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套路了
    从队长家出来,村里的妇女就问田野:“真上山背柴禾呀。”

    田野心说你们都听声了,还问什么呀,不太乐意的点点头。

    村里的妇女都凑事:“丫头呀,虽说成亲了,咱们女人都听外当家的,可你是招亲,怎么也得拿起来呀,可不能事事都让人家做主,你一个姑娘家,让人家这么使唤,你爸要活着,知道了多心疼呀。”

    田野顺着说道“还好我爸不在了。”

    说完就走了,村里的妇都被这话给说愣了,她啥意思呀,听没听明白呀。这丫头就是傻,爸没了,能用还好不在了吗。

    好吧田野又被人给傻了一遍。怕是要憨名远扬了。

    路远,跑一趟快两个小时了,田野回到山上,田嘉志他们都捡了好几大堆的东西了,三人直接动手装袋子就能回家。

    田嘉志:“你回家,村里人有没有说什么呀。”

    田野:“我给小武家送过去了。”

    田嘉志跟田小武都被这话给弄得懵了一下,不是说好明年春天留着卖的吗。

    田小武:“我家存着也行,不过就是家里肯定吃点。”

    田野:“弄回家不让吃吗?”

    田嘉志立刻斩钉截铁的说道:“肯定是自家吃够了,剩下的才卖呢。”

    田野满意了,田小武再一次因为看到兄弟没有原则,自己跟自己怄气了。说好了要倒腾买卖的。

    田嘉志:“咳咳,今天的都留着吃,赶明咱们哥两在找到东西,在留着倒腾城里去。”

    田小武那个气呀:“知道你媳妇饭量大,东西少了不行。”

    意思就是你心里就有媳妇了,都不顾的挣钱了。

    田野心情好,不跟他计较,本来我也饭量大。

    田嘉志摸摸鼻子,无师自通都明白了什么是传说中的夹板气。

    这次三人下山的时候天都擦黑了,倒是没人看到。

    田小武背着自己的篓子直接回家了,不是因为跟老二生分,也不是因为他小气,纯粹就是看田野不顺眼。

    凭什么背回来的东西给野丫头吃呀,留在自己还能多留点出来,来年春天老二他们还能换钱花呢。

    田嘉志知道田小武不是小气的人,怕田野误会了:“小武不是小气。”

    田野能不知道这两人穿一条裤子吗,田小武纯粹就是看自己不顺眼,不想让自己太痛快了。

    顺着田嘉志说道:“知道,小武挺好的。”

    就看到田嘉志用一种非常难懂的眼神看着田野,田野心说这叛逆过后是个什么期呀,为啥她读不懂田嘉志的心情了呢。

    田嘉志心下懊恼自己,田野对小武误会他固然不愿意,可田野要是对田小武太上心了,他也不舒服,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小气的,连点男人的胸怀都没有了。

    刚才险些就说出,比我还差点这话。可真是够丢人的。

    女人心海底针,这男人心也不遑多让,尤其是少年,一会一个想法的,难怪人家都说养儿不容易呢。好吧可能有点托大。

    田小武那一筐子东西,田野真不稀罕,不是他看不上田小武,背的框子还不如村里能干点的媳妇背的框子大呢。

    回来的晚,中午没吃饭,两人都饿了,什么都没有顾得收拾,点火做饭,田野把仅有的二斤白面舀了一碗,最快最简单的饭食,白面嘎达汤,两人吃的心满意足的。

    田嘉志:“白面呢,这么吃有点遭禁。”

    田野:“进肚子了,吃的舒坦就不算是遭禁。”

    关键是人家心里有底气,等有时间,去空间里面凿石头,弄个磨坊出来,吃多少有多少。

    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自家磨出来的面粉可能有点糙,麸子去的可能不太干净。

    不过比起来吃粗粮肯定不是一个概念的。

    田嘉志:“咳咳,今天还摔跤吗。”

    田野看看天色,确实挺晚了,认真来说今日的劳作并不算是太累,不过难得心情好:“虽然说,锻炼贵在坚持,不过今日就算了。”

    田嘉志抿嘴勾唇心情特别好,他心疼田野在山上来回跑了两趟,摔自己也是个体力活的。

    不过这话就算了,男人心疼女人不是嘴上说说的,要看做事。

    田嘉志狗腿的给田野打来一盆温水,笑吟吟的伺候着,让田野卸妆的。

    昨天就被人用美男计了,今天肯定不会有昨天那样的事情发生,田野都不看田嘉志的笑脸:“洗脚水呀。”

    在乡下,说爷们给媳妇打洗脚水,那绝对是在磕碜人呢,男人在外面都要面子,就是真的做了那也不能说出口的。

    田野诚心的找不痛快呢。

    田嘉志反应特别的淡定:“锅里还有水呢,先洗脸吧。”

    然后挺热情的跟田野说道:“你这东西真好用,今天捡栗子的时候,我就看了,小武我两都被蚊子围着,你身边就没有蚊虫,这效果可真好”

    田野心说那是,田嘉志继续:“咱们家厕所也比别人家干净,是不是也用了这个呀。”

    田野得意:“那是,我的洗脸水都倒厕所里面了。”

    田嘉志:“赶明你也给我点,我出门也抹上,干活的时候可就方便了。”

    一边说话还把肥皂递给田野了,

    田野被人这么捧着有点骄傲的,跟着就把脸给洗了,擦过脸之后才说道:“那是,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到底能多有用,可自从我用上这东西之后,蛇虫鼠蚁的都不近身。”

    田嘉志:“那可真好,咱爸可真本事。这样的偏方都有。”

    田野被一句咱爸给噎的心口堵得慌,在摸摸自己的脸,又着道了。

    算了,就是防晒霜总是涂着也不好。就当给自己的脸争取点呼吸空间了。反正被人看一眼也是看,看两眼也是看,多少没区别。

    田嘉志美滋滋的瞧了田野两眼,就自己打水洗漱去了,洗脚水的事情,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了。

    田野算是知道了,这小子狡猾狡猾的。

    坐下看书的时候,田野才想起来,今天没有把玉米棒子装粮仓里面去:“玉米棒子还在外面晾着呢,应该装仓子里面去的。”

    田嘉志:“多晒一天没事,明天在装吧。”

    田野:“怕是明天要去上工了,中午我去队长家的时候,听队长媳妇说了一耳朵。”

    田嘉志:“我在家不是没事吗,这点事还用你惦记。”

    要不是自己还不能挣公分呢,田嘉志说这话的时候更有底气,想到他们家田野出门挣公分的,他在家里跟娘们一样操持家务,田嘉志心里就有点不自在。

    田野:“你不是要跟田小武上山呢吗?”

    田嘉志:“山上的东西又不会跑了,再说了,我两带不了多少东西,上午一趟,下午一趟,中午就把这点活干了。”

    既然都打算好了,田野也不跟他墨迹,田嘉志想到昨天被田野一口气讲了半本的几何,心里就有点打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