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喜宴
    ,精彩小说免费!

    队长媳妇也就是嘴上数落儿子两句,给田野看的,心里头稀罕的很:“丫头,你们闹惯了,别跟他一般见识。”

    娘两唱双簧,她就得是个二傻子吗:“婶子没事,他说吧,我忙着呢,都没怎么听见,回头我在找机会,好好地跟他学学。”

    队长媳妇都不知道田野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跟小武学,小武会什么呀。小武那也不是女人呀。

    应该不是故意的吧,丫头看着就憨,算了,骂儿子一声该,就进屋了。

    剩下田野对着田小武,两人挑眉互瞪。

    田小武咬牙切齿的心说竟然敢用话堵我了:“今天你成亲,我给老二面子。”

    田野都想说句真谢谢你了,扫了田小武一眼,啥都不说,光眼神就让田小武气的跟头牛是的。

    突然发现,这丫头眼皮分开那么清晰干什么呀,还不如黏在一起时候呢,终于能看的下眼了,却这么气人。

    对呀,这丫头眼皮分开,不粘着了,竟然还能看的下眼。

    忍不住就多看了田野两眼,难怪前两天他们家老二问他,野丫头长的咋样呀?原来这丫头洗吧洗吧还成。

    田野被盯得毛骨悚然:“看什么看”心里特别的郁闷,遇上这两倒霉玩意之后,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四个字。

    田小武斜眼打量人:“看你邋里邋遢的连自己都收拾不干净,往后可不能不洗脸或者用那黏糊糊的东西洗脸出门了,看到没有今儿清爽多了,多给我们老二长脸呀。”

    田野磨牙,恨不得泼他一脸洗脚水,怎么这么讨厌的性子呀。

    恨不得饭菜立刻就熟,赶紧把这个瘟神给送走。

    大概是被刺激的田野手上的活计做的更加的利索了。

    田小武才满意的点点头:“女人就该这样,上炕绕着爷们转,下炕绕着锅台转。”

    田野气的差点拿着烧火棍子抡他。是不是田大队长管媳妇那套,都弄到他们家来了呀。

    幸好田嘉志这时候出来了,过来田野这边:“我帮你烧火。”

    说着的时候就把田野手里的烧火棍子给拿过去了。

    田野倒不是被抢了烧火棍子没法收拾田小武了,而是因为田嘉志的行为还算是不错,知道帮着搭把手,实在是比田小武强了太多。

    只要田嘉志看着还成,随田小武说什么吧。

    而且田嘉志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来说,那就是站在自己这边,打田小武脸呢,田野心里哼了一声,有点胜利的喜悦。幸好田嘉志不跟村里的大老爷们们一样。

    田野继续绕着锅台干活去了,就没看到两坏小子扬起来的眉毛。

    针对怎么让女人知道他们哥们的好问题,田嘉志同田小武那是真的探讨过的。

    两人不知道什么是好,怎么样才能够好,可知道比,只要让女人知道,村里别的男人都比不上他们哥们,这女人就应该明白他们哥们的好了。

    这个女人是个广泛的称呼,人家田小武还没对象呢,这结论不光是田嘉志需要,田小武那也是需要的。

    这里面还有王大牛的贡献呢,人家王大牛提供了,他妈不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这个重要的信息。

    这不是田小武抓着机会,让田野知道,村里男人都是什么样的吗。

    他得让田野知道田嘉志的好。这事哥两不用商量,默契着呢。

    这不是才普及完村里男人什么态度,女人什么生活,人家田嘉志就过来跟着烧火了,可不是比甩手大爷一样的男人强吗。

    从田野的反应上来说,这损招还算是有成就的。

    田小武看着没他事,就功成身退了。

    屋里面田大队长同朱会计说说村里的事,说说村里的完秋后的计划,朱铁柱作为今日尊贵的客人,倒是没什么说的。

    关键是没他插嘴的地方。

    三人都抽烟,还是旱烟袋,屋子里面腾云驾雾的,换成田野一会都呆不了。

    可田大队长媳妇同朱会计媳妇都没觉得咋样,看来都是习惯了。

    这年头的屋子矮,不通风还不透亮,这些烟多呛呀:“这么多烟。”

    田嘉志:“回头通通风就行。”

    田野扫了一眼门口都受不了:“你可别抽烟。”

    田嘉志随口说道:“男人都抽烟。”

    田野一点都不敢苟同:“一嘴黄牙板子,张嘴就齁人的烟味,那就是男人了。”

    田嘉志看看田野,心说那还是别抽了,想到自己要是一嘴田大队长那样的黄牙,可不敢张开嘴给田野看。

    现在他那么爱笑,就是因为笑的时候有一口白牙,让他自信不少:“咳咳,我也不喜欢烟,你不嫌弃我不够男人就成。”

    这话说的田野心都吊高了,什么叫我不嫌弃呀?在看田嘉志略微扭捏的样子,这要因为爱情的节奏呀。

    剧本不是这么设定的,这小子想多了,回头得跟他掰扯掰扯。不能把人给拐沟里去。

    队长媳妇:“丫头呀,饭菜成了吗。”

    田野赶紧把这个话题忘记了,就当没听见:“好了,婶子,我这就放桌子。”

    队长媳妇:“今儿把桌子放在屋里。”贵客待遇。

    田野:“哎”

    田嘉志已经拿着桌子去东屋了。

    队长媳妇:“哎呦,老二呀,这活可不用你,不是有野丫头呢吗。”

    屋里的人都盯着田嘉志手上的桌子,在村里锅台上的活,男人一般都不身手的。

    朱铁柱也盯着儿子,脸色不太好。上门就低三下四的,往后还能拿得起来。

    队长媳妇他们都看向朱铁柱的脸色,就说人家当爹的不愿意了吧。

    田嘉志扫了一眼朱铁柱鼻子轻哼:“婶子,我在家里也放桌子,烧火,刷碗的。”

    朱铁柱脸红了‘儿子都是债’这话今儿他信了。在家里能跟在这一样吗?他为了谁呀?

    队长媳妇:“你这孩子,家里是家里,往后锅台上的活都有女人呢,哪用你呀。”

    这话可不好听,朱铁柱脸上火辣辣的,这不是磕碜他们朱家没女人,让男人绕着锅台转吗。

    田嘉志要说话,田野拿着碗筷进来:“婶子,我知道了,以后家里活都是我的。”

    这个听话劲儿让众人都满意了。大家心里都想,田野对老二还挺上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