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厨艺碾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野就高兴多了,能不动声色的把田小武恶心一下,真的是大快人心。

    田小武对着田嘉志一脸的怨怼,恨铁不成钢:“看吧,看吧,你就是被这么一个女人给勾的,都影响咱们兄弟感情了。”

    你说这要是个好看点的也成呀。他们家老二对女人要求太低了。

    田嘉志拍拍田小武的肩膀:“不会的,咱们兄弟的情分,那是女人能插进来的吗。”

    田野在外面都听见这话了,拿个小本子给记上,她就等着看笑话,等两小子都说了媳妇,他就让他们知道,他们这点友情多不牢靠。

    不过田小武是个吃甜言蜜语的,竟然就这么一句话就哄好了:“那倒是,咱们兄弟这情分可不是女人能插手的。”

    田野摇头可真好哄,整个一傻白甜,田嘉志这厮有潜力,能左右逢源了。

    田小武在屋里一拍大腿:“哎呀,刚才太生气,忘了那丫头都没有吃过细粮,可别把白面给遭禁了呀。”

    说着就往外跑,老二买二斤白面回来可不容易了。

    锅台上的烙饼两面金黄,松散的都看到里面的层次了,看着就让人咽口水。

    田小武凝视着烙饼,心说真不容易,这丫头竟然还会烙饼呢。

    转脸就对着跟出来的田嘉志说道:“看看,多败家呀,这得用多少的油呀。就说让你好好地管管。”

    田野手上拿着烧火棍子,都想抽死他。

    田嘉志不动声色的接过田野手里的烧火棍子:“好不容易吃一顿细粮,费油就费油吧。你不是刚才还怕把白面遭禁了吗。”

    田小武瞪眼过去。

    田嘉志:“咳咳,确实有点费油,明儿我去大队领任务鸡,任务猪回来养。多少能给家里添补点油水。”

    田小武心说,完了,完了,他们家老二彻底掉坑里了。

    田野听到这话都可以无视田小武了:“真的,那感情好,就怕大队不给。”

    她跟朱会计说过的,朱会计显然不太相信她。她在这上有黑历史。

    田嘉志看田野高兴,拍着胸脯保证:“没事,这事交给我。”

    田野挺高兴的,放桌子,开始准备吃饭。

    田小武耷拉着脸色,一脸的郁闷,合着自己刚才的思想教育都白搭了,田他们家老二看到田野之后,啥都忘记了。

    算了还是吃饭吧,至少这饼看着就有胃口。中午的剩饭煮成粥,烙饼,还有炖豆角,拌豆腐,吃着可真香。

    田野把烙饼用菜刀切开放在盘子里面的,田小武都赞叹:“你还有这一手呢,还以为你不会做细粮呢。”

    田野心说,我可没忘记你刚才咋说我的:“东西好吃,都是好东西造出来的,费油。”

    田小武吃的正高兴呢,就这么被噎的眼睛都瞪圆了。田嘉志赶紧递过去一碗稀粥,帮着压下去了。

    小武没事就给田野挑刺,田野能忍下田小武,田嘉志觉得田野还是很给他面子的。

    看着田小武被田野收拾,虽然明知道田小武活该,也怪心疼的,大太阳底下,他们哥两刚长成的小身板,在河边挑石头往骡车上运。

    后院的一圈院墙,田小武他们哥两光准备石头就用了小半个月。小武的肩膀子都晒秃噜皮了。

    小武咬着牙跟着田嘉志坚持下来的,就一个信念,咱们哥们得在田家做出来点事,让丫头知道知道咱们哥们的本事。

    田小武喝着田嘉志递过来的粥,还有关切的眼神,郁闷的,嘴巴里面都没那么香了。

    田嘉志就吃了一块饼就不动嘴了,知道田野胃口大,把自己那份都给田野了。

    田野这才回答田小武刚才的问题:“我也就是最近几年没有吃过细粮,我爸活着的时候,我家不缺这个。”

    田野早就听大队长说过许多次了,他爸田大兴是个有本事的,月月都有钱拿,家里也不缺细粮,不然咋能帮着村里人呀。

    田小武也想到了:“那倒是,听说你爸活着的时候,你们家是咱们村最富裕的人家。”

    这人忘性大,刚才那点郁闷转眼就没了。所以说你跟这样的人计较,那是跟自己过不去呢,他说过的话,他自己都没走心。

    田嘉志扫了一眼田野一脸的骄傲:“老丈人在的时候,肯定错不了,我家的屋子,院墙,井,哪样在村里不是数一数二的。”

    要不要脸了,田小武都替田嘉志脸红,一句老丈人怎么叫的那么顺嘴呀。

    田野也不自在,明明原来是个闷头不说话的性子,怎么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呀。

    田小武眼睛不瞎可是看到田嘉志吃东西的时候怎么顾着田野了,气的哼哼的好几声,该说的都说了,他们家老二不争气他也是真的没办法了。

    刚被田野噎了一句,自己还吃着人家的饼呢,田小武就是个棒槌也知道少说两句。

    为了吃一顿好饭,田野可是把空间里面的鸡油都拿出来了呢,这饼吃着格外的好吃。

    吃过饭三人又到后院转转,田嘉志绕着院子归拢一圈,怕是有什么落下的东西。

    田小武沉寂教训田野:“老二对你好,你可别当成应当应份的,那是老二知道惦记你。村里女人在家啥地位你去打听打听,谁家女人吃东西不是让着男人的,哪有你这样,看到好东西,就低头使劲吃,不管不顾的呀。”

    田野心说,我有那么没出息吗?

    田小武说的这个替田嘉志委屈呀:“瞪什么瞪,你还不服气,老二就吃了一小块饼,都让你给你吃了。”

    不过比起田小武来,自己在田嘉志身上确实自愧不如。关心的太到位了。

    田野一摊手,有点无赖的说道:“你说怎么办,难道分着吃吗?”

    田小武炸毛,什么女人呀:“就说你没出息,女人都是让着男人吃的。”

    田野心说我没有这个好传统:“没人告诉过我呀。”

    田小武没法怨怼田野这个问题,人家爸妈没得早,没人教导这个是事实,气急败坏的说道:“我这不是再告诉你吗?”

    田野挑眉,意思你算个屁。

    田小武就觉得自己被这个表情,这个动作给挑衅了。不过野丫头有着脑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