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传说中的有点水
    田野觉得耳朵有点火,有点辣,这个发展方向可不对。

    刚要说话,田嘉志已经拉人进屋了:“今天晚上我都要看初三的课本了,语文还好,背背写写的我都成,就是数学不行,没人讲不懂。”

    学习永远是大事,别的问题可以先放放,啥时候说都成。

    跟着田嘉志进屋:“哪不明白呀?”

    田嘉志成功带歪了田野的思路,低眉顺眼的说道:“看到不明白的地方我在问你?”

    让田野靠在他的铺盖上,田嘉志自己拿着书本在炕桌上就开始写写画画了。

    田野也不好打扰人家,好半天之后才深吸口气,从今天晚上开始,节奏就跟着人家田嘉志的节奏走呢。

    可真是不敢小看现在的年轻人呀,自认不算蠢呀,竟然还让人家给绕进去了。

    田野打量田嘉志,放在现代那就是个高中生,青春肆意的岁月,而这人脑子里面考虑的全是养家过日子,这年头的孩子真的早熟,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是环境给逼出来的?

    田嘉志心口扑通扑通直跳,自从田野洗过脸之后,就一直都是现在的节奏。

    别看盯着书本认认真真的,根本就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等到田野不看他了,他才仔细的把田野的模样又看了一遍,都觉得不真实。难怪原来一想到田野的模样就没有个大致的概念,这人的脸跟在村里时候根本就是两个模样。

    书里说的眉目如画,田嘉志现在算是知道是什么概念了。肯定说田野的。

    田野抬头看到田嘉志半天没有翻页,眉头都皱起来,凑过去:“不懂呀?”

    田嘉志才从田野的模样里面回神,耳朵根有点红,顺口应下:“不太明白。”

    田野拿过田嘉志手中的数学,挺简单的一个几何问题,怎么就能不懂呢?

    转脸想到,这人就小学毕业,初中的课程都是自己摸索的,这些问题没人系统的讲解,确实不算是简单。

    翻着课本:“看过的地方都懂了呀。”

    田嘉志随着田野靠近,心跳越发的不规则了,全部心神都用在雅致心跳上了:“懂了。”

    然后才想到自己说的什么,看看田野翻着的课本,还好看个七七八八了,懂不懂得田野应该不知道。

    就看到田野把数学课本从第一页翻开,开始跟田嘉志说公式了。

    田嘉志什么心情呀,心更跳了,田野才认字多长时间呀,即便是如她说的,老丈人原本的时候就教过,那时候田野才多大呀,能学多少,怎么就都会呢?

    怎么想都觉得这事有点邪乎,难道说这世上真有脑子这么好使的人,看过一遍就会。

    这认识糟心,自己跟田野差距好大,这也就是田野没上学,这要是上了学,怕是那是城里来的知青都比不上。自家媳妇模样,脑子都是一等一的好用。

    田野看着田嘉志一脸的放空跟跑马是的神情,心说自己讲述能力这么差吗:“我说的不明白,还是不懂。”

    田嘉志回神:“懂了。”

    田野试着让他做道题,还成看来没有不懂装懂,然后田野就这么天马行空的给田嘉志说了大半本的几何书,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么讲课,听课的人是不是能消化的了。

    等到田野口干舌燥,才知道天晚了,放下书回屋睡觉了。

    剩下田嘉志,别说心跳,乱七八糟的想法,现在田野的模样对他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了,田野的脑子才是真的让他吓掉了下巴呢。

    竟然都会,讲的那么头头是道的,庆幸自己认真的看书了,不懂得地方就那么几处,不然田野讲过一遍,自己啥都不懂,那才是真的丢人呢。

    好歹自己也是上过学的呀。

    田嘉志为了不在田野跟前丢面子,认认真真的把后半本也给看了一遍,不懂得地方还拿笔圈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到时候也不能太丢人了。上学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认真刻苦过。

    田嘉志都稀奇,原来自己为了在田野跟前有面子,还可以这么拼。

    从摔跤,到学习,他这么努力了也不过是维持在田野跟前输的不太磕碜。对男人来说真不算是好看。

    还有就是,田野会的多,脑子好使这事本身挺好的,可这事自己知道就成,不是田嘉志怕人说自己不如女人丢面子,而是村里人嘴巴碎,不见得都愿意看到他们好。

    成亲的第二晚上,就这么努力学习中过去了,田嘉志竟然还觉得挺满足。

    第二天一早田野脑子好使了,也觉得昨天有点开挂开大了。

    幸好田嘉志磨磨蹭蹭的过来,就叮嘱田野:“村里人没见识,不懂这么高深的学问,这事跟过日子关系不大,咱们自己知道就成了。”

    田野挑眉,田嘉志抓耳挠腮的:“我不是怕人说我不如你,就是不想让村里人总是绕着咱们家说闲话。”

    田野倒是没这么想,就是觉得这小子怎么就刚好跟她想的那么一致呀,他还发愁怎么让这小子闭嘴呢。

    田嘉志:“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村里人把你传的邪乎,挺好的事,谁知道到他们嘴里,会变成啥呀。”

    田野:“没准觉得我邪乎,脑子太好使了,直接把我给烧死。”

    田嘉志急了:“乱说,从我长这么大,村里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你往后少听那些没鼻子的女人,成天的瞎扯些不着天不着地的胡话。”

    田野:“行了,谁没事说这个呀,再说了,你见过村里有人跟我说话吗,只要你不说,没人知道。”

    田嘉志心说那倒是,自己不说没人知道:“不然你去上学吧,你脑子这么好使,将来肯定出息。”

    田嘉志都在想往后拉着田小武多往外跑跑,他能把田野供出来,可惜现在没有高考了。

    终于体会了一把那群知青们,广有学问没有出路的心情。

    田野:“学什么,还有我不会的吗。”这个狂呀,愣是让田嘉志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指着田野你了半天,都没你出来什么。

    最后田野端着一盆大米粥:“吃饭”

    田嘉志才算是消停了,关键是被陶盆里面的大米粥给吸引了全部的精神:“怎么不吃米饭呀。”

    田野:“要持家有道,细水长流,吃米饭能吃几顿。”

    田嘉志抿嘴,都让自己给带的会过日子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