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看脸
    田大队长对着媳妇:“有空呀,你得跟丫头说说,日子得算计着过,可不能大手大脚的。小武有一句话说得对,得知道心疼男人呀。”

    队长媳妇:“谁说不是呢,老二既然对丫头有心,就得好好地哄着人家过日子。”

    田大队长大半夜的坐在院子里面抽了半夜的旱烟,小武说的话错不了。

    田大兴活着的时候,丫头的生活不会差了,过了这么多年丫头怕是真的没有吃过细粮,不然就城里食品站那边的大馒头,大老爷们都吃不下去两个。

    田野兜里有五斤大米呢,差点直接就把做大米饭,寻思半天才忍住了。

    今儿都吃了白面馒头了,大米饭还是过两天再做吧。总不能真的让人说成是馋老婆。

    田嘉志回来的时候,田野炖豆角锅边贴了一圈的黄面勃勃刚盖上锅。

    田野:“都送过去了,真有人敢要你捎回来的东西呀,我还以为你跟我走的近,村里人连你都不搭理了呢。”

    田嘉志表情不变,洗手洗脸,就没跟田野说,这样的人有,不过他也不稀罕搭理。

    田嘉志:“我给朱会计媳妇,老婶子那边送过去点针头线脑,跟婶子说好了,咱们的棉衣服让婶子给做,多准备出来二斤棉花不让婶子白辛苦。”

    家里有人就是好,这样的事情都不用自己操心了,而且还是朱会计媳妇那样的人,不贪小便宜。比自己接触的人都上了一个档次。

    赞扬的瞧了田嘉志两眼。

    田嘉志被田野看的不好意思:“你咋没做米饭吃呢,不是说都好久没吃过细粮了吗。”

    田野:“等哪天小武在这的时候再吃吧,你们两个那么好,吃好东西可别把他给拉了。”

    田嘉志肯定是乐意的,不过田野嘴巴里面说出来,他还有点不得劲。

    田野:“哼,这小子看你给我花钱,心里肯定不痛快了。”

    田嘉志:“挣钱就是给媳妇花的吗。”

    田野琢磨着不对劲,怎么感觉自己被调戏了,还是被告白了一样呢,刚要说话,田嘉志已经去了西屋了。

    好吧这么暧昧的话题以后还是少说得好。

    晚上吃过饭,两人把院子里面晒着的玉米棒子归拢起来,田嘉志就自动铺席子。

    田野挑眉:“要摔跤呀。”

    田嘉志:“小武今天怕是不过来了,我觉得最近劲头挺足的,试试身手吧。”

    说的大模大样的,在田野看来就是挑衅,这是忒有自信了,越级挑战呢。

    田嘉志没别的意思,每天被摔一通,他都习惯了。后老婆打孩子早晚躲不过去,不如早点摔完早点省事。

    而且他留了心眼,早晨起来田野脸上是干净的,也就是说田野每天把他个摔的头昏脑涨以后还要洗漱才睡觉呢。

    他就想早点摔跤,然后看看田野洗漱,大晚上的总不要防晒吧。

    田野可不知道田嘉志这点心思,看着田嘉志跃跃欲试的,把田嘉志给摔出去老远。

    不过这小子现在平衡能力真的挺不错的,摔出去十次都能站着五次了。

    田野:“这也算是长进。”

    田嘉志累的一身的汗水,也觉得长进了,摔倒的不那么难看了:“不那么头昏眼花的了,还能站着。”

    田野撇撇嘴,没啥成就感:“还摔不了?”

    田嘉志摇头:“给我留点力气,我洗洗再进屋。”

    田野拍拍手:“其实也不用长多大的劲头,啥时候把你摔出去,你能十次里面九次都是站着的,也不错了。”

    田嘉志:“又是咱爸说的呀。”

    田野听着这个别扭呀。咱爸,咱爸,一直在耳边回响,这小子怎么叫的这么自然呢。

    她虽然没有练过功夫,可身上的力气大,反应也不慢,每次都把田嘉志给摔出去,两人练了好几个月,都有长进,田野摔人出去的角度就越来越刁钻了。

    原来就是笨笨的用力摔,现在都知道用巧劲了,可见熟能生巧吗。这还用她爸说吗。

    田野:“咳咳,甭管谁说的,我说有用就有用,不信明天你去外面找人摔跤,你这本事肯定头一份的。”

    田嘉志心说那是,谁没事跟自己是的,有这么一个大力气的媳妇,每天摔着玩呀。光练手就练出来了。

    田嘉志:“咳咳,你不洗洗呀。”

    田野冷哼,算是知道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急急的要摔跤了:“我不敢洗,磕碜到你怎么办?”

    她可没忘了今天早晨,田嘉志这小子出屋的时候说了什么,赶紧的把脸抹上,磕碜死了。哼。

    田嘉志:“咳咳,你就是这样也没好看到哪去,再说了我也不是肤浅的人呀。谁还能看女人模样过日子。”

    田野眉毛都扬起来了,这小子嘴巴可真利索。

    田嘉志立刻换成一副正经八本的样子:“跟你说,咱们乡下人过日子,看的可不是模样,那些都是虚的,咱们得看是不是吃苦耐劳,是不是持家有道。”

    田野:“喔?”那你还扒着我非让我洗脸做什么呢?

    田嘉志:“咳咳,这点你就比别人都强,吃苦耐劳。”

    田野:“要不要我谢谢你慧眼识人呀。”

    田嘉志不要脸皮了:“这词用的也好,你脑子也好使,才看这么几天的书,比我用词还好呢。”

    田野磨牙想踹人,就看到田嘉志端着洗脸盆子过来了:“温水你试试。”

    说话的时候桃花眼弯弯的看着你,嘴角上还似有似无的挂着两个酒窝,妈呀男色来袭呀。

    这么温柔小意的伺候着,田野晕头转向的就把脸给洗了。

    一直到用毛巾擦完脸,才回过神来。

    田野心说,肯定是温水的原因,要是用凉水洗脸,自己肯定早就清醒了,拍拍脑门,后悔也晚了。

    才把毛巾从脸上拿开,就看到田嘉志亮晶晶的一双眼睛盯着她看呢。这还敢说他‘不肤浅,不看脸’

    田野觉得乖不自在的:“看什么看,你不是不看脸,只看持家有道吗。”

    最近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了。

    田嘉志比田野自然多了,田野说什么人家都不接话茬,拿过毛巾:“这边还有点,没洗干净。”

    说着已经上手给田野把耳朵边上那点褐色给轻轻的擦拭干净了。

    盯着田野的模样,田嘉志眼睛亮晶晶的,心说,我肤浅,我就爱看这模样。一点都不觉得打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