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老二家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队长媳妇也怨自家孩子不懂事了,这种事哪能说出来呀:“破孩子,说啥呢,这种事情往后可别在你爸跟前提。”

    然后开始发愁:“我看呀,还是给你说个媳妇吧,你说你这孩子这不是心眼短吗,人家小两口持家过日子,你跟着搀和什么呀,还跟着着急上火的。”

    田小武:“老二跟家里不亲,就我一个朋友,我能不多帮衬着点吗,再说了就野丫头那蠢性子,我要是不跟着约束点,那还了得。”

    好吧这话信息量太大,连田大队长都嘬牙花子了。这孩子操心过头了。

    队长媳妇:“你还管到人家媳妇身上去了?”

    田小武:“老二都让她给闹腾的头脑不清楚了,我还能看着她犯蠢,祸害老二吗。”

    说的这个理直气壮呦。

    队长媳妇气的直转悠:“不行,明天我就去让人给淘换媳妇去,你这不是棒槌吗。”

    田小武一腔没人理解的心火:“我才不说媳妇呢。”说完就跑了。

    田大队长看看小儿子:“蠢货。”

    队长媳妇跟着点头,真蠢,然后感叹:“你说丫头也不容易,这朱家搀和不上他们小两口日子,谁知道还多了小武这个搅事的棒槌呀。我亲儿子,我听着都跟恶婆婆是的。”

    田大队长那么严肃的人都被媳妇这话给气乐了,有这么说自家儿子的吗。

    队长媳妇:“亏得那丫头厚道,这么长时间了,啥都没说过,也就听着小武这么折腾。听这小子说话,我就知道,肯定没少给人家丫头气受。”

    那倒是他们儿子啥脾气,两口子真知道,能对人怎么好,就能对人怎么不好。

    队长媳妇这几天对儿子总是给田家干活的不满,就这么没了,沾上他儿子真的不容易。活该晒的后背秃噜皮了。

    田野家的院墙弄完了,朱铁柱家就开始套院墙了。

    朱铁柱也是没办法,拉石头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因为怕说嘴就不磊墙,回头还是要再被村里人给说一轮,反正都这样了,就跟裤子都脱了,拽不拽上去都一样。

    不过在找人的时候,有点不愉快,村里会手艺的就那么几个人。

    朱铁柱本来想找给田野他们家磊墙的两人的,不过人家两人都拒绝了。

    田小武堂兄觉得乖不合适的,不过他也得养家糊口,挣工分,这时候真没法子去给朱家帮工。只说要去挣工分,耽误不得。

    可谁都知道,昨天还给田野他们家干活呢,那就不是耽误吗?咋到了他们家就耽误不得了呢,人家就是不乐意去。

    朱铁柱脸色不好看,倒也没说什么,都不知道他家在村里人缘啥时候败坏到这份上的,连找人干活都没人愿意了。人情呢?

    朱铁柱找人套院墙算帮工,管饭不给钱的,村里差不多都是如此的。

    这时候大家都想着多挣工分,确实不太合适。

    朱铁柱也想明白过来了,自己因为这口气堵着,不去挣工分,可别人不会因为这个不去挣工分。

    自己这事做的不着边,不是时候,都是婆娘还有老大闹腾的。

    朱家院墙的事情还得在往后放放。

    虽然自家变化挺大的,不过田野还得照常的去出工挣工分。

    田嘉志顺着田野的意思,往家里割了好多的草,准备给墙做帽子,俗称墙帽子,田小武对田嘉志的行为那是百般看不上眼的。咋就媳妇说啥是啥了呢?

    田嘉志一天都是笑眯眯的,根本就不受影响。

    田野家的院墙套上了,在村里凡响还是很大,首先田野在上工的时候,大伙对田野态度有点不一样。

    中午吃饭的时候,竟然有人开口称呼田野‘老二家的’

    哎呀我的妈呀,把田野给叫的外焦里嫩,根本就没回过神来。

    还是田小武的堂哥提醒,田野才应了一声呢。

    田野才知道,田嘉志这小子心眼重。

    他到了田野家就搞了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对于村子里面的人来说,那就是田嘉志能挑家过日子了,把田家给扛起来了。

    这就相当于是认可了。跟投名状是的。没看到她称呼都变了吗。

    田野倒也不怎么生气,有心眼比没心眼好。

    首先受惠的肯定是她,其次就是,田野在村里的名声,要是想要套院墙,那只能自己干,肯定请不来人的,这就是人家田嘉志的本事。

    不过从今往后自己在村里就变成了田嘉志后面的附属品了,女人在村里地位就这样,哪怕是田野这么能干的,也不能免俗。

    好吧田野嘴角抽抽半天,不太适应呀,老二家的,呵呵。

    田野:“叔,有事吗?”

    招呼田野老二家的这位大叔开口了:“老二家的,我想着跟老二打听打听还能弄到洋灰不,你回家帮我问问?”

    田野:“哎”这算是不错了,她在这边住了四年多,这样的招呼超不过十句。

    田小武的堂兄田大山:“丫头看吧,人家小武说的对,家里多了老二,日子就不一样了,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田野心说,田小武这是把渗透工作,做的够彻底的呀,连田大山都时刻给自己提醒了呢。

    田大山:“昨天,你公公找我磊墙呢,你也知道咱们在这上工,也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这实在抽不开身,不过看样子没成,估计没找到人。”

    田野顺着田大山的视线看过去,可不是吗,朱铁柱还在这边推车子呢,家里肯定不能在磊墙。

    后知后觉的想到那句你公公,怎么这么膈应人的称呼都来了呀。

    田野看看田大山,要不要我感谢你,没去他家去我家了呀?真心明白自己没这个面子。

    田嘉志在村里变化最大,村里这些妇女在看到田嘉志的时候,那都不当半大孩子逗了,谁家半大孩子能办这么大的事呀。

    说句实在的,那么长的院墙,就是盖房子都盖下来了。

    村里半大孩子都要被大人说一句,你咋就没有人家田家老二那本事呢。

    甚至还有人在遗憾,你说这么好的姑爷怎么就被野丫头给占了呢,早知道就给自家闺女留着了。多有本事的孩子呀。

    好吧,现在田嘉志的标签就是田家的,虽然还是被人称呼老二,没人招呼他田嘉志,不过姓氏被人直接换掉了,田老二。

    这种变化对于使劲证明自己的田嘉志来说那肯定是志得意满的。头一炮打响了,小哥两暗搓搓的没少得意。

    不过对于朱家来说,这事吧就闹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