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入门
    ,精彩小说免费!

    田大队长笑呵呵的:“不错,老二还知道教丫头写字呢呀,不错,能认字挺好的。”

    田大队长觉得田野变化大,可细想想,朱家二小子变化比田野还大呢,就是自家小武的变化也比田野大。还是自己想多了。

    朱会计跟着欣慰:“看到两孩子能这样我这心里踏实多了。”

    反正自己也不会说话,田野索性闭嘴了。

    田嘉志笑呵呵的,桃花眼都弯了:“我虽然学上的不多,可认字还成,田野要是愿意学,我肯定教。”

    田小武:“不收你学费,便宜了吧丫头。”

    那么好的气氛就这么飞了,田嘉志都不知道要不要幽怨一下了。

    本来还想说,田野聪明,会的字很多呢,没机会了。

    朱铁柱拿着字据看着儿子写字的地方有点失神,他虽然没上过学,不过多少认识几个字,别的不说,朱字跟田字他还分得清。

    怪儿子不念情分,还没出门呢就把自己当别人家的了。

    再想想大儿子刚才那话,换谁能愿意给别人干一辈子长工呀。

    朱铁柱叹口气。字据都收起来了。事情到这份上了,多说,多想都无意义。

    田小武就张罗着田嘉志带着田野在村里溜达一圈。

    田大队长就张罗着朱家过去田野那边吃顿饭,这个是必须准备的席面。

    朱铁柱:“不用,我们两口子跟大兄弟两口子过去给孩子们热闹热闹就成,他们跟着凑什么热闹呀。”

    吃好东西呢,干嘛不去呀,朱老大这个蠢货:“爸去吧,还没看过老二他们家呢。”

    朱铁柱恨铁不成钢,真不想当兄弟了呀,还敢在老二跟前说这个,大儿子当初跟田野相过亲。这事在村里很避讳的。咋就遇上这么一个蠢的呢。

    看看二儿子:“不用你看。”

    田小武:“朱老大呀,不是我们老二不愿意招呼你呀,可你金贵,是朱大娘的眼珠子,真要是因为去老二家吃口东西,碰了脑袋,摔了舌头的,回头怪谁呀,字据里面可说清楚了,往后你们家好坏都跟老二同丫头没关系。”

    后面这话咬的这个声高呀。恨不得说的全村都听见。

    田野心说田小武也就现在看着还有点用了。

    田嘉志心里舒坦,自己想说不能说的话,他兄弟都帮他说了,咋就那么痛快呢。

    朱老大:“你这人没意思了不是。”

    田小武:“有意思的事情你做不来呀,脑子本来就不好使,可不敢让你再摔了。”

    朱老大:“你骂谁呢?”

    田小武:“还不太蠢,听得出来呀?”

    田野就没见过这么抢主角戏的,算了自己看戏也成。

    朱大娘硬气:“大队长,老二既然招出去了,啥样跟我们家没关系,我们就不过去了。”

    说啥呢,没人送,这像话吗,朱会计胸口气的直喘。你就是偏心老大,给你大儿子撑腰,也不能因为跟外人孩子置气,就把亲儿子给撂里面呀。

    田嘉志抿着嘴巴,绷着脸,竟然看不出来喜怒,终于说了一句话:“叔,咱们走吧。”

    田野心说这情绪太平静了,估计晚上自己使劲的摔,这口气这小子也得憋些日子。

    朱铁柱瞪了朱大娘一眼:“你妈是心疼你要走了,心里不舒坦,咱们走,爸送你。”

    田嘉志犟着脖子看一眼朱铁柱:“能给家里换四百斤粮食,我挺高兴的。家里少了我这个吃饭的,往后大家都能吃饱点,我妈心疼的是啥我不懂,我也懂不了。能走出这个家我挺高兴的,往后我只要干活就能吃饱了。”

