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翻脸
    田嘉志:“小武,买都买了,你就别绷着脸了。”

    田小武:“你知道那能换多少的粮食吗,你家野丫头那么大的饭量,得多少粮食呀?吃啥不是吃,你还这么惯着。”

    田嘉志:“吃得多,干活还多呢,总不能因为吃的多,就不能吃好的吧。这不是就一次吗,再说了咱们哥们挣钱,那不就是为了家里,媳妇过好日子吗,怎么就不能吃细粮了?”

    田小武绷着脸更生气了,强词夺理:“我不跟说这个。”

    田野可不管田小武怎么耷拉脸色,心里挺高兴的,田嘉志上道,买了细粮,以后她就能把空间里面的细粮拿出来,偶尔解解馋了。

    背着生活在一起同甘共苦的人偷着吃好东西,田野心里有点别扭,过不去那道坎,好像有点矫情,不过就这样性子。所以还是找机会把东西顺出来,大家一块吃吧。

    家里细粮吃的多,顶多让田嘉志说一句,你真有福气,那么点粮食还没吃完呢。

    在看田小武那一脸的倒霉样,田野落井下石:“吃饭的时候肯定会喊你的。”

    田小武炸毛:“我是为了一口吃的吗?”

    粮食都卖了,还是人家田小武手里的粮票,田嘉志顺着田小武说道:“对,人家小武那是在为咱们过日子着想呢,细水长流吗。”

    田小武不傻:“你少哄我,知道细水长流,还这么乱买,我就知道都是为了这个臭丫头。”

    田野摸摸脸蛋,真荣幸,再说我就有祸国殃民的本事了。

    田小武真生气的时候,自己就是丑丫头。

    田小武装模作样的装大老爷们的时候,自己就是败家老娘们。田野就从这点上判断这小子是不是真生气的。..

    见人真的恼了,田野也不逗了。认真来说,人家真自家好。除了队长家,村里还没有人这么买过细粮呢。也没有粮票。

    一直走到半路上,田小武脸色才缓和过来,他们还去别的村子,换了点棉花回来,确实比他们村便宜点。

    田野挺高兴地,今年能穿新棉花的衣服了,冬天肯定不冷了。

    想想家里的新铺盖,还有兜里的秋衣秋裤,能过上稍微正常点的日子,可真不容易。

    这个就要念叨定亲的好处了,现在是成亲的好处,有了田嘉志就是不一样。

    田小武看着田野傻乐,心里就不痛快,这丫头光知道东西好,怕是不知道他们哥两挣钱不容易。

    在看田嘉志,平时花钱算计的什么是的,看着田野高兴,竟然傻呵呵的就掏钱,一脸的不在状况内,这可怎么好呀。

    这人怎么突然就变蠢了呢?

    到破烂场的时候,田小武这个花了钱不痛快的,不想让田野白来一次,花了那么多钱,怎么也得找补一下。

    非得要在进去弄点好东西回家,其实就想让田野当苦力,他们现在还缺破烂场那点东西吗?

    田嘉志跟田野看着田小武不不痛快,随着他折腾。

    田嘉志就想了,他现在有力气,虽然比不上田野,可挑点东西还是成的,到时候不会让田野太累了。

    而且这样的便宜要是能占,谁不愿意多占点呀。

    打算的挺好,可惜人家看门的老大爷,看到这三人过来,好说歹说都没在让他们三进去,别说一毛钱一人,多少钱都不行。

    最后被田小武纠缠的没法子,老大爷说了,进去可以,出来的时候,挑了什么东西,到这边过称,怎么来的怎么走。

    田小武嘟着嘴巴就走了,那还有啥便宜好占,进去个屁啊。

    田野自始至终都是扭头看着一边,不然怕自己笑场。

    田小武这个想捡便宜的,也不想想,上次弄走那么多东西,这次人家大爷要是还让你进去,那才是蠢呢。

    就是公家的东西,人家也不能这么往外亏呀。

    田小武还不忿呢:“这都什么人呀?”

    田野:“挺好的,等冬天没事的时候,去收点破烂倒腾给大爷这边,一天还能换两毛钱呢。”

    是个出路,不过他们大老爷们能干这个吗,收破烂的,说出去多难听呀。

    再说了,现在他跟田嘉志什么身份,还能看上一天两毛钱吗。

    使劲瞪了田野一眼。

    田野冷哼,多少人都是收破烂起家的,破烂大王没听说过吗,还敢瞧不起。姐还不愿意给你指点出路了呢。

    田嘉志:“行了,上次过来,那边有用的东西,咱们都挑的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好东西值得咱们惦记了。”

    田野心说就是呀,我往空间里面还扔了不少的东西呢,光塑料布就好几块,铁管,铁板的也有好多呢,要不是拿出来不太方便,都能在家里盖个棚子了。

    好在田小武这人性子真的挺爽朗的,没有一会就把这点郁闷给忘记了。

    三人一路往回走,还能计划计划以后干什么。

    田野肯定是挣工分的,就听田嘉志跟田小武计划了。

    田小武的意思冬天好好地歇歇,村里人都有这个习惯,猫冬。

    田嘉志的意思是,秋天的时候外面东西不值钱,到处都是,不好倒腾,也不值得倒腾。

    他们两个应该趁着秋天的时候,往家里多存点东西,山上的水果,干果这时候多,大队这边就组织人手,把村子附近的摘了。

    远一点的都不要,村民要是不怕辛苦,谁摘了算谁的。

    以往家家都摘两框够吃了就成,今年不一样了,田嘉志看到了外面对这些的需求,他准备多摘点回来,在家里存着。

    冬天或者来年开春的时候,这些东西就金贵了。这是要打反季节战,田野点头,这小子在做买卖上入门了。

    田小武:“你说的有道理,可这些东西往哪存呀。”

    田嘉志看了一眼田野,没说自家有地窖,而是反问田小武:“别说你家没有地窖呀。”

    田小武挠挠头,那年月不太平,他们村里只要是老院子,一般家里都有这么一个地方。

    不过相对隐蔽,别人不知道,不过家家户户如此,大家伙心照不宣就是了。

    田野扫了一眼田嘉志,这货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脑子妥妥的够用。

    田小武:“行,就听你的,反正咱们哥两也没事做,忙一秋的事。”

    田嘉志勾唇心情很好,田小武能认同他的想法让他心情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