婆是好意,孙家小嫂子:“妈,我先回家了。”

    孙家大娘:“回吧,回吧。下次可绕着那丫头走。”

    因为田野路过,连牛大娘都闭嘴了。朱大娘一张脸冷若冰霜,要不是肤色暗黄,脸型消瘦,眼神阴沉,还挺有味道的。

    大家看到田野就这么过去了,根本就没往这边看,都忍不住看看朱大娘。

    牛大娘这个挑事精:“儿媳妇都不搭理你呢。”

    朱大娘嫌弃的看向田野的方向:“没人教的野孩子,连点规矩都不懂。”

    这话太不好听了,当初朱大娘在大队闹腾,说他们家老三因为叫田野一句嫂子,就被克的腿上扎了一个大口子的事情,可还没过多久呢。

    人家田野喊你你敢应吗,可不能翻过来调过去都是你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