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女主外
    田野知道两人成亲的形式避免不了会有闲言碎语,不管是她还是田嘉志都要面对一些恶意中伤,还有挑拨,心志不成熟的少不了生闲气。

    被挑拨了,那也没法,他们就是这个惹人非议的成亲状态,招亲,而且她有力气,在村里能挣工分,那是事实。就看田嘉志抗压能力咋样了。

    眼前看着还成,就不知道以后咋变化。

    田嘉志:“中午用给你送饭吗。”

    说的有点扭捏,田野敬谢不敏,这都让人调侃一路了,要是让田嘉志在小媳妇是的给自己送饭,这些人不定说什么?

    到时候这小子内心在强大,也挡不住天天有人挑拨,说闲话呀:“不用,水库那边管饭,你自己弄点吃的就成。”

    还想再说两句呢,田小武已经背着框子出来了,大老远的就招手:“老二,快点。”

    好吧,这位太阳光了,田野看着刺眼,直接推着独轮车跟在牛大叔身后走人了。

    谁知道田小武这个神经,看到她会不会说两句让人不耐烦的话呀。惹不起躲得起。

    能跟田野搭上话的也就是牛大叔了,看到田野车子上挂着的水壶,牛大叔那样的老实人多忍不住逗了田野一句:“丫头,这家里有了人就是不一样呀。”

    田野开始没明白怎么回事,等看到牛大叔盯着的水壶的时候,田野才脸红了一下,这时候的人也太八卦了,连老头都这么眼毒。这还是老实人牛大叔吗。

    田野都怕将来退亲的时候说两人没关系,都没人信了。

    牛大叔:“丫头,你大娘那人就是嘴不好,甭搭理她就成。”

    田野没吭声,牛大叔都习惯了,丫头就这样闷性子,有时候一天都不见得开口,两人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

    不过自从田野上工开始,就跟在牛大叔身后的,要不然就是朱铁柱身后,这两人虽然都有点算计,可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对她身上没有歪心眼。

    这点田野掌握的好。

    田野都不明白这样的牛大叔怎么看得上牛大娘那样的人了,当然了朱铁柱那不是也有个朱大娘那样的媳妇吗,不接触,不共事,谁知道那女人是这么个性情呀。

    田野:“大叔不恼我就成。”

    这两人的唠嗑,一般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出村口的时候,牛大叔说了一句,走到半路的时候,田野来了这么一句。

    一直到工地的时候,牛大叔才又接了一句:“你大娘就那性子,他闹腾闹腾家里就有人气。”

    好吧,也只有田野他们两个人能知道,这么不着天不着地的一句话从哪来的,慢半拍的对话方式呀。

    田野心说,老头这算是跟自己花样秀恩爱呢吗?难道让自己车子上的水葫芦给刺激的?想到牛大娘的形象,田野甩甩头,恩爱的起来,牛大叔也是奇人。

    下午收工,田野到家的时候,玉米棒子入仓了,院子里面的席子上,晒着一片的梨干,红果干,核桃墙根下面堆了一大堆,等着剥皮晒干呢。

    突然就想到牛大叔说的,家里有人气。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气呀。

    田嘉志从后院过来的:“你回来了”

    挺平常的问候,让田野觉得吧,心里有点烫,有点发酵。家人原来这么重要。

    田野把独轮车推到棚子里面:“怎么去后院了。”

    田嘉志:“去地窖那边看了,先收拾出来,梨跟红果都要下窖的,等下霜了把红薯收了,也得下窖,还有地里的白菜萝卜。”

    这可真居家,田野深吸口气,就听田嘉志接着说道:“咱爸可真有远见,地窖挖的够大,够宽敞。不愁东西没地方放。”

    田野耳朵根有点红,地窖她挖的,这声爸叫的,她是不是收了干儿子了呀。咳咳。

    田嘉志:“咱爸是不是力气也很大呀,我看着地窖里面用的都是大石头块,要是没有一把子力气,一个人可弄不出来这么一口地窖。”

    看那么仔细干什么呀,这小子就不能让人舒心点呀。

    田野凉凉的:“我也不知道。”

    田嘉志心说,想咱爸了,不提这个:“不知道当初咱爸挖地窖的时候,有没有村里人知道,等回头咱们还是把后院也圈上院墙好了,不然那么多东西放在后院不放心。”

    田野被他一声一声咱爸给叫的闹心死了,根本就没多想,就点头应下了。

    等回过头来,人家田嘉志都已经算计上,要拉多少石头,卖多少白灰套院墙了。

    田野翻白眼,那可是有钱撑的,后院一亩多的自留地呢,都圈进来,多大的工程呀:“这么多年了,地窖也没人去过,你要是不放心,回头咱们去破烂场,挑个铁板当窖门在买把锁就是了。”

    田嘉志摇摇头,有自己的打算:“不行,后院还有嫩玉米呢,左右我平时也没事,一点一点来呗,放心吧花了不了多少钱。”

    田野挑挑眉,可真是财大气粗了。

    要是自己干活的话确实花不了多少钱,不过田嘉志这个小身板,给自己弄这么大的工程,是不是有点超标啊。

    晚上两人刚吃过饭,朱会计媳妇就过来了,带着一个大包裹,里面是田野跟田嘉志过冬的新棉衣。

    田野摸着新棉衣,稀罕的都舍不得撒手,朱会计媳妇看在眼里,心说这丫头可真是没见过好东西,也真不容易。

    田嘉志:“辛苦婶子了,这下子我们冬天可不用受罪了。”

    朱会计媳妇:“算啥呀,婶子收了你二斤棉花,心里还过意不去呢。”

    田嘉志:“婶子要是不收,下次我可不敢张嘴了,婶子那不是看着我们受罪吗。”

    朱会计媳妇:“平时看你闷声不响的,敢情还会说漂亮话,多少人看走眼了呀。”

    说着给田野跟田嘉志拿出来两双棉鞋:“老二的做的大了点,他还长呢,丫头的做的正好,我看着你个子也差不多了,估计不会在长脚丫子了。”

    田野不太爱听,自己这个小身板才多高呀,肯定还长呢。

    不过这是她到这里之后穿的头一双新棉鞋,往年时候队长家也给田野过剩下不要的棉鞋,穿着哪有专门给自己做的合脚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