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纳鞋底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心下冷笑,傻子才把闺女给他们家呢,田小武天生的一副恶婆婆嘴脸,还把闺女往跟前凑,那不是后妈吗。

    不过自己激动什么呀,这根自己没关系呀,她可没想跟田嘉志生孩子:“你的孩子,你随意,不过我劝你,多为孩子想想,还是慎重点好。”

    田嘉志听出来了,这要是因为将来同小武做亲,他还要跟田野生分了。有点闹心。

    两人气氛就凝泻住了,田野心说,我管你去死。

    田嘉志心说,小武多好呀,果然田野从头到尾眼睛都不咋好使。

    往后得跟田野好好地说道说道,至少得能分清好赖人。

    田小武顶着雨跑进来的。田野:“他这是消气了,又来了。这也太快了。”

    田嘉志:“小武才不是那样的人呢。”

    田小武进屋,上半身的衣物都湿了。把手里的东西扔给田野,利索的把自己的上衣给扒了。

    乡下人光膀子一点都不新鲜。问题是田野是姑娘,还是田嘉志的媳妇呀。

    田嘉志脸色都绿了。没有怎么田小武,直接把田野给推出去了,好歹还知道圆场:“去给小武找件衣服披着。”

    田野翻白眼,这两人肯定是好基友。忍不住在田嘉志脸上扫了好几眼。

    田嘉志给田小武擦干净身上的水,新买的秋衣就穿在田小武身上了。

    田小武:“哎呦,真暖和,这钱不白花。屋里呆着,我穿他干嘛呀。费事。”

    田嘉志脸色都憋红了:“还有田野呢,能光着吗。”

    田小武想说,又不是光屁股,不过看看田嘉志的脸色,讪讪的没有开口。

    田嘉志才把田野喊进来,田野心说我还不愿意过去呢,我自己一屋呆着,还不用同田小武生闲气。

    不过田小武给她的东西,让田野闹心呀。

    要说这小子的心肠吧,真不错,就是嘴巴太糟心。

    算了她干嘛跟中二的半大小子一般见识呀。就当展现女人宽广胸怀了。拿着刚才田小武赛他手里的几双鞋底子过去。

    田小武:“我妈给我哥抠出来的鞋底子,等你学会了,差不多老二的脚也长这么大了。你总不至于连村里女人怎么纳鞋底子都没看过吧。”

    村里妇女没事就拿着鞋底子在树荫下乘凉,这个她还是看过的,田野点点头:“看过。”

    田小武从口袋里面掏出来,顶针,锥子,针,这是纳鞋底子的必备工具,都递给田野:“学吧。”

    田嘉志扫了一眼田野,那意思是再说,看吧小武心肠多好呀。

    田野看看田嘉志那意思是说,看吧,标准的恶婆婆,还敢跟他结亲。

    两人脑电波不搭呀。

    田野把鞋底子接过去了。其实没事弄两下也挺好的,就是她没事的时候太少,家里面的活计做完了,还得去空间里面呢,多种出来点粮食比这个实在。

    田小武确实一片好心,田野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婶子把鞋底子弄成这样不容易,你就这么拿出来了呀。”

    田小武:“只管学你的,弄好了,我在让我妈按着你们两个的脚丫子弄几双,你一个女人,这点活都不会,说出去都给我们老二丢人。”

    田野不搭理他了,没法搭理,疯狗呀。

    可能是太闲了,两人盯着田野手里的鞋底子,想要看看田野到底会不会。

    关键是三人都没做过,田小武跟田嘉志帮着田野认针搓线,纳鞋底子的线要好几股线搓在一起才成呢。

    然后针线,都递给田野,顶针怎么带,都是田嘉志告诉田野的。

    感觉有点新鲜,从来没接触过的世界,不过被两人盯着,有点紧张。

    田野嘴角抽抽,用得着如此吗,鞋底子只要针脚密实就成,没有技术性的,这东西能不会吗。

    田嘉志:“我看过我妈纳鞋底子,不然我先试试。”怕田野不会。

    田小武:“咳咳,说什么呢。”挤挤眼,咱们是爷们好不好。

    田嘉志笑的有点心虚,为了爷们的面子,也不能看着媳妇为难呀。不然等夜里没人时候,他帮着田野纳鞋底子好了,反正没人知道。

    田野扫了一眼田小武,瞪了一眼田嘉志,拿起针就往鞋底子上扎,田小武跟田嘉志齐声:“哎”

    然后,然后两人就愣了,崇拜的看着田野。

    田野莫名:“怎么了,不对吗。”

    田小武略微郁闷的看着炕上的锥子,这东西白拿了。

    对是对,就是少了一道工序。别的妇女都是用锥子扎眼,才穿针的,轮到田野人家直接上手扎,这粗暴的力气真是没谁了。

    田嘉志觉得他媳妇天生就是纳鞋底子的好苗子。

    田野顺着两人的视线看过去,是呀,顶针这么用的,这个东西干什么用呀。

    田嘉志:“咳咳,你力气大,这东西都用不上了。”

    田小武:“看什么看,接着做呀。”

    田野扎针,拉线,扎针,继续拉线,在绝对的力气下,所有的辅助工具都是配搭,根本用不上。

    田小武磨牙:“她倒是省锥子了。”

    田嘉志:“力气大吗。”别看几个字,骄傲的神情让田小武脸颊抽抽。

    然后就看到田野手里的针折了。

    田野:“这东西不结实。”

    田小武:“我妈一根针都用了大半年了,怎么到你手里就折了呢。”

    田嘉志眼睛看着田野跟看一朵花一样,哪都好:“田野才刚开始学,劲头掌握不好呢。”

    田小武再次掏口袋:“幸亏我拿了我妈一包针过来。”

    田野看着田小武递过来的东西,跟看到容嬷嬷一样,还有后手。

    田嘉志挠挠脑袋,都没敢看田野。

    一个晚上,田嘉志跟田小武看书,田野在边上纳鞋底子,顶针,锥子都没用上,可就一样,一晚上在她手里折了五根针。

    田小武脑门青筋都蹦出来了:“你是不是故意的,力气大有什么用呀,这点技巧都掌握不好。”

    田嘉志:“又不是大事,回做活不就好了吗,不就几根针吗。”

    田小武:“那是几根针的事情吗,他做一双鞋,得用多少针呀,在弄十几包过来,都能买双胶皮底了。”

    田野揉揉脑门,拿着鞋底子,针线,扭头就走了:“我回屋弄去。”

    田嘉志:“你看你,本来田野就紧张,你还乱说。”

    田小武继续痛心疾首:“媳妇不能惯着,得教,老二你算是完了。我咋就没看出来,你碰上女人就成了软蛋呢。”

    再好的朋友碰上这话那也得掰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