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掉马甲
    ,!

    田野看的也是初中课本,不过是在看课程深浅,估量田嘉志在家自学的可能性。

    好吧,现在的课本怎么说呢,课程深浅不一,知识点有的地方很深的。

    不过在家学还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课本里面的东西,田野都懂,能做辅导。

    大半夜之后,田嘉志从学识的海洋里面回过神来,就看到田野在边上都要眯着了。

    在看田野手上的课本,高中的呀,这个是拿错了,还是真的都懂,看到高中的了呀,然后在看到田野手边的书,从初中到高中,从浅到深放了一排,难道是碰巧了?

    田嘉志纠结的都想问问田野了,你到底懂了没有呀。

    田野被人盯着自动就醒过来了:“看什么”

    田嘉志:“这些书怎么回事。”

    田野:“给你挑出来的呀,按着顺序一本一本来。”

    田嘉志:“你不是没上过学吗,这些你怎么会?”

    好吧这个问题,可真得好好地回答。

    田野:“我虽然没上过学,可这些东西,我爸都教过我,现在看一遍就想起来了。”

    田嘉志:“你爸这都教过你,那时候你多大呀?”这不科学。

    田野强撑着气势,理所当然的说道:“十多岁了,怎么记不住?”

    田嘉志不吭声了,他十岁才开始上学的。想想田野他爸要是不死,田野现在什么光景呀,脑子这么好用,肯定早就去城里上学了。朱老大,田花算个屁呀。

    田嘉志:“那怎么说你不识字?”

    田野有点闹心:“我爸没了,我连笔都没有拿过,认字也忘记了。”

    好吧,田野怎么说怎么是好了。

    被人问的有点恼火,田野:“走吧。”

    田嘉志:“都这么晚了,就不能歇一天呀。”

    田野:“你开始时候怎么说的,想要力气,就不能歇着。”

    田嘉志心说我这个老丈人可是个全能型人才,能文能武的,才把田野教到十岁,就这么本事了,这要是活到现在,怕是田大队长都没有老丈人本事。

    田嘉志不想被田野拎着,就只能自动出去挨收拾。

    田野把人扔出去的时候都没有收力,实在是被田嘉志这小子给追问的烦了。

    田嘉志就知道今天会很惨,有点幽怨,还成亲呢?

    田野把人拎着扔去西屋,实在是没法忽视幽怨的眼神:“你那是什么表情?”

    田嘉志:“今天成亲呢。”

    田野心说,看来摔的还是有点少,这小子还敢想斜的歪的。

    田嘉志:“你这么喜欢上学,不然送你去上学吧。咱们家有钱。”

    田野看看田嘉志:“我不愿意去上学,别人会的我都会就成了。”

    田嘉志:“还以为你多喜欢上学呢。”

    田野扔给田嘉志一块湿毛巾,就关门出去了。新被子,洗洗在进被窝好。

    家里多个人就是不方便,若是换成往日,这时候她都从空间里面出来了,现在好了,这个点了,才进空间。也不能再把田嘉志打发回朱家了呀。

    田野也是没法子,空间小院虽然不大,可粮食成熟的周期短,什么东西都靠田野亲自劳动。

    一茬粮食出来,田野把粮食晒干,到加工出来能吃到嘴里,一天一个小时在空间里面一点空闲时间都没有,忙忙活活的。

    因为成亲的事情,田野都已经把小院的粮食成熟周期给调的比长半个月了,就这每次到了空间还不得闲呢。也难怪自己有一身的好体力,这都练出来了。

    田野想进城一次,关键是想去城里弄点细粮,这样空间里面的米面就有机会露面了。

    而且她得去看看,怎么磨面,要原始的那种工具。不知道城里有没有呢。

    让她全凭想想做出来一套磨面的家伙事,实在是没可能呀。

    空间里面事情堆得多,田野一时间就呆的久了一点,从空间出来都很晚了。

    田嘉志第二天早晨起来,田野还没起来呢。

    这还是田嘉志头一次看到田野晚起呢,田嘉志抱柴火做饭挺熟练的,也不觉得给媳妇做饭有什么不对。

    田野平时干活还比他这个男人多呢。

    锅里煮粥的时候,还把院子里面晒着的玉米棒子给摊开了。在晒几天就能装到粮仓里面了。

    田野是被田嘉志给敲门敲醒的:“吃饭了。”

    田野睁开眼,想到家里多个人,自己还起晚了,心里骂了一句,要死了,自己的脸还没洗呢。

    田嘉志:“起来了,趁着这两天没事,咱们去城里玩。上次你就没跟着我们一起去呢。”

    田野:“知道了。”起来就把放在空间里面的玉米汤草籽粉往脸上抹,然后才收拾被褥。

    田嘉志看着田野起来了,才拿着扫帚进来。新婚开始,要好好表现一番。

    就这还把田野吓一跳呢,脸还没干呢。

    推着田嘉志:“我屋子我自己收拾就行不用你。”

    田嘉志觉得田野跟他生分了,田小武他们两个把西屋给弄得乱七八糟的那不都是田野给收拾的吗。

    田嘉志抬头才要跟田野说话,就看到田野眼睛上有脏东西,就跟要把田野眼睛给粘上一样,脖子下面白白的一块肉皮。

    突然就想到了,那日从墙窟窿里面看到的那一片片刺眼的白。

    田嘉志窜出去,田野茫然,这小子抽风呢,然后风一样的男人又回来了,手里多了一块湿毛巾,还没等田野回神呢,田嘉志已经在田野的脸上擦了几下了。

    好吧,风一样来回的少年,脸红了,手动作慢了,看到的东西让他很难集中精神:“这,这,这,这”薄唇都哆嗦了。

    田野黑脸有点恼羞成怒,竟然就这么掉马甲了,能说刚才让田嘉志这小子给弄得走神了,一不小心没注意,才让人近身给擦了两把脸吗。

    成亲以后第一天就掉马甲,这可不是好现象。

    田野没好气的说道:“这什么这”

    田嘉志:“白,白的。”

    田野:“还肉做的呢。”好吧火气有点大。

    田嘉志心说,就说从来记不住这丫头的模样吗,原来挡着一层呢:“我那天看到的是真的。”

    心神领会,两人都知道是哪天了,田野:“你还记得。”

    田嘉志听着田野口气不对:“不记得。”

    眼睛盯着田野的脸,黑天看跟白天看真不一样,远处看跟近处看也没法比呀。

    谁信呀,难得这小子守口如瓶,从来没往外说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