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晚上听谁的
    ,精彩小说免费!

    田小武不太乐意:“今儿老二成亲,我还要跟老二呆会呢。”

    队长媳妇:“所以今儿这没你的事,快走吧。”

    田小武:“这不还不到晚上呢吗。”意思我不耽误两人洞房。

    俩小子对这个事可是稀奇的呢。队长媳妇听着儿子的话,心都抽抽了,想的到挺多。

    不过提醒她了,老二不会也这么想的吧?

    想想不太放心,特意走回去把田野叫一边交代了一遍:“婶子把被子都给你们分好了,记住了呀,可不能被哄两句就啥都听那小子的。”

    田野脸红,幸好,脸上有草籽粉看不出来,闷闷的回了一声:“婶子,我记住了。”不是懂了,是记住了,真让人着急呢。

    队长媳妇不太放心的走了。

    田嘉志还纳闷呢,队长媳妇跟田野能说什么呀,还小声嘀咕。

    结果队长媳妇出来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对着田嘉志说道:“晚上都听丫头的,懂不懂。”

    田嘉志本来就喝了酒,有些脸红,听了队长媳妇这话,脸上就跟抹了胭脂一样,红霞飞的那个好看,桃花眼都汪水了。臊的都没有开口。

    队长媳妇一看不好,自己还不如不说呢,显然这小子想美事呢,误会了。

    揉揉脑袋,反正丫头知道怎么回事,她瞎操心干什么呀,又不是自己亲闺女。

    队长媳妇被田嘉志脸红弄得自己都臊的慌,匆忙忙的就走了。心说这小子模样啥时候这么好看了。被那么看了一眼,她心口都蹦蹦跳。

    田嘉志脸上的红霞一时半会的根本就褪不下去。

    田野收拾完桌子了,田嘉志还在外面吹风呢,脸上的红润就是不褪下去,心说自己不淡定,没见识。

    田野出来:“你这到底是喝多了,还是没喝多呀,脸色这么红,还不进屋躺着呀。”

    田嘉志看看田野,不好意思的把脸扭开了,红霞更重了。

    田野刚好看到田嘉志的脖子:“脖子都红了,别是喝不了酒的体质,过敏了吧。咱们去卫生所看看。”

    田嘉志不想把事情弄大,怕田野拎着他脖子出去丢人:“不是喝酒的原因,是队长媳妇。”

    田野不明所以:“队长媳妇怎么了?”

    田嘉志挑眼皮看了一眼田野就把头低下了,不过那一眼可真好看。田野都有点看呆了。

    田嘉志说的有点期期艾艾的:“队长媳妇让我晚上听你的。”

    田嘉志心里有点不得劲的,田小武他们两个私下可是说了,这事得男人说了算。

    不过队长媳妇说了,田嘉志就应下了,心里还纳闷呢,难道招亲晚上还有讲究。

    田野被这句话弄得都顾不得回味桃花眼了,鸡皮嘎达都起来了,怎么感觉那么燥热呢,别逼姐做不仁义的事情呀,竟然被田嘉志的小表情弄得,狼狈进屋了。

    揉揉脑袋什么事呀?

    田嘉志脸色还是那么红,鼻子还有点痒,然后一声惊呼:“啊”

    田野出来:“怎么了?”好吧不用问了,流鼻血了。

    年轻人火力壮,再说这么一个话题,不留鼻血才怪呢。

    田野顾不得想太多,这年头吃点好的不容易,就那么点营养,可经不起这么遭禁。

    赶紧的用手帮田嘉志把鼻子堵住,让他昂着头。

    顺便误导人家青少年:“你看我就说是酒精过敏了吧,你就这体质,往后可别喝酒了。”

    田嘉志被田野堵住鼻子,还昂着脑袋,心里肯定不认同这个说法的,他自己的身体变化自己最明白了,可鉴于少年人那点羞涩,田嘉志就没好意思跟田野解释,就算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两人一通的忙活之后,等到田嘉志的鼻子不流血了,两人之间刚才那点不淡定的气氛也没了。

    田嘉志脸色有点白,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流鼻血的缘故。

    田野一脸的关心:“感觉哪不舒服呀。”

    田嘉志摇摇头,那就是没事了,田野:“那就进屋歇着去吧,队长媳妇特意帮你把西屋收拾出来了,铺盖都是新的。”

    本来打算晚上在收拾这小子的,可这么吊着人胃口不地道,还是早点告诉这小子,省的总惦记着这事,弄得心火这么旺。

    果然就看到田嘉志脸色变了,相比刚才的苍白,现在的脸色可是红润多了,不过肯定不是臊的,那是气的:“队长媳妇把铺盖给我放在西屋了?”

    平时表现的那么老成,沉稳,这会声音都高八度了。这是多在意呀。

    田野心里都笑翻了,就只知道这两小这两天都没出好主意,你还想去哪屋呀?

    不过田野装作没听懂:“嗯”

    田嘉志双手都摇晃上田野了:“队长媳妇让我听你的,就是这个。”

    田野被摇晃的有点晕,看看田嘉志,不就这么点事吗,至于这么激动吗:“队长媳妇让你听我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你的铺盖确实队长媳妇给放到西屋的。”

    田嘉志整个人都不淡定了,怀疑人生,他今儿可新婚呢:“我出去一会,你先收拾吧。”

    说完匆忙忙的就走了。

    好吧,田野就没整明白,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对关于这个那个的事情有哪迫切吗?怎么就感觉这小子脸色跟天塌了一样呢。

    摇摇头,可能是她不是真的跟外表一样青春年少,少了年轻人的躁动。所以弄不懂年轻人的心思,她这里是养老模式,大家追求不太一样。呵呵。

    田野家除了这种重大的日子,一般都是不怎么来人的。

    田小武这个特殊的存在不算在内,家里现在多了一面镜子,一个暖壶,还有一个手电筒,感觉还不错,至少不是四个空嘎啦了。

    田野估摸着能拿出来不太显眼的东西,在屋子里面填了两件,往后家里多了个人,这些东西就不好在拿出来了。

    还特意把大号的木盆弄出来了,让田野说上岗村的冬天都少有人洗澡的,别说澡堂子了,根本就没有,在公社他都没看到澡堂子。

    家里木盆这东西真不能少,这东西好,扣过来还能当桌子呢。

    还剩下一张不咋样的摇椅,田野那是真的想拿出来的,不过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东西的出处还是算了吧。

    刚会了凿石头,要是说自己还会木匠,不用田大队长出来怀疑她,村里人就容不下她了,人家都吃糠咽菜的,就你一人大米白面,那不是招人恨吗。

    一个傻丫头突然啥都会了,没准村里人都觉得他爸祖坟埋得好,谁家不想子孙后代好,给田大兴祖坟挪挪地方的事情,村里人可能干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