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恶意挑拨
    ..,

    今天要是田野再讲的话,怕是他没有昨天那么幸运了,到时候田野会不会觉得他哪都不行呀。

    还好田野看到田嘉志手中的几何,没在继续授课,只是自己看会书,说是累了就回屋睡觉了。

    田嘉志一口气上不上下不下的,没给自己继续讲,田嘉志觉得庆幸,没在媳妇面前丢人。

    可田野没在这屋多呆,就这么走了,比昨天走的早了好几个小时呢,心里又有点失落。

    他挺愿意跟田野一块呆着的,多呆一会都是好的,怎么看着田野不是那么回事呀。

    田嘉志想得多,有点心乱。后悔早睡觉了。早知道就该摔跤的,摔得身上没劲儿了,脑子就不会胡思乱想了。所以说这人就被田野给收拾出来了。

    田野回屋,把门锁上就去空间了,昨天就因为一时不查,光顾的给人卖弄学问了,连空间都没进来,里面一大堆的活计呢。

    不过都没有赶紧凿出来一个磨面的重要。都要惦记出来心病了。

    凿出来一个雏形,组装还得明天的事情,看到院子里面的眼看又要收成的粮食,田野不得已把时间又调了调,不调不成呀,忙不过来了。

    田嘉志那边为了脑子不那么乱,倒是沉下心来,好好地把书看进去了,至少要保证哪天田野想要讲课的话,他不至于两眼一抹黑真的什么都不会。

    为了男人的面子,田嘉志拼了。

    第二天起来,田野起来的有点晚,田嘉志一大早就把饭菜做好了,因为田野说可能要去上工,所以一大早田嘉志就弄了一锅鲜,不过从白面卷子,换成了玉米面勃勃。

    田野把脸收拾好出来,看到这么丰盛的早餐,必须要感叹一声,家里多个人就是好,连早晨都能吃上现成的饭菜了。

    不过是不是太丰盛了:“一大早就吃这个,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

    田嘉志知道田野跟他一样没怎么过过好日子,他自己也不习惯,看了一眼田野的脸,摸得挺均匀的,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觉得这样的田野看着很放心

    给田野递过去一个勃勃:“你不是说今儿要去上工吗,都是体力活,总是吃粥不抗饿。”

    有点体贴,有点像家里人,多少年没人管过她死活了。

    当初田野到这边的时候,因为不习惯,条件不好,没少生病,可死活家里就一个人,都没人管她。

    以至于田野很在乎自己的身体,轻易不敢生病的,因为真的有可能病死家里都没人知道。

    田野一句话不说就开始吃,要不是田嘉志知道田野的性子,还以为田野怨他大手大脚了呢。

    田嘉志一边吃一边开口询问田野:“你这东西抹的还挺均匀。”

    田野抬头,什么东西呀,一脸的问号。

    田嘉志:“咳咳,脸。”

    田野这个大忽悠:“防晒吗,自然是哪能被日头晒到,哪都要抹一点。”

    田嘉志心说那就好,其实都有点后悔,把田野的眉毛给扒拉出来,头发给弄得顺溜溜的了。

    他们村里那几个女知青,为啥被村里一帮的大小伙子盯着呀,还不是女知青头发顺溜溜的,脸皮白净净的吗。

    村里好看的姑娘,嫁的都是村里有本事的小伙子,他田嘉志现在有什么呀,看看田野,尤其是露着的两道眉毛,田嘉志就跟后边有人抽鞭子一样,迫切的想要长本事,想要出人头地。

    这就是早熟的好处,知道没本事媳妇都留不住。

    田野他们正吃饭呢,大队上工的钟声就敲响了。

    田野掏出来一个小布包:“你一个男的,也不怕晒,别往脸上抹了,这个装在口袋里吧,我也没试过这样管不管用,不管用的话,在想别的法。”

    田嘉志挺高兴地:“回头我试试,没准能卖出去呢。”

    田野:“歇了吧,这东西就够自家用,咱们家也不卖假药。”

    田嘉志有点不服气,啥叫卖假药呀,不过田野说不能卖,就算了,反正他能倒腾的东西多了,不是非得在这上发财。

    田野:“出门记得锁门,家里粮食都在院子里面呢。”

    说着就放下碗筷,准备出门了。

    田嘉志递给田野一个葫芦:“我让小武帮忙打听水壶了,赶明淘换来,你上工的时候也背个水壶,现在先用这个对付对付吧。”

    还有这福利,田野拿起葫芦:“哪来的呀?”

    田嘉志:“昨天去老婶子家要的,等今年的时候,咱们自己也摘几个留着。”

    田嘉志嘴里的老婶子就是朱会计媳妇。田野又一次感叹,田嘉志回来事的好处。

    这东西可方便多了,本来想跟老爷们一样把葫芦挂在腰上的。

    不过被田嘉志要过去,挂在独轮车上了。田野刚才的形象连田嘉志看着都伤眼,脸抹抹就算了,真不用腰里砸着裤袋在栓个葫芦,好歹是女人不是。

    看着田野穿的蓝布补丁褂子,田嘉志好险没说让田野穿新做的花褂子出门呢。

    田野推着车子,田嘉志背着框子,两人一路出门,田野去的大队仓库那边,田嘉志去队长家找田小武,两人去的地方挨着,一路上碰到的人多了。

    妇女嘴碎,这就不说了,遇上大老爷们都调侃一句:“哎呦,老二,这是送丫头去上工呀。小两口挺黏糊呀。”

    这算是善意的,田嘉志也就是笑笑,好歹刚成亲,脸皮薄,人家说啥就只有听着的份。

    还有不太善意的:“哈哈,老二好福气呀,我要是你就坐在家里当老太爷了,干嘛还出门呀,反正有丫头给你往家里挣工分呢。”

    田野抬眼扫了这人两眼,这不是挑事吗,要是遇上一个心眼小的,在外面可能不当回事,回家那不就得跟媳妇生气呀。

    田嘉志:“我媳妇比我能干,三哥不说我还想不到呢,我原来这么有福气,不过男人嘛,混吃等死的让女人养着,总不是那么回事,我得捡能干的干点不是。”

    这话说的可真是平静,大大方方的,思想成熟呀。

    连牛大叔在后面推车子都说了:“老二这话说的对,踏实。等过两年身板长成了,有的是挣工分的机会,不会比女人差。”

    边上被田嘉志叫三哥的,哼哼两声就走了。

    田野小声地说道:“我没招惹过这人呀,这么下绊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刨了他们家祖坟了呢。”

    田嘉志:“不是冲着你的,这人跟老大关系好,穿一条裤子,都缺心眼。”

    田野点头,对呀,难怪脑子都有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