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新生活
    ,精彩小说免费!

    田野低头默不吭声,小媳妇是的跟在两人后面,田嘉志跟田小武一个一个嬉皮笑脸,一个看着严肃,跟村里人打招呼一路走过来。看样子人气还是不错的。

    知道他们上城里,还有人让田嘉志给带东西的,田嘉志都应下来了,不过都是钱不多,拿着方便的。

    不方便的就直接开口,他们带不了,等回头队长赶车去城里的时候在稍带回来好了。

    一路过来,谁都夸一句,朱家二小子成亲了就是不一样,看着就稳重。

    田野嘴差点撇飞出去,稳重在哪呀。

    等出了村子田小武才说:“他们就是欺负你好说话,让带东西,还不先给钱,一路拿回来多重呀。”

    田嘉志以往的性子肯定不管,不过以后他都挑家过日子了,不能谁都不搭理,人缘这东西不说特意积攒,能留点口碑也是好的。

    从王寡妇,还有他们朱家的事情上,田嘉志看的明白着呢:“也不算是费事,就是没有推车子来,不太方便。”

    田小武:“有你媳妇在呢,推个车子干什么呀,路不好走,让你媳妇连车子挑着呀。”

    田嘉志看看田野,这么使媳妇不是爷们呀。可田野来他们真的能多带回来好多东西呢。

    田嘉志憋屈半天都没说出来什么,说不用田野,那也太矫情了。

    可用田野扛包本身,他这个男人就很没用的说。

    田小武真不知道田嘉志的纠结,不是他媳妇,他没想这么多呀。

    田野也没有那么矫情,她的人设在村里注定不会有人缘的,田嘉志要是能留点人情那是再好不过了,看看人家田大队长的威望,就知道,村里过日子人缘这东西多重要了。

    从出门到现在头一次开口:“嗯,拿点东西不算事,只要这些人回头别说我拿回来的,用着邪性就成。”

    田嘉志:“那样的话,以后都不搭理这样的人家了。”说的斩钉截铁。

    田小武:“老二呀,你可真护犊子,要是在意这个,村里大半的人家你都不用交往了。”

    田嘉志黑脸:“那就不交往。”一脸的看不上我媳妇,我就看不上你。

    田野摇摇头这事没什么好计较的:“好了,快走吧,我还没吃过细粮,今天你们可得领着我去磨面的磨坊去看看。”

    田嘉志听了心酸:“过年的时候不是发了白面吗”

    田野:“那点白面我哪够吃呀,都换成了粗粮了。”

    说的无心,可听的难受呀,田嘉志那是打定主意今天给田野带回来点细粮尝尝的。这是老爷们的担当。

    田小武一脸的鄙夷:“看了你也看不懂,那都是现代化的机械。”

    那确实看不懂,田野:“没电的时候就没有吃过面吗。”

    田嘉志笑了,这话问的真傻:“有老磨坊的。”

    田野就等着这句话呢:“那我去能看得懂的老磨坊看看。”

    田小武:“没见识,别说认识我们哥两呀,丢人。”

    田嘉志勾着唇角,好心情的满足田野的要求:“好呀,咱们多走走,正好那边的村子还没有去过呢,问问他们要猪槽子不,回头年前能卖出去几个,家里也能多点进项。”

    田野:“这么远的路,送过去多不值当呀。”

    田小武这个讨人厌的:“蠢了吧,干嘛送过去呀,我们哥两过去凿一天不就成了吗,人家还管饭呢。”

    田野惊奇,耶,这两人竟然还出来打技术工了。

    这可真是没想到:“你们成天往外跑,不是都干这个吧。”

    田小武时刻都在刷存在感:“我们兄弟的买卖大了去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女人就等着家里数钱吧。”

    田嘉志:“有时候在村里换了东西,也能跟人倒换倒换。挺杂的。”

    好吧还有个说人话的,不过听着玄呀,这是什么年头,倒买倒卖抓到就是犯法,一不小心两人步子迈的有点大。

    吃到了甜头,谁知道能不能收手呀,田野想现在就得给收紧笼头了,不能在放了。

    自己要说出来,田小武就得炸毛,那可是一口一个看不上女人的,看田嘉志也不像是能放下那点收入的人,这人把钱看得重。

    田野把这事放在心里,一路上听着两人说笑,尤其是说道挣钱的时候,田野胆怵的,她不是胆小的人,问题是大环境就这样,不然为啥她老老实实的在村里猫着呀。

    上岗村能这么消停,那是因为上岗村偏僻,民风还算是淳朴,外面的风风雨雨进不来。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田大队长在村里威望真的够高,歪风邪气在村里刮不起来。

    真的到了城里,乱着呢。这两半大小子也是从来没碰过壁。

    田野肯定这同田大队长在城里的关系脱不开。所以田大队长这人还是很深的。

    城里,其实能逛的也就是供销社,说是城里还不是乡镇吗。

    田小武进去给他妈买了好些的蓝布,人家田小武能买这么多,换成别人家可不成,顶多撕三尺的布头。

    田小武塞给田嘉志一把布票:“给你换的,过冬了,早点准备吧。”

    田嘉志不客气,问田野稀罕什么颜色的,红的,花的,蓝的,这三样里面挑选,田野直接就挑了蓝的。

    这都是大老爷们穿的颜色,田嘉志有点为难:“是不是没有花的,不喜欢呀?”

    田小武:“嗤”的一声,看不上田野,就说丫头没见识吗:“是不是女人呀,会不会挑呀,女人得穿红的。”

    然后对着田嘉志:“别听他的,谁家新媳妇不是一身大红,出去给人看呀。”

    田嘉志眉头跳了两下,我媳妇凭什么穿出去给别人看呀?

    也不执著于花的了,直接就把把布票扯了蓝布,而且跟田小武一样扯了不少,两身棉衣棉裤肯定是尽够了的。

    对于售货员来说,这也算是两笔大买卖,对三人客客气气的,田野感叹,甭管啥样的年头,有钱了就是不一样。

    当初定亲的时候,三人进来穿的破破烂烂的谁搭理呀,售货员连正眼都没有给一个呢。

    才几个月呀,变化这么大。

    田野必须得说,田嘉志是她的福运,给她生活带来了变化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