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红眼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田小武看看王大牛,这人脑子坏了吧,他们老二能受气?

    横眉竖目的对着王大牛叫嚣:“你什么意思呀,你当咱们哥们什么人呀?你当老二什么人呀?告诉你老二在家里那是当家的做主的。你去村里问问谁不知道那丫头老二说什么是什么。”

    王大牛这个憋屈呀,这事横也没用呀:“反正我看着就不是那么回事,你怎么就不懂呢?”

    田小武:“你什么意思呀,你认定了老二受气是吧?”

    王大牛被他嚷嚷的脸红脖子粗的,这事私下说说的事,他咋还嚷上了:“你嚷嚷什么呀?”

    田小武:“在你心里,这么不给兄弟面子,你还怕嚷嚷。我就纳闷了,你哪只眼看到老二受气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王大牛甩袖子:“我懒得跟你说”直接就走人了。

    让田小武这个郁闷呀,不行,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他们家老二在家里的地位那绝对是超然的。

    直接咣当咣当的敲门:“开门。”

    田野过来开门,这几天看田小武挺顺眼的,跟着田嘉志一块给他们家搬石头,干活,手都磨出来泡了:“忘东西了呀?”

    田小武鼻子不是鼻子脸子不是脸子的进去,就看到他们家老二泡脚呢。

    不用说肯定是田野伺候他们老二泡脚的呀,就说他们家老二地位超然吗,王大牛这个棒槌,脑子搭错线了呀。

    田野在后面翻白眼,这小子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田嘉志:“小武,怎么了。”

    田小武气哼哼的:“你说王大牛那个棒槌,非得说你在家里受气,真是气死我了。”

    田嘉志:“啊”这哪看出来的呀。

    田小武怒瞪田野:“你就不能有个女人的样子呀,怎么就让人会让误会的呢。”

    田野觉得无妄之灾:“不然我敲着盆子去外面嚷一圈,我家里不当家。”

    田小武:“那多假呀。”

    田野一摊手,你管别人怎么想呢。我本来也是讽刺你一句,你还想当真。田野再次确定,这位田小衙内是真棒槌。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

    田小武腮帮子都气鼓了。

    田嘉志噗嗤:“行了,多大的事呀,过日子还非得东风压倒西风呀。”

    田小武:“你什么意思,你还真让丫头欺负呀?”

    田野直接进屋了,田嘉志:“说什么呢,过日子那叫商量,不叫欺负。”

    田小武听田嘉志这么说,心里都没底了,难道他们老二真的被丫头压着不成。

    怕老二糊弄他,愣是进屋把田野给喊出来了,跟审问犯人是的:“我问你,你家谁说了算呀。”

    田野盯着田小武:“你说了算。”

    田小武:“好好回答。”

    田野心说这不是好好的回答呢吗。

    好吧田小武有点恼羞成怒,终于知道被人怨怼了:“我那是跟老二共进退,你懂什么?你家有多少钱呀。”

    田野这个心烦呦,有没有多少家当,你说你争着谁当家干嘛呀,再说了,她想干的事情,谁能当的了她田野的家。

    摊开手:“我又不把钱,我哪知道?”

    田小武舒心点,不把钱算什么当家呀:“院墙谁张罗套的呀。”

    田野:“你说呢?”好吧这事他跟田嘉志一手操持的,跟田野没关系,田小武放心了,就说他们家老二那可是必须当家作主的吗,田野就只有听着的份。

    王大牛这个蠢货,他一定要跟他掰扯清楚。田小武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田野叹口气:“这小子,脑子也有病呀?”

    田嘉志瞅瞅田野,才为田小武辩解了一句:“小武性子直”

    田野:“对你真好,是吧,放心我不生气。”

    田嘉志看着田野手里的玉米棒子都碎了,这话配这动作,谁都知道你真生气了。

    这还不算,大门又响了,田野:“他没完了呀?”

    田嘉志:“我去开门。”

    田野冷哼一声,她还能怕了田小武不成,往日那都是让着这个没脑子的。

    走在田嘉志的前面,气势如虹的打开门大门,外朱家老三:“我找我哥,我妈病了。”

    田野一口气散了,不是田小武这孙子:“等着。”

    不是不热情,而是人家不敢进他们家的门。朱大娘可是见天的跟两孩子说,隔壁住着丧门星,见面绕着走。

    田嘉志听到外面小三的话,脸色就撂下来了,隔壁住着,还能不知道家里那点事。

    从他们定亲时候田嘉志就明白,他日子过得不好便罢了,若是过得好,早晚有这天。

    对他妈还有他哥他那是真的看到骨子里面了。

    田嘉志:“你进屋歇着吧,我过去看看。”

    田野很有义气的:“不用我跟着一块去吗?”

    任谁都知道,朱大娘忌讳田野忌讳到见面都绕着走,田野还这么问什么意思呀?

    田嘉志唇角都勾起来了:“需要的话,我回家喊你。”

    这话怕是只有两人自己明白什么意思了。

    田嘉志跟着朱小三走了。进门之前,朱小三拉住田嘉志:“二哥,你手里真有钱呀?”

    田嘉志看看朱小三:“二哥招出去了,有钱也是田家的,老大要磊院墙,怕是得小三你帮衬了。”

    这可真是诛心,朱小三,满肚子心眼子,本来就对他二哥招出去的事情胆战心惊的,如今被田嘉志这么说一句,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怎么帮衬呀,难道他妈也要给他招出去吗。

    朱老二进屋,朱大娘一脸怨气的在炕上坐着呢,这是连装样子都不愿意。

    田嘉志一句不吭声。

    朱老大:“老二呀,妈都让你气病了。”

    田嘉志:“我要真有本事,气的也是田家的长辈,气不到你们家来。”

    朱老大:“你狼心狗肺,你有奶便是娘了,真以为招出去就不是老朱家的人了。”

    田嘉志:“是不是老朱家的人我当不了家,字据谁按的手印谁说了算,咋地,家里有两千斤粮食帮我退亲呀。”

    朱大娘手里东西就甩出来,被田嘉志给躲过去了。

    朱大娘不依不饶的闹腾开了:“就知道你是白眼狼,白养你这么大。”

    田嘉志特别认真的看着朱大娘:“不是白养的,你还拿我换了四百斤粮食呢。”

    朱大娘气的心口疼,老二不好拿捏了:“家里院墙你给我套上。”这得多牛气呀。

    田嘉志:“行呀,你弄两千斤粮食把亲事给我退了,我就留在家里干活,给老大扛一辈子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