    田野捂脑袋,这场面失控了。

    田小武给他们家老二背后鼓励,就该这样,凭什么不说出来呀,往后一辈子不交往,那也得把话说清楚了。

    田嘉志:“你不用给我留面子,嘴巴上说的再好听,我也是家里为了能过的好点,吃的饱点,哥三里面挑出来,招出去的那个,我也不在乎有没有人送我出门。”

    再往下说,这小子不定说啥绝情的话呢,田野一直的想法就是不跟朱家走近了,尽量不沾边,可也不能老死不相往来的。

    不然他们两个屁孩在田大队长跟前没戏唱呀,等着被吊打的。

    所以田野开口了:“大娘,今天成亲,日子喜庆,没准能压压我的邪性,过去吃顿饭吧。”

    开口了,打断了田嘉志接下来说的更决绝的话,还直接把朱大娘忌讳自己身上邪性的事情让大家都明白明白,不是她小气不准备东西,而是朱大娘不敢吃。

    一圈半人高的栅栏,可挡不住村子外面看热闹的,大家都听着呢。

    索性朱大娘这阵子脸皮练出来了:“你要真有心往后就少来往吧。”

    田野:“大娘老二说啥我听不懂,可他说话的时候眼圈是红的,一直都盯着大娘呢,他肯定是乐意你去的。”

    外面看热闹的人,刚才听着田嘉志说的绝,就想着朱老二心狠,六亲不认。听了田野这话,立刻看看田嘉志,眼圈真的红了,孩子小懂啥呀,肯定是心里呕气呢。

    这事朱家媳妇做的不地道。

    田大队长心说田野人虽然憨点,不会说话,可句句顶用,挺好。

    朱大娘冷哼,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刚要说话,朱铁柱就在边上开口了:“不愿意去就屋呆着去。”

    朱大娘到底没吭声,两句话都没招呼就进屋了,也是儿子结婚,能一点不准备,家里啥动静都没有的女人,说她在意儿子也没人信。

    平时看着朱大娘人挺好的,怎么就在儿子的亲事这么扭吧呢,你说她不愿意吧,上赶着给他们家老二张罗的亲事,还要了人家四百斤粮食呢。

    可愿意,能这样?这人不经事,可真是看不出来啥人。

    再看看院子里面的朱老大,倒也理解,大儿子养老的,谁家都偏着些,可偏成这样的也是少找。

    田小武觉得,虽然朱家可恨,可成亲的日子为了他们不高兴犯不上,尤其还是朱老大给攒对起来的,拉着朱老二就走了。

    朱会计在后面收拾残局:“丫头,你大娘就那性子,咱们走吧。”

    田野:“听叔的。”痛痛快快走人了,一点都没觉得未来婆婆没给面子什么的,要不说这是个憨的呢。

    你跟她叫劲,她都不在状况,跟她生气那不是自找的吗。

    出了朱家的栅栏门,田野家门口,一帮的妇女都看到朱老二手上除了一张字据,两手空空出的家门。

    厚道的说句,都是穷闹的。

    不厚道说的花样可多了,孙家新媳妇犀利:“也不知道朱大娘这么偏着的朱老大,这朱家老大将来得有多大出息,朱家两口子这可就等着他们家老大的福了。”

    任谁都听得出来,这话够讽刺。

    一群的妇女笑的实在是不太好听。

    田野家门口,田小武跑进去,把田野准备的糖瓜子端出来,一张脸上都是阳光笑嘻嘻的过去。

    这边门口同那边门口的区别很明显,气氛立刻就沾了喜庆。

    田小武乐呵呵的:“婶子、大娘们,嫂子,妹子们,今儿咱们老二成亲,没啥招待大家伙的,大伙抓吧瓜子凑个热闹。”

    牛大娘上手就一大把,早知道就穿两层褂子出来了,好歹能多出来两个口袋呀。

    孙家小嫂子:“哎呦,听听小武这个嘴皮子利索的,人家老二成亲,你这么高兴做什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