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摔死也得说
    ,精彩小说免费!

    田嘉志凑过来:“你喜欢镜子呀,回头咱们去城里买个大的。”

    田野翻白眼,这小子欠练了:“你有多少钱呀?”

    田嘉志不吭声了,田野没算计,可日子还是很会过的,不瞎花钱。

    田嘉志不提买镜子的事情,盯着镜子里面的田野,忍不住就凑过去:“我给梳头发吧”

    肯定不可以呀,现在两人的关系就够暧昧的了,这要是在填个梳头,画眉什么的,那还了得。

    田野:“我就是看看,反正模样也不好看,怎么看也就这样了。”

    田嘉志脸色红彤彤的:“谁说你不好看了,我看着挺好看的,回头我帮你洗脸,归拢归拢,肯定好看。”

    田野扫一眼田嘉志,讨好自己呢还是调戏自己呢,就这模样,自己都看不下去,还好看。瞎的呀。

    要是对面的十几岁的大小伙子换成二十几岁的青壮年,基本上就可以扑了,可惜嫩,她下不去手。忒缺德。

    她跟田嘉志的亲事,那是互相帮衬,帮自己一把,顺便拉田嘉志一把,可不是想养成。

    自己细胳膊细腿的也不是想这些有的没得的年岁呀。

    摇摇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都怪这小子长得太好了。

    扫了一眼田嘉志的桃花眼,再想想同田小武那小子孟不离焦的关系,往后两人妥妥的祸害,不定勾引多少的小姑娘呢。

    田嘉志有点紧张:“我现在就给你捯饬捯饬。”

    田野放下镜子:“天色不早了,还是先练功夫呀。”

    听田野这个腔调,就知道今天肯定又不会太容易过关,田嘉志想,除了田小武欠抽的话,好像没怎么惹田野呀?咋脾气说来就来了呢。

    摸摸自己的胳膊,都有点肌肉了,而且原来一个猪槽子田小武他们两个抬着才能起来,现在他自己一人就能搬起来了,可见田野没忽悠人,这么练还是管用的。

    田野进屋把花褂子给脱了,换上旧衣服。

    看着土气的碎花褂子,真是百感交集,啥时候姐竟然弄这么一件两块钱一块布,手工缝的褂子当宝了,摔跤还宝贝是的换下来。

    所以说被一个乡下小子给迷花眼也不奇怪,环境变了,喜好跟着变了。

    田嘉志在外面有点委屈,说打就打,可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明天就成亲了呢。

    田野出来:“走呀”

    田嘉志不动:“外面都传,你的头发都是我给你梳的。”

    田野有点蒙:“啥意思,委屈你了。”

    田嘉志抿嘴,那是委屈吗,问题是这活他没做过几次好不好,他倒是想要委屈呢。

    一双桃花眼幽怨的瞥了田野那么一下,田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真是适应不了这个气氛。

    一把就给田嘉志拎出去了,还是摔跤吧,摔打,摔打脑子就正常了。

    至少,十分钟过后,田嘉志已经没心思想梳头的问题了:“能轻点不?”今天摔的咋这么狠呢。

    田野心说,你别惹我呀,看你下次还敢乱抛表情包不。

    田嘉志捂着脸:“不能碰脸,明天我可是成亲”

    好吧田野摔不下去了,拎着田嘉志坐在草甸子上:“我啥时候碰过你的脸?”

    田嘉志幽怨,恨恨的说道:“谢谢你给我留脸了”

    田野真受不了这个,跟谁学的呀,威胁的开口:“还想摔?”

    好吧,田嘉志不敢幽怨的小表情了:“等成亲以后,让我给你收拾一回脸成不。”

    田野懒得搭理他。

    田嘉志:“你头发我都给你弄好看了,你不是愿意照镜子吗,我给你弄一次,照镜子的时候肯定比现在好看。”

    糊弄小姑娘的本事倒是不学就会了,为了让田嘉志闭嘴,田野:“我现在不好看。”

    好吧,这话也就田嘉志能说的问心无愧,别人都不敢应。

    田嘉志:“挺好的,就是我还能弄更好看了。”

    田野有点纠结,说瞎话呢:“真好看?”

    田嘉志:“真好看”

    田野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田嘉志:“孙家嫂子我两哪个好看。”

    田嘉志:“孙家那个败家媳妇能跟你比吗?”好吧这个不能算。

    田野:“田花呢“

    田嘉志:“蠢吧唧的丫头,说她干啥?”这是不待见。

    野揉揉脑门,这小子眼睛没问题吧。美丑不分。回头遇见待见的估计就不这么说了。

    田嘉志:“我就看你好看,没瞎说”

    田野用可怜的眼神看着田嘉志:“没事,眼睛不是没瞎吗,往后我给你正道过来。”

    田嘉志:“什么呀”没听明白。

    田野:“告诉什么叫好看。”

    田嘉志一点都不认可田野的审美,田野哪都好,就是眼神不好,看人不准:“就你那眼神,哼,朱老大好看在哪呀?还是我教你吧”

    提到这个问题,基本上就是还没被摔够呢。

    田野看看田嘉志,姐的憋屈你知道个屁,我能看上朱老大那个蠢货,咬咬牙:“我看你还是挺有劲的,在摔两回。”

    说完拎人继续奋斗,最后用行动告诉田嘉志:“往后不许提这事”

    田嘉志心眼小,也知道朱老大跟田野之前的事抹不去,只能咽下了:“我不提,你不准想。”

    头一次硬着胸脯说这话。

    田野瞪眼,还敢跟她提条件:“你还没摔够?”

    田嘉志说的落地有声,就是气喘吁吁:“今儿就是摔死,也是这话,你不许想。”

    田野直接把人给拎出去了:“等着明天我接你成亲吧。”再摔她都下不去手了。

    被女人拎来拎去的,是个男人心里都过不去,也就是田嘉志,从定亲摔到现在习惯了。

    扒着门不死心的纠缠这个问题:“都要跟我成亲了,不能想恶心人的东西了。”

    田野怕他闹腾,敷衍的打发人:“我没事恶心自己玩呀,想那东西。”

    好吧田嘉志走了。回家谁都不搭理,维持自己的待嫁好心情。

    招亲怎么了,回头他使劲的挣钱,把田野的粮食给堵上,他就是正经八本的成亲,谁还能说他是粮食换来的。

    而且田野对他真好,家里吃的都是给他准备的,朱老大的两块白薯干算什么呀?摔跤什么的可以忽略不计,那是他在练功,对练功呢。

    好吧朱老大坐在门槛子上啃白薯干的影像,那就是田嘉志的硬梗,过不去了。这辈子都跟这个较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