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哪都好看
    ,!

    田野眉目纠结在一块,一脸的恼怒:“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田嘉志看着田野半面白嫩的脸,还有拢在一起好看的眉毛,眼睛,好吧,哪都好看。

    不过在田野霸气的瞪视下愣是没敢开口。必须得说作为男人有点怂呀。

    当然了跟新婚夜自己一人睡比起来,这点怂根本就不算是了。

    所以作为男人来说,怂着怂着也就习惯了。

    田野那么大的力气,伸手竟然没能把田嘉志在给她擦脸的手给拿开。两人同时盯着眼前攥在一起的手僵硬住了。

    田野攥着田嘉志的手,想让他把手拿开,再擦自己的脸就没有个遮掩了。

    田嘉志瞪着田野攥着他的手,可真白,虽然手心都是茧子有些粗糙,可跟自己的手放在一起,就剩下一片白花花的白了。

    田野阴森森的:“你还不把手放下。”竟然敢跟她拼手腕上的力量了。胆肥了。

    田嘉志都不知道怎么扛住田野的大力气的,愣是拿着毛巾维持住了这个姿势,田嘉志有点心虚,慢慢的把手放下:“看来我的力气练出来了。”

    这是试图打马虎眼,一点都不好笑。

    田野龇牙:“那就要晚上再试试了。”好吧,晚上要挨收拾。

    不过扫了一眼田野的手,在扫了一眼田野的脸,挨收拾也值呀。

    田野:“还不出去”

    田嘉志没动:“你脸上这到底什么东西呀。”

    田野:“不是跟你说过吗,防晒的,还能防蚊虫,不然我天天去地理干活,别人都一脑袋包,你见过我被蚊子叮吗。”

    越说越是这么回事,对就是这么回事。

    田嘉志上次发现田野眼角不对的时候,田野就说过,她脸上涂了防晒的,可就不知道涂的这么厚,连脸上的眼色都能换个色。

    田嘉志觉得吧,肯定没说实话,还是顺着田野说道:“这东西可真好用。”

    田野没吭声,确实挺好用的。

    田嘉志:“咳咳,你都是我媳妇了,总得让我看看你模样吧。”

    田野黑脸,这时候在**似乎不太好。

    而且田嘉志说的这个委屈呦,跟自己怎么欺负他了是的:“你不是天天看吗。我脑袋上套麻袋了,没让你看?”

    田嘉志那个委屈呀,确实天天看,那不是看的遮了一层的吗,感觉就是被人给蒙蔽了呀,不用开口,就这小表情田野就能看明白:“怎么感觉你在怨我骗亲一样呢?”

    田嘉志很想点头,原则上来说,这样跟骗亲没什么区别。

    田野瞪眼:“你还真敢这么想?”

    田嘉志:“你别以为白点我就觉得好了,看的好好地人变个样,换谁能舒坦”

    这要不是自己没想跟这人发生点什么实质性的关系,这不就是得着便宜卖着乖吗。

    田野都磨牙了。

    田嘉志心说丑妻近地家中宝,变个样放在家里我还闹心呢。两人光眼神就一出戏了。

    田野蛮横不讲理霸气宣布:“就这样了,受着吧。”别提多郁闷了。

    田嘉志:“这样也就这样了,我总得看看,变化这么大,万一你跑了我认不出来,多亏呀。”

    田野:“这是我家,我跑,你想多了吧。”

    田嘉志抿嘴,勾唇:“我不跑,不嫌弃你突然变样了,你放心。”

    田野咬牙:“你放屁”好吧再说就打起来了。

    田嘉志直接出门给田野打一盆水进来,意思很明白,我伺候你洗脸,就得看看你不防晒是啥样的。

    田嘉志:“田小武一会就来了。”说的这个悠闲呀,可里面的威胁**裸的。

    田嘉志真的不蠢,好好地大姑娘,都臭美着呢,谁没事愿意在脸上抹成这样呀。

    不过也难说,听小武说,田花从灶膛里面挑出来炭条往眉毛上涂,也愿意把脸弄得猴屁股是的磕碜。难道女人都这样?

    田嘉志看看田野,不太明白女人的心思。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洗。拿捏田野,他没信心。

    田野就不知道竟然能被自己甩出去好几米的田嘉志给逼着洗脸的地步,不过自己把脸弄成这样,这份心眼,那是绝对不能让田大队长知道的。

    跟田嘉志的帐可以慢慢算,眼下还真就不能让大嘴巴的田小武知道,等过来这个冬天,自己慢慢的不抹草籽粉,再让肤色变回来就自然了。

    田野用肥皂洗脸,总觉得手里的香皂,不太对劲,难道是工艺不好。

    擦脸,然后抬头对着田嘉志:“看,看,看过没有。”

    刚洗完的脸蛋上还透着一股子水汽呢,几根凌乱的发丝,湿哒哒的在脸颊上贴着,田嘉志觉得比豆腐都嫩,能掐出来水来。他就没见过这样透亮,秀气的女人。

    别说上岗村,就是县里都没见过。

    田野磨牙:“认识不?”

    田嘉志脸红,全身的血液都往脸上冲,被田野给瞪视的特别狼狈,咽口吐沫:“磕碜死了,就说你骗亲,那个防晒的呢,还不快点抹上,以后可别这样出去吓人。”

    田野瞪眼,认真的看着田嘉志,见着人说的挺认真的,心说难道这人真的审美有问题。

    上次记得也是这么说的吧,田嘉志心口砰砰的跳,上次夜里看的朦胧胧的,田野用那副吊稍眼,耷拉眉天天在他眼前晃悠,他很快就把惊鸿一瞥给忘了。

    这次算是看个透彻,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了。完了,完了,中邪了。

    田嘉志闭上眼睛,田野这模样都在眼前晃悠,捂着心口,不成要怕是病了。

    瞪了田野一样:“还不快抹上。”说完就跑出去了。

    田野深吸口气,话说田嘉志耳朵根都红了,难道是气的。死小子,等着瞧吧。

    外面田小武真的敲门了,田野没空糟心了,赶紧的把脸又抹了一遍。

    这次对着镜子仔细多了,手上都涂抹的均匀。

    田嘉志在外面拉着田小武说话,田小武:“丫头呢,不都说了要去城里吗,怎么还不起来呀。”

    田嘉志:“昨天累到了,还没起来呢。”

    田小武立刻猥琐的对着田嘉志:“累到了,成呀,哥们。”

    好吧忘了昨天两人成亲,让田小武这货的思路一想,田嘉志这话充满了歧义。

    田野在屋里都直翻白眼。

    田嘉志幽怨了,成什么成呀,算了这事就不能跟人说,尤其是田小武:“哪都有你的事,闭嘴吧。”

    不承认不否认,给自己留点面子。

    田小武:“那不是没想到,丫头力气那么大,还能让你小子累到吗,够能折腾的。”

    这话题还能过去不,他冤不冤枉呀。

    田嘉志幽怨的都要实质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