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释然
    ,精彩小说免费!

    队长媳妇在院子里面纳鞋底子呢,就听到炕上两个半大小子砰砰的滚上了。

    心里直逗乐子,这哪是娶了媳妇的小子呀,听着两人闹得不像话才嚷了一句:“别闹腾了,炕塌了,我把你们两个垫上当炕板。”

    屋里才消停下来,田小武被田嘉志收拾的瘫在炕上了:“老二,你身上可结实多了,劲头也比我大多了。难道真的是让那丫头给摔出来的。”

    田嘉志起身,得意的亮亮胳膊:“看到没有,都是筋骨肉”

    田小武看的羡慕:“还长肉了。”

    让后哥两有点沉默,定亲以前,田嘉志身上皮包骨头,瘦条的身子看着就单薄。

    大好的日子,田小武不想提让老二不开心的事情:“哎刚才你到底想问什么呀。”

    田嘉志心说,问什么肯定也不问你了,让你在笑话一次吗。

    看看门口的队长媳妇,田嘉志豁出去面皮,自己问去了。

    总好过在经过田小武一到手,回头还不是让队长媳妇该笑笑。

    盯着外面纳鞋底子的队长媳妇,抿抿嘴,哎,问队长媳妇也不得劲。

    田嘉志就知道来队长家来错了。起身:“咳咳,我都成了亲的男人了,有什么用问你个童子鸡的?走了,回家了。”

    说完就走了,田小武瞪眼隔着窗子:“别说你过来一趟,就是为了欺负我的呀。”

    可不是欺负吗,都被人按在炕上收拾了。

    田嘉志脸色爆红,这小子说话怎么就那么热闹呀。瞎嚷嚷什么。

    跟队长媳妇说一句:“婶子,我走了”就跑了。

    田小武:“他到底干啥来的呀?”队长媳妇才不管他们的饥荒呢。

    田嘉志能问谁呀,自从定亲以后,他也就跟朱会计这个堂叔走的近点,往后怕是也少不得让这位堂叔帮衬呢。

    挑家过日子,田嘉志多少明白点,不是关上门过日子就成的。

    就像田小武他们两个倒腾东西能挣来钱,要是没有田小武他爸后面撑着,他们两个可支撑不起来。

    不然村里那么多人,大家都倒腾东西不就都能挣钱了,为啥别人不行呀?所以跟人的关系得混好了。

    田嘉志同朱会计到底是叔侄说这个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的避讳了。

    看到朱会计田嘉志眼圈有点红,倒不是装的,他年纪小,对于同田野的婚事,那是百分百上心的,突然听到田大队长那边说的打算,心里那是有点慌的。

    朱家把他招出来了,谁知道田家什么打算呀,虽然田野对他着真的挺好的,可都成亲了,两人不在一屋睡,还是长辈的意思,很难说这里面没有打算的。

    朱会计看到田嘉志眼圈红了,心跟着拧了一下,这孩子不容易,毕竟是侄子,堂兄的儿子血缘关系真的不远:“老二呀,这是咋了?后悔了?”

    除了这个没别的原因了,不然谁成亲的大好日子跑叔家红眼圈来呀。

    朱会计也挺生气的,朱铁柱那就是个眼盲心瞎的,这么一个瓦梁一样的儿子,非得招出去。看看委屈了吧。

    田嘉志赶紧摇摇头:“叔,不是,我就是有事想不明白,过来跟你说说话。”

    说完看看朱会计媳妇,这事当着婶子他也没脸开口的。

    朱会计媳妇:“行,你们爷俩好好说”麻溜的拿着手上的活计出门了。

    以往接触不多,真不知道老二这孩子这么可人疼。

    屋里田嘉志到底有点不自在,对着叔也半天没好意思开口。

    朱会计:“有事就说吧,既然来了就没拿叔当外人。”

    田嘉志咽口吐沫:“队长媳妇让田野把我的铺盖放在西屋了。”

    朱会计开始都没有想到这算是什么事:“什么。”

    田嘉志有点幽怨,气势有点低迷又重复了一遍。

    朱会计才纳过闷来,然后就让自己的吐沫给呛了,这小子,这臭小子,还以为什么事呢?

    朱会计好不容易顺过起来:“我当什么事呢,你一脸天塌的样子。”

    田嘉志觉得这个叔没能理解他的心情,成亲的大好日子,分开睡,那不是天塌地陷的大事呀。

    本来就薄的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就看到一条唇缝。

    朱会计看看侄子:“你小子才多大呀,整天就敢想斜的歪的,敢不学好,看叔不抽死你。”

    田嘉志郁闷,都成亲了想这些那是不学好吗,不会才丢人呢。

    看田嘉志昂着的小脖颈子就知道这小子还较真呢。

    朱会计:“行了,你小子也别较真,丫头才多大呀。真要是不管你们,让你们昏天地黑的,那才是害你们呢。”

    田嘉志没觉得这里面哪好,真不懂。

    朱会计叹气,这事要说应该是朱铁柱两口子跟儿子说清楚才对,没想到堂兄竟然对儿子不闻不问到这份上。

    朱会计:“这事你就听话,叔还能害你呀,你才多大呀,这事就不能多想。让你们成亲那也是你妈闹腾的没办法,不然就你跟丫头的年岁,成亲怎么也得过两年呢。懂了吧。”

    要说懂真没懂,不过朱会计这么说之后,田嘉志知道这事不是田家或者田野对他有什么想法心里就舒坦了。

    至于别的事情,他这个年岁真的好奇,也真的新鲜,越是不明白听别人说的隐晦才越是好奇吗。

    点点头,以后少想不好奇,自然就没有那么冲动了。

    看到田嘉志点头朱会计松口气,不过一看就知道这小子怕是不明白里面的道理。

    朱会计都气乐了,好在这小子听话:“行了,回去吧,你就看看咱们村里谁家丫头小子,这么小年岁成亲一块滚的。”

    田嘉志臊的脸红脖子粗的跑了,说的他跟非得要跟田野一块滚一样。他哪有那么没出息。

    朱会计媳妇招呼田嘉志:“老二,不呆会了呀。”这这小子怎么跑的那么急呀。

    田嘉志连头都没回,跟有狗搓着一样:“不了,婶子,我走了。”

    朱会计媳妇进屋放下手中的活计:“这小子来的时候,脸都耷拉到地上了,你这是给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回去的时候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

    朱会计想到田嘉志,那么沉稳的人一个没忍住,噗嗤就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