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出战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虽然没听见两人说什么,不过西屋咣当咣当的摔跤声那是假不了的,田野咋舌于男人的友情。

    还有呀,都半大小子了,还这么摔跤,也没谁了。特别担心西屋炕,搁得住两人这么折腾吗。

    田嘉志这么长时间摔跤的效果就出来了,田小武被摔的软趴趴的在炕上摊着:“老二,你这劲头怎么长得这么大呀,出手怎么这么刁钻,看把我摔的,明明过年的时候,咱们两个还能摔平手呢。”

    田嘉志心情好,连田小武说他软蛋都高兴的忘记了:“那时候我瘦,现在我多壮实呀。”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平时被田野摔的多了,出手自然就灵活了。

    而且为了摔倒田野,他出手确实刁钻。看看被摔的烂泥一样的田小武,田嘉志在田野身上那点挫败立刻复活满点了。

    不跟田野比,他的力气还是很大的。

    一天一宿过去,外面的天晴了,田野的一双鞋底子也纳出来了。

    相比于其他的妇女,田野纳鞋底子要快许多,对田野来说扎针那点力气根本就不叫事。

    让田野说最费工的活,就是穿针,因为她手里针总是断。余下的那都不是活。

    田小武拿着田野弄好的鞋底子,嘴角都抽抽:“行了,我给我妈拿过去,让她帮你做鞋子。”

    说完就走了。

    看着田小武走了,田嘉志才过来关心田野:“还有针吗?”

    田野扫了田嘉志一眼,怎么感觉都是田小武是婆婆,她是受气的儿媳妇,而田嘉志是两头哄的那个。怎么就这么诡异呢。

    田嘉志:“咳咳,你要是不喜欢做,就放着甭管田小武怎么说,不会做针线的女人多了,也没见村里有光屁股的呀。”

    田野:“哼”关键是村里除了她就没有不会针线活的妇女。

    田嘉志看看田野特别想说,我能帮你纳鞋底子,不过总觉得这么说出来忒不男人,大不了自己偷偷的弄好了,给队长媳妇送过去,让她帮着做鞋。

    他们两人不说,谁也不知道鞋底子谁纳出来的。

    田野:“还成,不是很难。”

    田嘉志特别高兴,能穿田野亲手纳的鞋底子想想就让人心口发热:“等哪天我去城里,帮你准备几包针预备着。”

    这样说还是给田野面子呢,心说我多买点针回家准备着,不怕折断。

    说实话这种讨好,田野真不敢到高兴,这话本身就是对她针线活的一种蔑视。

    田野出门继续上工了。家里的零散活计都是田嘉志在做,粮仓上面的草席要揭开,趁着天好要把粮食里面的潮气晒出去。

    家里晾着的各种梨干,菜干也都要拿出来去潮气,还有后院的猪,鸡,都是麻烦活。

    田小武不高兴:“这不是给你自己找麻烦吗,我就说不该养这些牲口的。”

    田嘉志忙的甘之如饴:“谁家过日子能不养牲口呀。”

    田小武看着田嘉志特别的憋屈,都没有好意思说,老二干的活都要成了村里的老娘们了。他们兄弟的雄心壮志呢。

    田小武心里气,娶了那么一个磕碜的媳妇还变成了这样呢,这要是在有点姿色的,老二得变成啥样呀。

    田小武突然就不想那么早娶媳妇了,怕自己变成老二这样,以往他们哥两说走就走,说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有这么啰嗦。瞻前顾后的。

    村里能干的人都在水库那边挣工分,村里的活计田大队长也是组织着要开展的,不过没有什么重体力,一天七八分,妇女就能干。

    田小武跟田嘉志两人算是有门路的,被朱会计通知明天跟着去大队下地挣公分。

    田大队长都不知道这事,毕竟他儿子倒腾那点东西,比挣工分合算多了。

    不过朱会计也是好心,再说了,秋天的时候,到处都是吃的用的,乡下人都想到城里换点钱留着过冬。

    田小武他们在怎么本事,也倒腾不出来新鲜的玩意,遍地都是野果子,卖不上价去。

    在家里挣点工分也好,这年头大小伙子相亲,光有本事没用,人家姑娘家嫌弃你贼骨流滑,流里流气。

    想要娶个踏实的好媳妇,还得在村里有个能干的名声。

    田大队长估摸着,过了年就给小武张罗个媳妇,现在给儿子刷刷名声正好。

    听闻朱家现在手里有粮食,要给老大说个媳妇,朱铁柱的媳妇,四处张罗跑动,但凡家里有点名望的人家都没撘言。

    田大队长闭着眼睛都知道外面人怎么想朱家的,对儿子那么凉薄,对外来的媳妇能好就怪了,谁家养大的姑娘愿意让别人家遭禁呀。

    可不是没人愿意吗,再说了朱老大在上岗村那点出息,想要在三里五村的娶媳妇难,除非也是冲着粮食去的。

    不过朱铁柱肯定不会这么干,忒打脸。那不是变成了用二儿子给大儿子换媳妇了。到时候朱铁柱怕是没脸出门的。

    田嘉志能去挣公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他大哥是他爸走了朱会计的后门,才去村里挣七分的。

    而且才在村里干了半年多点,他跟小武竟然明天就能去村里跟着挣公分了,虽然比不上田野,可到底是他田嘉志当家老爷们的开始。

    能挣工分就证明能养家了。能说媳妇了。这是村里默认的事实。

    田野回家听到田嘉志要去村里挣工分,可不是这么想的:“你能行吗,还是在家里看看书吧,外面干活可不轻巧。”

    什么时候男人行不行的问题都不能轻易说出口,太打击男人的自尊心。

    田嘉志挺高兴的心情,就被田野给质疑了,能高兴才怪呢:“怎么不行了,你都能去挣老爷们的工分了,我跟一帮老娘们挣工分怎么就不成了。”

    田野听着这话,特牙疼,还一群老娘们,别忘了你妈也在这群人里面呢。那么多的书都白读了,用词都不知道用个好听点的。

    田野不是看不起田嘉志,动脑子或许这人还成,可真要说跟一群,这小子嘴里的老娘们干活,还真够劲,要知道村里的妇女干活可生猛了。

    田野头一次跟他们一起挣工分的时候,就很肯定的认可了她们的八分挣得实在。吃亏就吃亏在是妇女身上了。

    单凭劳动成果,绝对堪比挣十分的老爷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