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坚定立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老大在边上助攻:“说什么呢你,你在家里的时候懒什么都不干,到了田家你到是本事了。”

    田嘉志:“这家都是你的,我为什么要给你干?我在自家愿意怎么干怎么干,你管得着吗?”

    朱大娘在边上都气疯了:“你不想认我这个妈了?”

    田嘉志用一种你傻了吧的眼神看着朱大娘:“你忘了,你都把我换粮食了,让我奉养田家的长辈了。成亲那天你不就这么说的吗。对了我现在叫田嘉志。”

    朱大娘咬牙切齿的:“你恬不知耻,招出去还好意思说。”

    田嘉志死猪不怕开水烫,他想明白了,就不能惯着这些人的臭毛病,随便让别人怎么说吧:“没事,这事我不怕传出去,我不怕让人说我恬不知耻。”

    你要是不怕人家笑话,也不至于大半夜的把我喊回来不是。

    朱大娘:“我去大队告你不孝敬。”

    田嘉志:“字据上写的挺清楚的,你要是不懂,就让老大给你念念。”

    朱大娘还没见过朱老二这么犟嘴呢,有点不适应,强力镇压:“你是我生的,你就得养我”

    田嘉志:“好呀,明天我就把你接我家去呀,别怕,田野克不死你。”

    朱大娘还要再说,朱铁柱进门了:“闭嘴,老二回来了,别听你妈的。”

    田嘉志:“家里要是不富裕,要不要我帮着打听个人家,把老三也给招出去呀。换点粮食没准能帮着老大把房子给翻盖,翻盖呢。”

    朱大娘:“你放屁,你诚心的搅合家里鸡犬不宁呢。”

    田嘉志也横:“我从小就家里干活,带孩子,我也愿意跟家里一块守着苦日子过,可你们把我都招出去换了粮食了。你们没有想过,我会过什么日子。我今儿把话撂这,谁要是让我过不上消停日子,我就让谁跟我一样消停不了。”

    朱老大:“你威胁谁呢?”田嘉志硬气:“说的就是你。”

    朱铁柱看看老二,怕他说出来更绝情的话:“老二,你回吧,没事不用家来。”

    田嘉志就走了。

    朱大娘:“你看看他什么态度,我白养了他这么大。”

    朱铁柱:“你不嫌丢人你就闹腾。”

    朱老三:“爸,我不想招出去。”

    朱铁柱脑门青筋都出来了:“胡说,招什么招。”

    朱小三:“大哥要磊墙,将来还得说媳妇,盖房子呢,家里没钱,大哥都把二哥挤兑出去了。”

    朱铁柱:“老子还没死呢,都给我滚。”

    田嘉志回家的时候,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情绪,不过就是上赶着拉着田野摔跤大半宿,田野心说看来这项运动真的解压。

    一早起来田野就去后院了,把散在院墙周围的石头,又往院墙跟前倒腾倒腾,让磊墙的人用着顺手,然后吃完早饭就去上工了。

    能干的她都干了,家里也没她啥事。

    朱铁柱跟田野起来的差不多,一宿没睡觉,嘴巴都起泡了,从老二的亲事开始家里就没顺心了过,哪怕是不缺粮食了,也不顺心。

    老三都跟着闹腾上了,朱铁柱都不去上工了,拽着大儿子跟村里借了骡车,开始往家里拉石头,要套院墙。

    好吧被刺激到了。不过他们就套屋子前面一圈,跟朱老二那边比起来肯定是没法比的。

    田野这边一心推车子,还没啥,田嘉志在家里就闹腾了,村里妇女的嘴巴本来就爱嚼闲话。

    比如牛大娘,手里抱着一兜酸梨,到后院,找块大石头坐着,给田嘉志他们这群干活的老爷们解闷来了,就没见过这么嘴欠的。

    牛大娘:“老二呀,你家也要套院墙了。”

    田嘉志:“大娘,你这消息咋落后了,今天我家院墙就完工了。”

    牛大娘挤眉弄眼的:“哎呦,大娘说的是朱家,你们不知道吧,一大早朱铁柱就去村里借骡车了,说是拉石头准备套院墙。”

    田小武:“你爸妈行呀,拿你招亲给老大套院墙,回头拿你们小三招亲给老大翻盖房子,小四大点刚好弄个娃娃亲订出去,给你们老大换媳妇。”

    牛大娘一张脸都兴奋了:“哎呦,那不是卖孩子吗,这朱家两口子可真做得出来。朱老大可是真是好命,兄弟多了也管用哈。”

    说完都坐不住了,拍拍屁股就走了。

    田小武呸了一口。

    拍拍田嘉志的肩膀:“咱们不跟他们生气,四百斤粮食吃不了一辈子。朱老大也是不要脸皮了,回头哥们找机会收拾那小子一顿。”

    王大牛吭哧吭哧的过来:“小武人家是哥两,你别搀和。”

    田嘉志跟田小武一起怒瞪王大牛,田嘉志:“我姓田,他姓朱,哪来的兄弟。”

    王大牛顶着两人的压力:“老二,这事不是这么说,你日子过得不好也就罢了,你要是过好了,不拉扯兄弟,村里人说你忘本,说你有奶便是娘,可难听了。”

    田嘉志黑脸,昨天可不就是被人说过了吗,他能怕这个:“还有比我招亲,没本事的男人更难听的话吗?”

    王大牛:“那倒是没有。”要不说这人实诚呢。

    田小武:“去去去,说什么呢,招亲怎么了,老二比谁不有本事,你会不会说话呀。”

    王大牛特别委屈:“这不是外人都这么说招亲吗,谁家招亲的男人被人看的起过,小武你跟我急什么呀。”

    田嘉志阴沉着脸:“所以呀,别人说什么我还在乎吗?我就是过得啥样,朱老大也甭想在我手里占半点便宜。”

    田野要是在这肯定说这孩子又中二了。

    田小武的堂兄就是给田嘉志磊墙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过,谁没事总说别人家的事呀,多大点事,看你们闹腾的。”

    同村的三大爷另一个手艺师傅:“你小子有个能干的媳妇,让别人说两句怎么了,便宜都让你占了,还不行人家说说。”

    田嘉志脸色缓和了:“田野就是力气大点,知道心疼人。”

    好吧,你咋就不知道矜持点呀。

    王大牛看着田嘉志,就觉得老二不容易,都这样了,还得在外面装样子呢,低头继续干活。

    田小武替兄弟骄傲,老二的招亲能一样吗:“不然咱们哥们能看上她吗?”

    田小武的堂兄:“可不是,咱们就没干过这么轻省的活计,老二呀,丫头一大早起来就把石料倒腾过来了吧。这还要去挣公分,够勤快的,你小子也的知道心疼媳妇。”

    田嘉志啥都不想了,外面怎么闹腾管他们家啥事呀。我媳妇都在为家奋斗呢,我也不能落下。感觉身上都是使不完的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