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给村里女人压力了
    田野那是怕打击田嘉志的少男心呀,索性有田小武陪着呢:“不然就去试试,不行别逞强,咱们家里活也少呢。”

    田嘉志看着田野特别的不满意,有这么怀疑自家爷们的吗?媳妇太看不起他了:“家里这点活,早晚的我就干了,村里的妇女同样挣工分,那不是没耽误家里的活计吗。”

    田野就没好意思说,你把自己自动归纳在妇女队伍里面,是准备竞争上岗村的妇女主任吗。

    好吧,他自己觉得没有问题就好。

    家里养猪,养鸡了,本来田嘉志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出门,猪鸡都是交给田嘉志来养的,田野就是个甩手掌柜的,家里的事情很少操心。

    可人家要作大老爷们出去挣工分,田野自动分担家里的琐事,拿起框子,要去割点猪草回来。

    关键是要偷渡点猪草出来,眼看着就要下霜了,不多存点青草料,冬天牲口没有吃的,光吃粮食,他们家可没有这条件。

    田嘉志急了:“你做什么去呀,我割猪草就成,不用你。”

    田野:“我劲头大,出去能少跑一趟,你在家里做饭吧。”

    田嘉志不知道要感慨,田野勤快,上工回来还帮着他割猪草,还是懊恼,两人分工掉个了。

    做饭的不应该是他呀。真是好烦恼。

    好吧,没考虑很多的田野,也很烦恼。

    最近早出晚归的去水库那边挣工分,很久没有碰上村里的妇女了。

    出门割猪草的人,可不光田野一个,大家都想多存点青草料呢。

    牛大娘这人不干活,哪里热闹哪里呆着。

    田野跟孙家小嫂子一块背着框子走,牛大娘:“哎呦成家了就是不一样,看看咱们野丫头,家里外面的可真能干。”

    田野绷着脸,原来的时候我也一样没少干,用的这么夸奖吗。

    牛大娘:“丫头呀,你叔上工回来累的都不想动,你这年轻到底不一样,回家还知道跟着干活呢。你这样惯着老二可不好。”

    田野一点都不受她挑拨:“大叔都累那样了。大娘你还有心思在这边跟我们说话呀。”

    牛大娘:“且,你看你这孩子不懂事了不是,我这是躲出来,让你大叔消停的歇会。”

    边上的孙家小嫂子都乐了。牛大娘也是村里的一景了。

    没人搭理,牛大娘自己就能唱一台戏:“丫头呀,大娘不是说你,虽说这朱家二小子配你有点遭禁,可你也不能这么哄着人家呀,男人不能这么惯的,是不是老二不让你家呆着,让你出来干活的呀?丫头呀,家里是不是都是老二当家的呀”

    这一脸的八卦样,田野都不知道她还这么被关心着。

    孙家小嫂子年轻,虽然嘴快,不过心地还算成,关键是跟田野有过旧交情:“大娘,你说什么呢,村里谁家婆娘不是听爷们的呀。你这让人家小两口不和,可算是拆生分呢,不厚道呀。”

    牛大娘:“去去,年轻轻的懂什么呀,丫头那能跟咱们一样吗,丫头是招亲,不挺起来能行吗。咋能啥都听朱家二小子的。再说了,你说丫头家离婆家那么近,到时候老二要是有了外心,丫头呀,不是大娘说你,家底还不得都让二小子给倒腾出去呀。”

    担忧的很有道理呢,田野要不是心里有数,怕是都要跟着着急了。

    孙家小嫂子:“快别说了,村里谁不知道朱家二小子跟老朱家都要老死不相往来了呀,大娘你这不是让人家小两口生气吗。”

    牛大娘:“谁知道是不是人家朱家唱双簧呢,不得不防。”

    田野看看朱大娘,宅斗的好苗子。放在村里扯舌头真是埋没她了。屈才。

    田野:“大娘,我都跟朱家做亲了,家里就是爷们当家,他说什么我做什么。”

    朱大娘着急上火的:“哎呦,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提气呀,白跟你说了半天。”

    田野:“不然你说咋办?”

    牛大娘:“能咋办呀,你得当家作主,老二出去挣工分,你就该在家里看家,看好了,比挣工分不强呀。家看不住,挣来多少那不都白搭吗,还不够家里人往外倒腾的呢。”

    说的就跟她看到的一样。

    田野:“怕是不成,我家还欠着大队的欠条呢,不挣工分,拿什么还账。”

    牛大娘:“你这丫头咋就拎不清呢。”

    孙家媳妇:“听大娘的,拎的清,他们不就等着饿肚子了吗。”

    牛大娘:“去去去,别捣乱,丫头呀,至少你也不能这样呀,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看看你上工回来,还要割草,你家爷们躺着吃现成的呀。”

    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家热闹起来边上看个热闹嘛?

    田野就不知道牛大娘这么纠缠不清的为了什么:“我不养着人家,人家凭什么孝顺我爸我妈,给我老田家继承香火呀?”

    牛大娘被堵的呦:“哎,你这孩子,你说成天的这么折腾,让我们这些女人还有活路吗。”

    哪跟哪呀,田野都是蒙的。

    孙家小嫂子一脸的黑线拉着田野就走;“别搭理她。”

    田野:“大娘呀,你会的我不会,我力气大你也学不来,不用觉得不如我,大叔肯定理解的。”

    说的这个诚恳呀,牛大娘被田野膈应到了,脸色青紫一片:“呸呸呸,谁不如你呀,你倒是脸大。”

    这下子不用躲着她了,自动就跑了。

    孙家小嫂子:“哎呦笑死我了,看看刚才牛大娘那脸色。不过丫头呀,你这么能干,确实让我们这群女人有压力呀。”

    田野:“那咋不见有人争着娶我呢,没有嫁妆我连亲事都说不上。”

    虽然不情愿,也不愿意再让一群妇女恨他牙痒痒了。埋汰自己一两句就埋汰了吧。

    孙家小嫂子不太好意思的笑笑,然后看看田野:“朱家二小子,对你还好吧。”

    田野淡定的点点头。

    孙家小嫂子:“没有欺负你,家里活是不是都是你在做呀,他就不帮把手。”

    田野在考虑,实话实说的话,会不会让田嘉志没面子,这年头帮女人干活那不是好男人的体现,那是要被人笑话的。应下这话,也不好,感觉自己在抢功劳一样。

    见田野不说话,孙家小嫂子自动理解了:“你不是真的在家里受气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